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千二百九十八章 宗祠

作者:虚眞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百炼飞升录最新章节!

    秦凤鸣也很是诧异,当初他曾经为秦家众人布置了一处藏身所在,并用一法阵将那处所在护卫,且驱动那一法阵很是简单,就是凡人都能够做到。

    但他并没有敢将法阵布置在秦家四周。

    现在他们始一进入城镇,便感应到了城镇街道之上有一缕缕非常淡薄的禁制气息存在,这让秦凤鸣眉头立即皱起。

    他虽然没有在大陆中的太多郡城探查,但秦凤鸣确信,不管多么巨大的郡城,也不会有禁制存在的。

    这里明显是一凡人城镇,哪怕是秦凤鸣此刻,也是不会冒天下之大不韪,在这一城镇之中布置什么禁制的。

    原因很简单,一是凡人根本就不会放在修士眼中。另一个就是哪怕修士间有仇怨,也是不会追究其出身凡人宗族的。

    因为那些凡人宗族之人,已经不知是那位仇家多少代后辈了。

    灭杀凡人宗族之人,根本就不会动摇其仇家心性。如此无用之事,试想谁会花费时间精力去做呢?

    章鸿看视秦凤鸣,见他站立在街道之上不动,目光闪现一种有些妖异光芒,心中微是不解。但他并未开口,而是静静站立一旁。

    秦凤鸣这一站立,便是半个时辰之久。

    这里是城门入口,虽然此时已经算是仲夏,阳光暴烈,很是炎热。但是非常繁荣的城镇之上依旧人来人往。见到两名不识人站立在街道之上,众人均都纷纷投来了诧异目光。

    突然,秦凤鸣目光陡然精芒绽放,刚才有些异样的目光猛然变得清澈起来。

    “我们先去到城中,看看这城镇之中的具体再说。”秦凤鸣口中说着,身形已经向着城中走去了。

    章鸿虽然不知秦凤鸣刚才所为,但他不是无智之人,瞬间便已经知晓,身前的青年,定然是发现了这座城池的一些不为人知的隐秘。

    此时时辰,刚过中午时分。在烦热的夏季,众多居民都已经开始了午睡。

    当秦凤鸣来到一座很是气派的庄园大门之时,大门门洞之中两名值守的仆从,正在倚着里面大门瞌睡。

    这座庄园面积极大,足有数百亩之广,院墙依据山势连绵起伏远去,红色砖墙之上经过匠人的精琢,给人一种气势恢宏之感。高大院门堂皇,昭显这家主人家资丰厚地位尊高。

    看着院门之上所悬挂的‘秦家庄’三字,秦凤鸣已经完全确信,这里便是他所要寻找的秦家族人聚集之地。

    因为这一匾额,正是当初他回来之时,所见到悬挂在村口的匾额。

    这一匾额,是用山中极其坚硬木材雕刻而成。经过了千多年风雨摧残,此时虽然显得陈旧了一些,但依旧坚硬没有丝毫裂痕。

    秦凤鸣心中很是欣慰,秦家村不仅没有在时间长河中漠落,反而依旧繁盛着。

    “你在门外等我,我进入秦家看看就出来。”秦凤鸣传音章鸿后,身形一闪,就此从两名正在瞌睡的族人身旁闪过,进入到了秦家之中。

    看着面前熟悉的山坡路径,秦凤鸣竟有了一些恍惚,好像有种重新回到上一次回返之时的情景之感。

    面前所见,依旧是一幢幢小院,房屋间的道路,与他记忆中的道路曲折走向,几乎没有变化。一栋栋并不是多么高大房屋,虽然已经变成了耐用的砖木结构,没有了原先丝毫篱笆墙的影子,但并没有修建的多么奢华富丽。

