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大比一

作者:虚眞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百炼飞升录最新章节!

    秦凤鸣如此果决的将对方灭杀,其幼小的心中,却也经过了激烈争斗。

    他本是善良山村孩子,行凶杀人,当然从来未曾经历过。但想到刚才如果不是自己手段惊人,且有大师兄赠给的一件暗器在身,此时早已被面前之人灭杀了。于是之下,立即咬牙斩下了手中利刃。

    虽然他是是二十岁不到的孩童,但是所经历,却非是普通孩子可比,其十岁之时,就曾经一人灭杀了一条一两丈长的蟒蛇,如果是其他孩子见了如此蟒蛇,可能连脚步也难以移动。

    此时的秦凤鸣,他幼小的心里已然认识到了人间险恶,对待邪恶之人,只能是比其更加邪恶才可。

    出手将袁克俭灭杀之后,秦凤鸣身形一动,向着原来三人之处疾走一圈,分别在每人身上再补了一剑,彻底将三人灭杀。

    做完一切之后,秦凤鸣陡然委顿在了石地之上。

    他此时,仅是一名孩子,一股激劲将四人斩杀,但过后,第一次杀人的巨大恐惧还是让他害怕以极。

    一直停留了两时辰之久,秦凤鸣才略微恢复了常态,将四人的尸体搬到一处隐秘之地,用碎石将之覆盖了起来。

    原来射杀第一人的物品,正是当初二师兄吕轩所赠与的那玉石小剑,见到此处,秦凤鸣心中对两位师兄心中之感激,已然巨大非常了。要不是大师兄赠与的那暗器,今天陨落此地的,却定然是自己无疑。

    当其见到袁克俭腰间的那竹筒之时,一丝后怕出现在了其心中。

    回想当时袁克俭的表情动作,秦凤鸣心中猛然惊醒,当时袁克俭定然是以求饶来施以迷惑之计,然后伺机用此暗器击杀自己无疑。

    想到此处,秦凤鸣幼小心中,不由深深反思了起来……

    直到中午十分,秦凤鸣才返回了住处。稍事梳洗之后,其便去到了用餐之处,打算吃些食物。对于灭杀袁克俭四人之事,秦凤鸣并未如何担心,同门人员实在太多,更是经常有无缘无故走失之人。

    落霞谷方圆多有高山深谷,就是有人跌落坠崖,那也是极为平常之事。自是无人去仔细寻找。此事最后定然是不了了之。

    就在秦凤鸣手拿馒头用餐之时,陡然听到了身后两名落霞谷弟子的交谈之声:

    “听说林师兄这段时间刻苦非常,他的伏虎棍法已经练到第五层了。明年大比,顺利进入精英堂将不会有任何意外存在了。”

    “那可不一定,其他几名有实力之人也非庸手,前年比试虽然落败,但经过三年修炼,也定然实力大增。说不得还有别的弟子横空出世也不一定。要想在比试中获胜,可也不是轻易之事。”

    大比?精英堂?

    此两个词语落入秦凤鸣耳内,登时让其为之一惊。有关精英堂之事,他自是已然有所耳闻,但具体如何,至今也并未弄明白。

    转身之下,见身后说话二人年岁在十五六之间,想来应是往届选拨弟子无疑。于是躬身一礼,恭敬开口道:“二位师兄,打扰一下,小弟有一事想向二位师兄请教,不知可否能告知小弟一二?”

    二人抬头看向秦凤鸣,见其只有十二三岁年纪,知是新进弟子。面色不由露出一丝不悦之色,淡淡开口道:

    “不知道你有何事要问,如不太麻烦,我们倒是可以跟你解说一二。”

    见二人如此表情,秦凤鸣毫不以为意,再次躬身道:“不麻烦,师弟只是想向二位师兄请教一下,两位师兄刚才所说的大比是怎么回事?”

    “原来是此事,你不明白,到是情有可原,明年大比之时,诸位教习自会详细告知你们的。既然你现在问起,我们却可提前告诉你一些。”

    听闻秦凤鸣此问,二人一听本来不悦的神情,却是立即大为改观,其中一人更是略显兴奋的开口说道。

    “说到本门大比,那可是关乎我等所有在百炼堂训练弟子的大事,大比就是百炼堂弟子每隔三年比武一次,获得前二十名之人,就可进入精英堂继续修炼,精英堂想必你知晓吧,其乃是本门精华所在。”

    “比武之时,如表现出色,被哪位堂主或是长老看中,直接投入其门下,更是一步登天之事。但这次比试,是不要求你们新进弟子参与,你们只能等到三年后才可参加下次比试。”

    二人相互补充,极为详细的将大比之事叙说了一番。虽是短短数言,但秦凤鸣听来,却已然所有了解。

    “多谢两位师兄指点,恭祝两位师兄能在此次比试中有所收获,顺利进入精英堂。”

    听到秦凤鸣的恭维之言,那二人面现希冀之色,微微摆手而去。

    回到住处的秦凤鸣心中已不再平静。自从与袁克俭三人大战之后,他对自身实力,已然有所了解,只要再经过一年刻苦习练,自己实力定然还会大为提高无疑。

    到时,就算不能与入门**年的同门相比,但战胜入门五六年的弟子,想来应该不是什么难事。

    想到此处,秦凤鸣心中不禁兴奋起来。

    第二日一早,天还未亮,秦凤鸣便直奔百丈崖而去。他已然打定主意,明年所举行的大比,他定要央求师傅让其参加。

    但一连数日,在百丈崖处,均未见到师傅,就是师娘与师姐张若彤,也是芳踪不现,这让秦凤鸣大为不解。

    不得已之下,秦凤鸣只得将大比之事放下,又自全身心投入到习武之中。一连十数日之久,虽然同入门弟子一下少了四人,但其他同住之人,却是并未有一人感觉有什么奇异。

    其实,众孩童心中却是巴不得有人失踪,那样,还会缺少一人竞争。

    这一日,段猛却是突然来到了秦凤鸣的房间,面带喜色的递给他一封书信。

    秦凤鸣一见之下,立即大喜,此不用问,也知是他大哥来信无疑。因为家中其他之人,却无人识字,接过书信,急忙打开,仔细研读起来。

    许久之后,秦凤鸣才自将书信小心收好,面色现出了欢喜神色。

    大哥在信中告诉他,他寄给家中的三十两银子已经收到,父母、爷爷奶奶都安好,叫他自己照顾好自己,安心习武,不要以家为念。

    端坐床边的秦凤鸣,此时心思不觉飞回了那生活了十年的小山村,见到了爷爷奶奶、父亲、母亲……。

    一个月后,秦凤鸣终于见到了阔别已久的师傅,跪在地上磕头问安后,秦凤鸣急忙将自己打算参加明年比武之事详加告之了师傅。

    听完秦凤鸣之言,目视其许久,张堂主才略一沉吟说道:

    “凤鸣,以你如此年纪,参加明年比试,并非不可,只是你根基尚浅,与其他参加弟子相比,略显实力不足。如你执意参加,名次想来不会太高。”

    虽然张力对秦凤鸣喜爱有加,但自己这个小弟子仅仅习武一两年而已,与那些习武五六年的弟子相比,差距可想而知。

    “请师傅放心,弟子参加比试,并未想要进入前二十名,只是想增加自己实战经验而已。还请师傅能答应我才好。”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