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千二百零一章 弑幽其人

作者:虚眞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百炼飞升录最新章节!

    万象宫,乃是弑幽圣尊的根基之地,他统领真魔界一隅,凭借的便是万象宫。

    此刻竟然听到言说万象宫被人攻破,他哪里能够不惊。

    “我万象宫是在魔域大陆之中,可不是说破就破的。并且当年我万象宫之中还有那位前辈闭关,就算本圣尊不再宫中,有那位前辈出手,我万象宫也不应该被人彻底屠灭……”

    不等秦凤鸣回答,弑幽圣尊面色阴沉,口中却是有些自言自语道。

    “前辈所言不错,此刻魔域大陆已经不再圣域之中了,而是在灵界之外的一处虚域之中,并且与灵界几个界域有通道存在。而万象宫也没有被彻底攻破,至少里面各种宫殿、禁地是没有被破坏的。

    也正是如此,晚辈才能够进入到万象宫,通过了辰荒殿考验,进入到了日宇秘境之中,见到了青炪前辈。”

    秦凤鸣没有迟疑,紧随弑幽圣尊言语,出声解释道。

    弑幽圣尊口中所言的前辈,秦凤鸣当初也曾经听到青炪言说过。能够被弑幽圣尊言说前辈的,可想而知定然是弥罗界之中修士。

    只是秦凤鸣不敢确定,那名仙界下临之人,是否就是仙遗之地中的那位存在。不过想想,应该不是那人。因为时间不太符合。不管是不是那位存在,他此刻也不打算深究,因为那种存在,距离他实在太远。

    “果真如此,很好。不过就算此刻我万象宫已经衰败,但青炪已经知晓本圣尊之事,想必也能够有手段追查到本圣尊拘留之地。故此你想从容从本圣尊处得到蚩尤真魔诀的修炼之法等好处,不付出一些好处,是不能的。

    蚩尤真魔诀,乃是梵魔始祖后期所创,其所留功法就是比起弥罗界之中的那些强大之术,也是不遑多让。只是他当年所传,其中每一层都有一处瑕疵存在,为的便是要心智决绝之人才能修炼成功。

    你应该已经修炼成了第一层,自然知晓这一功法神通的可怖。如果能够修炼到顶峰,其威力,可以说比起仙界大部分功法神通都要强大。如此好处之事,你轻易就得到,哪有如此好事。”

    本来弑幽圣尊已经答应传授,现在又如此言说,让秦凤鸣很是无语。

    这位真魔界大能,听到根基衰败,还如此镇定,他也是一时无法。

    秦凤鸣虽然知晓青炪不太可能出离魔域大陆,前来鬼界救助弑幽圣尊,但他也不确定青炪就没有手段联系弑幽圣尊以前的那些部下。

    当初青炪打算将他灭杀,概是因为他自认自己寿命不多之过。现在有了天罗御灵丹,青炪寿命已经无虞,他自然有能力联系以前下属设法搭救弑幽圣尊。

    只是这个过程会极其漫长,可能要花费上千甚至数千年之久。但这种可能,倒也不是没有。

    弑幽圣尊正是料想到了此点,故此他才如此笃定,并不急于出离这里而与秦凤鸣大谈条件。

    想明白了此点,秦凤鸣心中不由放松下来。

    冲弑幽圣尊一抱拳,口中再次开口道:“前辈所言倒也不错,不过前辈身在这禁制之中,想必也很是不舒服,如果晚辈现在能够设法救助前辈出离这封印,前辈所得好处,难道不是更多吗?”

    “早离开这里一会儿与我也没有多大好处,如果能够等本圣尊几名下属前来,本圣尊还可多些保障,此种事何乐而不为呢?”弑幽圣尊不为所动,依旧没有改变心中所想。

    秦凤鸣面色阴沉,他没有想到这位位列真魔界七大元始圣尊的弑幽圣尊竟然还有如此一面。

    但百人百性,这也是无可厚非之事。

    大乘存在游戏人间之事也是多有流传,弑幽圣尊此种不得好处不罢手的性情,其实也算不得什么。

    突然,秦凤鸣猛然想到了日宇殿之中的那些珍惜宝物。

    想来也只有弑幽圣尊的此种不得好处誓不罢休的秉性,才能够聚集起万象宫之中的众多宝物。

    “弑幽前辈,但不知前辈可知晓鸿元仙宫吗?”

    秦凤鸣眉头微皱,片刻后,突然表情一展,冲弑幽圣尊一抱拳,口中突然说出了如此一言。

    此言入耳,本来神情自若的弑幽圣尊猛然神色一震,口中急声道:“你从何处知晓的鸿元仙宫?”

    听到弑幽圣尊不答反问之言,秦凤鸣心中泰然,表情平静的再次开口问道:“血魅圣主不知弑幽前辈可知晓?”

    “你知晓血魅道友?他此时如何了?是否还在世吗?”再闻此言,弑幽圣尊表情再变,口中急声动问道。

    “晚辈不仅知晓血魅前辈,更是知晓句阳前辈。”

    秦凤鸣没有回答弑幽圣尊问言,而是再次说出了一个名字。

    此言一出,弑幽圣尊目光之中已然完全被震撼所充斥。他瞪视着秦凤鸣,目光凶厉,又似乎蕴含有难以相信之色。

    足足看视了秦凤鸣有半盏茶之久,弑幽圣尊也没有眨动双目。他似乎要在秦凤鸣身上看出心中要知晓之事。

    他不知道面前这名千年前还是只是化婴修士的青年,怎么短短时间之内就知晓了就算是大乘存在都不太可能知晓的如此多隐秘之事。

    “你知晓鸿元仙宫,想必是从血魅道友口中知晓的吧。但不知你是如何见到的血魅道友?又怎么知晓句阳其人的呢?”许久之后,弑幽圣尊这才平复心境,口中平静的开口道。

    “弑幽前辈,晚辈确实见到过血魅前辈,并且与血魅前辈还有约定,约定便是针对鸿元仙宫的。”

    秦凤鸣与弑幽圣尊二人各人说各人的,但主动权,一直在秦凤鸣手中。

    弑幽圣尊看视秦凤鸣,似乎也意识到了此种情形。他久久没有开口,似乎心中在权衡着什么。

    “这么说来,当初一战,血魅道友也没有逃离而去,被颌阳宫的几名大乘擒下了。当初我二人被数名大乘设计追杀,看来也是阴冥宗与颌阳宫早就联合好之事了。小友请跟我言说一二,但不知是何人将血魅道友解救出的呢?”

    弑幽圣尊目光变得平和,口中突然极为和气的开口道。

    听到弑幽圣尊之言,再回想血魅圣祖言说,秦凤鸣已经可以判断出当年之事的凶险惨烈。当初他们一同寻到鸿元仙宫之人,都身受了重伤,并被三界大乘一并追杀。这一过程定然极其惨烈,想想就让人不寒而栗之极。

    “既然前辈相询,晚辈便与前辈言说一番。”这一次,秦凤鸣没有再多言其他,而是痛快答复道。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