第五千一百二十三章 找死

作者:虚眞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百炼飞升录最新章节!

    秦凤鸣没有敢停留,当他最后停身在一处广袤群山存在的巨大海岛之上时,已经过去了七日之久。

    这一座岛屿,秦凤鸣没有测算,但以他估计,怕是有上万里之广。

    这是他这数日来遇到的第一座算得上是大岛的岛屿。以他设想,就算那鲲鱼兽追遁到了此处,如此大岛屿也足可将之阻拦一下。

    生活在海水之中的鲲鱼兽,在陆地上的能力势必会大打折扣,最是不济,他也可以进入到地底之中,躲避过鲲鱼兽的攻击。

    经过数日不间断的逃遁,秦凤鸣几乎可以说也到了摇摇欲坠状态。

    破解迷穀木,他几乎耗费完了体内法力与神魂能量。要不是知晓身后可能有一头恐怖无比的凶兽追遁,秦凤鸣早就停滞飞遁了。

    心中一松下,他浑身的疲倦之意也猛然席卷了他全身,表情困苦,浑身随着身躯站定,也变得轻微摇晃起来。

    “哈哈哈,没想到,竟然有位道友到了老夫门前,看道友状态,怎么好像法力枯竭的样子。”

    就在秦凤鸣降落身形,打算看视四周,寻找一处闭关之地时,突然一声狂笑声自他身后数里远处响起。随着声音响起,一团禁制波动乍现,一处不起眼的山壁之上,突然出现了一座山洞。

    山洞洞口,此刻正站立着一名浑身阴雾笼罩的老者。

    此名老者浑身气息冰寒,仅是看视,就感觉浑身猛然冰冷涌现。

    骤然见到这名老者现身,秦凤鸣双眉便为之一皱,目光之中乍然显露出了阴冷之意。很明显,这名滞留此处的修士,正是看到了秦凤鸣身上气息散落匮乏,这才现身而出的。

    “秦某被人追杀至此,道友此刻现身,不知有何事?”秦凤鸣表情阴沉,口中话语却很是平静的开口道。

    随着话语说出,他轻微摇晃的身躯也随之站定了。

    这名突然现身的老者,境界与他此时相同,都是化婴顶峰之境。这让秦凤鸣心中也骤然警惕大起。

    “呵呵,道友被他人追杀,但不知因何被他人追杀?”老者身躯慢慢飘动靠近而至,口中同时漫不经心的开口问道。

    “秦某被人追杀的原因很简单,就是秦某得到了几块珍惜材料与几株数万年之久的珍惜药草,这些药草足可炼制你我服食的丹药,那几名修士也想得到,故此就追杀秦某了。如果道友能够为秦某护法两日,到时秦某愿意与道友共享那些药草。”

    见到老者靠近而来,秦凤鸣面色警惕之意显现,口中如是开口道。

    听到秦凤鸣如此言说,那老者明显表情上显露出了一些诧异之色。任谁也不可能想到,有人会如此言说。

    “材料、药草,但不知何种材料、药草,拿出来让老夫瞧上一瞧。”

    老者身形停滞在百丈之外,目光锁定秦凤鸣,口中语气森冷,目光也越发的冰寒了。

    此名老者明显有了警惕之心,不再如先前之时显得从容了。

    能够修炼到化婴顶峰,又有那个不是心思缜密之人,秦凤鸣越是显得知无不言,对方自然越是心中怀疑。

    “道友难道怀疑秦某身上没有这些珍惜之物不成?也罢,秦某就给道友看上一看,以解道友怀疑之心。”秦凤鸣见到对方不再靠近,心中暗道可惜。于是口中说着,身形一动,便向着老者飘飞过去。

    一边略是摇晃身躯的飞遁,他一边手伸向了怀中,似乎在掏拿什么。

    “道友请看,这块珍惜材料,可都是外界极其难以寻找的。”手中一闪,一枚储物戒指出现掌心之中,秦凤鸣口中也随之开口道。

    “你驻身,只需拿出……”