    而经过如此多年过去,各个房屋院落,并没有太过的扩张,就是道路,都没有拓宽,只是上面铺了一层坚硬的石板,显得很是整洁干净。

    看着面前所见,秦凤鸣心中涌现出了一股异样之感。

    这处所在,被高大院墙隔绝之后,这里与他印象之中的秦家村,几乎没有太大的变化,只是显得各家各户生活比以前更加富庶了而已。

    突然,数名不喜欢睡午觉的孩童叽叽喳喳的从一处拐角现出身形,向着另外一条通向远处山坡的所在走去。

    那里,曾经是秦凤鸣小时经常与伙伴玩耍的所在。此刻那里成了一处广场,但秦凤鸣依旧一眼就认出了那处方位。

    这几名孩童,年岁都只有七八岁年纪,虽然年岁不大,但每人都是一身非常合身的武士服,有人手中还手持着银光闪烁的刀枪兵刃。

    很明显,这些年岁不大的孩童,正在打算去那处广场习武。

    就在秦凤鸣打量那几名孩童之时,远处房屋遮蔽处,又有数处响起了孩童的嬉闹之声。

    短短时间之内,那处足可容纳上千人的广场之上,已经出现了四五十名十岁左右的孩童。

    很快,那些孩童便围成了一个很大的圆圈,两名孩童走出,开始了打斗。

    原来,这些精力充沛,喜动不好静的孩童,竟然冒着酷暑,在大中午之时相约比武起来。

    看着两名只有十岁左右的孩童一招一式极有章法,就是秦凤鸣都心中微动。

    很明显,这些孩童,是经受过武功高强之人详加指点过的。

    看来此时的秦家后辈,都已经是人人习武了。

    秦凤鸣关注片刻众孩童,脸上笑意更盛。他经受了数年习武熏陶,自然看得出这些孩童虚实。

    虽然这些孩童年幼,但一个个却不是毫无用处的花架子,而是已经经过了三四年的艰苦锤炼。

    如果此时所有秦家族人都是自小习武,那此刻秦家,就是比起当初的落霞谷,似乎都已经不差多少了。

    秦家能够有如此变化,他心中很是欣慰。

    此时秦家早就不会再有与他相熟之人存在,但血脉之事很是玄奇,他站立在熟悉的街道之上,脑海之中却也涌起了波澜。

    第二魂灵可以说完全复制的本体记忆与情感,几乎就是本体的翻版。

    故此秦凤鸣此刻对于秦家,与他本体在此没有丝毫区别。

    没有久待,他身形一闪,就此向着印象之中的秦家祠堂而去。

    此时村中虽然是中午,但也有不少族人走动。秦凤鸣没有要与众人相见的意思,他这一次前来,主要是看看秦家是否还健在,然后去祠堂拜祭一下父母祖辈,以聊表心境而已。

    随着修为精进,秦凤鸣当然知晓,凡人故去,就算是大乘存在,也是无法逆转乾坤,将之重新救活的。此是天地之力,非是人为可以违逆。

    虽然祭拜先人不会起到什么作用,但对祭拜之人也并非没有一丝好处。

    起码可以让其深埋心底,平时根本不会显露的思念心境得以安抚。当然,此种亲情思念并非任何修士都有。

    就算有,以大能修士的坚韧心智,也足可将之压制在心底,不让其对自身修仙心境起什么不好影响。

    身形闪烁,秦凤鸣没有使用隐身术法,而只是借助房屋遮挡,很快便到了一座修建的非常古朴的院落之中。

    这里是秦家祠堂,也是供奉秦家历代族人牌位之地。

    这里显然有人经常打扫,显得非常整洁干净。此时是中午,烈日炎炎,自然也不会有人滞留在祠堂之中。

    秦凤鸣闪身进入祠堂,看着面前有两三丈高,数丈之大的祠堂大厅,他也不由微微一怔。

    这一巨大厅堂之中,竟然摆放着数以百计的牌位。

    要知道,能够进入家族祠堂,且能够立牌位的,都是家族之中极为重要之人。许多家族族人,死后只能入祠堂族谱,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够有牌位供奉。

    而此刻秦家上百牌位,无疑是说这些族人,在活着之时,都是对秦家极为重要,做出过让秦家族人非常铭记大事之人。

    短短千多年间,秦家宗祠竟然有了如此多人位列在位,这着实让秦凤鸣吃惊。

    秦凤鸣看着最是上方的几个整洁一尘不染的灵位牌,双目之中的精芒敛去,陷入了一种朦胧之中……

    不知过了多久,秦凤鸣目光变得清明,移步到了前方的一个长桌近前,伸手将一只非常古老,但显得很是精致的木盒打开,将一卷不知用何种材质编撰的书卷拿在了手中。

    这卷书卷,存世久远,应该是秦家花费巨资,专门用一种不易损坏的特殊材质缝制而成的书卷。

    看着上面一条条记录在案的秦家历年发生的大事记载,秦凤鸣表情平静。

    这卷书卷很厚实,记录的事件很杂。但里面并没有秦凤鸣加入落霞宗之后的记载。就在秦凤鸣认为没有什么价值之时,几个名字出现在了他的眼中。

    秦云、秦星、司马浩。

    这三个名字,秦凤鸣当然知晓谁,正是秦家后来两个有修仙界资质的后辈与落霞谷老谷主留下的一名嫡亲之人。

    三人均都是秦凤鸣后辈,很是受秦凤鸣栽培。

    秦星二人出现在书卷之中,秦凤鸣当然不意外,但司马浩也出现在里面,却让秦凤鸣感觉有点诧异。

    “原来如此!”细看之下,秦凤鸣口中轻轻自语。

    司马浩,乃是落霞谷老谷主司马青衫的嫡亲子孙,后来落霞谷在大乱之时被人屠灭,秦凤鸣收留了还是儿童,且有修仙资质的司马浩。

    后来司马浩一直与秦星兄弟二人在青幽宗修炼。

    典籍记载,司马浩后来娶妻生子,大肆繁衍后代,成立了一个修仙家族。

    随着司马浩家族不断壮大,其中没有修仙资质之人,都被送到了秦家所在的这里,取名‘唐家’,与秦家共进退。而秦唐镇,也就慢慢形成了。

    秦唐镇人人习武,也是因为两家感念当年的落霞谷之过。没有落霞谷,秦凤鸣就不会离家,也就没有了后来的秦家风光。

    至于司马浩因何要改姓氏,记载中没有提到,秦凤鸣也不会深究。不过他在记载之中,却见到了一条有用信息。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