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司马青衫

作者:虚眞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百炼飞升录最新章节!

    “很好,你等各人保管好自己所选取秘籍,一年之后,需要将各自秘籍完好无损的重新送回,此不得有误。”

    扫视一眼均露喜色的众弟子,李堂主沉声说道。

    “是,我等定然谨遵堂主之令。”

    “嗯,如秘籍之中,有何难解之处,可去到精英殿内寻找众位长老与老夫请教。你们之间不得相互打斗,伤人性命。现在你等可以自行返回各自住处了。”

    返回自己房间,秦凤鸣迫不及待拿出那本《机括详解》,仔细研读起来。

    《机括详解》,乃是一篇详细介绍机括类暗器原理以极制作流程的秘本。对于几种武林中早已绝迹的暗器,其更是做了详加介绍。

    如此种秘本流传出去,势必会引起大梁国武林巨大震动不可。

    秦凤鸣之所以研究此秘本,也有其用意所在。他自认人小力单,剑招就算再精妙,体力却总是有限。而暗器,在当初灭杀袁克俭几人之时,他就曾亲自感受过其威能。

    却是一种反败为胜的极为见效的简单手段。

    不知不觉中,秦凤鸣自中午时分一直研究《机括详解》到旁晚十分。

    当天色变暗,不得不放下《机括详解》之时,秦凤鸣才发现,天色已经将晚,自己肚腹此时也已饥肠辘辘。于是走出院子,向大殿后面食堂之地走去。

    到得晚上,点起松油灯,就着忽明忽暗的灯光,秦凤鸣继续研看《机括详解》,一直看到了深夜很久,其才堪堪将整篇《机括详解》粗略看了一遍。

    经过仔细斟酌比较,最终选取了一种名叫“寒星”的暗器,作为其首选。

    “寒星”,此种暗器外形如女人所用胭脂盒般,仅有巴掌大小,正面有五个小孔,盒内安有五颗问心钉,钉上面可以涂上剧毒,中者顷刻毙命。

    制造这种暗器,却也极为艰难,其核心部分,需用紫金铁,普通钢铁难以发挥这暗器威力。盒体普通精铁就可,但问心钉,却需要更加难寻的乌精钢才可。并且,制造此暗器各部件,更是需要技艺高深的铁匠才能胜任。

    对于此时的秦凤鸣,自是没有财力去寻找如此珍惜的材料。并且,就算他有材料,也难以寻到合适铁匠将之完成打造。

    故此之后的几天之内,秦凤鸣寻来纸张笔墨,依照《机括详解》内‘寒星’图样,将制作暗器的所有部件,均都分解绘制成图谱。仔细验看之下,见毫无纰漏,这才贴身藏好。

    此时难以炼制,但以后说不定就可完成。

    一月之后,正当秦凤鸣在房间打坐修习内功之时,突然有一位师兄来到其院落。告知他堂主有请。

    不敢怠慢之下,秦凤鸣急速来到精英殿,只见大殿之内,此时除去堂主之外,仅有一位穿黄衫的魁梧中年人侧座相陪。

    “凤鸣,此位是吴长老,此来,是要带你去见司马门主。现在,你回去收拾一下随身所用,随吴长老去吧。”

    见秦凤鸣进到大殿之内,李堂主登时面现欢喜之色,不待秦凤鸣行礼,却抢先开口说道。其面容之上,却满布欣喜鼓励之意。

    听闻堂主此言,秦凤鸣一头雾水显现,不及多想,躬身施礼之后,其回到住处,将随身衣物整理一番。然后背宝剑,随那吴长老下望月峰而去。

    此时,秦凤鸣心中却也有一丝明悟:“难道门主答应,让其进入暗夜堂不成?”

    彩霞峰,落霞谷门主所居之地。其名由来,是因每当雨过天晴,站在峰顶,就能见到四周飘荡彩霞,故此得名。

    彩霞峰西面的山谷十分深远,那些彩霞就就像要落在那处山谷中一般,所以那处山谷就叫落霞谷,此谷也是落霞谷门派根基所在。

    二人一路行来,路途之中,吴长老点指不断,对秦凤鸣详加介绍各处方位。

    又行了一段路程,前面出现一硕大的山谷,山谷之中有许多房舍,秦凤鸣暗自一扫视,顿时面露茫然之色。他发现,此山谷之中,建有不下上千院落房舍。房舍之中男女老幼,出出进进。如同进了一个硕大的镇店一般。

    静观进出众人,无论男女老幼,均是动作轻盈,走路无声。以秦凤鸣见识,自是知悉,这些看似普通村民一般的众人,却均是身有武功之人无疑。

    看秦凤鸣吃惊样子,吴长老淡淡一笑道:“呵呵,此处所居之人,均是我落霞谷门人弟子的家属,经过数百年繁衍,已有了数千之人。这里只是数处聚集地之一而已。”

    听吴长老之言,秦凤鸣心中不由波澜大起,原来落霞谷,他还仅仅认识了皮毛而已。

    其实,落霞谷立世远不止数百年,只是门人弟子被告知如此说而已,具体立派已有多少年,已无从查起。

    一个时辰后,二人来到彩霞峰峰顶。面前有一处占地数十亩的庄园展露,外面方石所筑的高大围墙,里面一排排的木质房屋,雕梁画栋,门前有八人伫立左右。

    见吴长老到来,均都躬身施礼。吴长老仿佛与门前诸人很是相熟,只是略一点头,便带同秦凤鸣进入到了庄宅之内。

    二人一直来到第三进院子,虽然路途之上遇到不少身穿落霞谷服饰弟子,但均未出声拦截秦凤鸣二人。

    一直来到正中一处房屋之外,二人才停住了身形。

    “禀门主,这三个月收入略有增加。”

    “郢州城送来银两三万八千两,布匹三车。”

    “潞渝城送来银两两万五千八百两。各类药草两车”

    “松岳城送来银两三万一千两。各种兵器三车”

    ………………

    “汇总各地所得,此三个月共收入银两二十七万八千两。上交各种晶石共一十七万三千六百五十三块。”

    “这三个月共损失弟子六人,受伤一十七人。不过,与我落霞谷一向不睦的小土山匪帮,却是被剿灭了。”

    二人刚自站立门外,房间之内传出了话语之声。

    随着那声音落下,一个淡然声音缓缓道:“嗯,我知道了,对死难弟子的抚恤要及时发送,如果哪个弟子家中有困难,要多帮助一些。受伤弟子,要进行妥善治疗。好了,你先下去吧。”

    片刻后,虽然未见有人自门口出来,但房内已没有了丝毫声音。正当吴长老上前,将要伸手敲门之时,屋内突然传出了一道声音:“是吴师弟吧,你和秦凤鸣进来吧”

    房间正中一把高大木椅之上,此时坐定一人,秦凤鸣定睛看去,却正是那日比武场高台上见过的司马门主。

    不待吴长老介绍,秦凤鸣却自赶紧上前两步,躬身施礼道:“弟子秦凤鸣,拜见门主”。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