    就在秦凤鸣身形靠近之时,老者的话语也厉声断喝出声道。

    “好,这就给道友看看。”秦凤鸣不等对方话语说完,他已然手中挥出了一块血红之色晶石。

    晶石激射,快若一件法宝。

    “啊,不好。”就在秦凤鸣手中晶石闪现而出之时,老者的一声惊呼,也随之自其口中响起了。

    他看的清楚,这块通体鲜红的晶石,上面涌现着一缕禁制气息。虽然不知这晶石是何物,但他也瞬间明白,对方根本就没有打算让他看什么宝物。

    口中呼喝出声,老者也已经右手挥出,顿时一道森白身影闪现而出,一闪之下,便迎着秦凤鸣祭出的血盅石符阵而至了。

    于此同时,老者身躯已经浑身阴雾喷涌而现,席卷间,骤现的阴雾便化为一道青色雾团,急速向着身后逃遁而去。

    “想逃,已经晚了。”就在老者惊呼出声同时,秦凤鸣冷哼之声也已经响起。

    “轰!”一声震耳欲聋的轰鸣还未等其话语落下,便已经骤然响彻而起了。

    伴随恐怖轰鸣之音,一股让逃遁之中的老者亡魂皆冒的恐怖能量爆炸能量冲击,陡然爆发在了当场。

    能量爆炸罡风席卷,好像骤然的火山喷发,顷刻向着四周天地席卷而去。

    还未逃出多远的老者,与那道他急速祭出的森白身影,瞬间被激涌翻滚的能量冲击席卷进了当中。

    此名鬼君顶峰的老者,刚一与爆炸能量触碰,立即便感觉好像猛然有无数锋利刀刃,突然急急向着他身躯之上切割而至。身外的护体灵光,仅是稍微抵御,便立即碎裂了开来。

    恐怖爆炸能量席卷之下,鬼君顶峰的老者,身上顿时变得血肉模糊。

    秦凤鸣看着老者与那道森白身躯被血盅石符阵爆炸卷入其中,身躯猛然一弯,强自忍受着体内不适,调动体内已然为数不多的法力,也急急向着身后激射而去。

    身躯向后急退之中,那具与他模样一般无二的傀儡再次被他祭出了。

    那老者祭出的那道森白身躯,秦凤鸣看得明白,那是一具骷髅骸骨,应该是老者祭炼的强大骨尸身躯,与傀儡一般无二。

    看其所散发的气旋,那骸骨竟然也有鬼君后期境界。

    难怪那老者会是独自一人在这幽罗域闯荡,原来其有如此强大帮手,与人争斗,无异于两名大修士共同出手,且其中一具还是无惧生死的强大骷髅之身。

    不过此刻遇到了秦凤鸣,那老者也算是活到头了。

    秦凤鸣此刻祭出一块血盅石符阵,也是他不得已之过,此时他,体内是真的非常空虚,不仅是法力亏空严重,就是神魂能量也是所剩无几。

    身惧那恐怖的鲲鱼兽追击而至,秦凤鸣这数日来,可谓是全力飞遁,将他能够激发的遁速都激发了。而他吸收灵石与魂石能量,也不过是刚刚能够与他自身消耗持平。

    能够一连逃遁七日之久,已然是他的极限了。

    现在要面对一名鬼君顶峰修士,秦凤鸣哪里还敢托大,故此一上来,便祭出了一枚血盅石符阵。

    经过当初在祭坛之地测试血盅石符阵威力,秦凤鸣对于血盅石符阵的威力非常自信,就算那老者能够逃得性命,也定然是身受重伤不可。

    而那具森白的骸骨骷髅,定然是彻底陨落在爆炸能量席卷之中了。

    祭出的傀儡身躯没有停顿,直接便绕过了爆炸能量席卷,向着那老者飞逃方向而去了。

    并没有出乎秦凤鸣意料,那鬼君顶峰老者,并未陨落在血盅石符阵爆炸之中,不过逃遁而出的老者,也已经变得身躯残破了。

    一条臂膀,与一只脚足,已经消失不见。就是他的身躯,此刻也已经没有了一块完好之处,血肉模糊,森森白骨在他身躯之上数处方位显现。

    好在他身上的关键部位没有被爆炸能量彻底损毁,故此还能凭借庞大法力支撑身躯悬浮在半空之中。

    “道友现在想走吗?已经做不到了。”

    就在老者目光之中显露无比惊恐神色的自爆炸能量冲击之中逃遁而出之时,一声让他魂飞魄散的话语声突然自他前方响起。

    随着声音响起,‘秦凤鸣’的一只手爪,也已经到了老者面前。

    “噗!”一声闷响响起,老者本就残破的身躯,直接便被‘秦凤鸣’锋利爪指抓破了。一具丹婴落入到了秦凤鸣手中。

    肉身崩碎,数只储物戒指落入到了‘秦凤鸣’手中。

    与储物戒指一起的,还有一个非常怪异拳头大的粗糙铁砣一样的物品。

    能够被傀儡一击便擒拿下丹婴,足以知晓此刻的老祖伤体到了何种程度,根本已经没有了任何反抗之力。

    看着已经昏迷的老者丹婴,秦凤鸣心中一松。

    傀儡仅是化婴初期之境,如果不能一击建功,秦凤鸣也将没有能力去追遁老者。让其逃离而走,对他绝对不是好事。

    “好了,你先护法片刻,待我恢复一些法力就可布置禁制了。”秦凤鸣没有再寻找其他所在,直接吩咐一声,就此盘坐了下来身躯。

    这一次,再没有其他修士现身。那恐怖的凶兽也并未跟随而至。

    三日后,秦凤鸣站起身形,表情之上神采奕奕,已经没有了丝毫疲惫神情存在。

    他挥手将那老者的储物戒指拿出,将里面物品看视一番,表情之上未有分毫的惊喜之意显露。

    虽然储物戒指之中物品不少,阴石也是极多,但值得秦凤鸣欣喜的物品并没有一件,里面的法宝与材料,在他眼中,实在不值一提。

    不过当秦凤鸣将那块乌七八黑的铁砣物品拿到手中之后,他本来平静的表情之上,突然显露出了一丝诧异之色。

    诧异之色只是稍现,便立即被惊喜所取代。

    “哈哈哈,没有想到,秦某缺什么,竟然就有人送来了什么。”手托那块铁砣一般的物品,秦凤鸣不由爆发出了一声欢笑之声。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