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得手

作者:虚眞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百炼飞升录最新章节!

    “五师兄在上,秦凤鸣给师兄见礼。”一见令牌,秦凤鸣自是不会再有丝毫怀疑。于是立即将令牌归还,双手抱拳见礼道。

    “小师弟的轻功甚是了得,当初听闻师弟已然炼成了我落霞谷三大绝学之一,我还大为不信,此时一见,却是不假。此地不是说话之所,我等去到城外在详说。”

    收起令牌,五师兄微微一笑道,不待秦凤鸣再有所言语,身形一转,便自向着皓白城的一处城墙处飞奔而去。

    二人一先一后在一处无人守卫的城墙处翻越而出,来到城外的一处密林之内,这才停下身形。

    “哈哈哈,小师弟真是不凡,想当初我与师弟般大时,才刚刚进入精英堂。而师弟竟然已能出来执行任务了,真是让师兄汗颜。”

    “师兄谬赞了,凤鸣甚是惶恐。师兄既然现身,想必定然已知晓了刚才之事的来龙去脉了吧。”

    对于面前师兄的夸奖,秦凤鸣不敢愧领,能够进入暗夜堂之人,哪一个不是惊才绝艳之人。

    见秦凤鸣如此年纪,此时依旧保持清醒头脑,五师兄也是大为佩服。

    “呵呵,不瞒师弟,当初在分舵之时,我就已然发现了师弟,如此小年纪,便身俱顶尖轻功,不用想,师兄也知是师弟到了。至于那两名叛徒之事,我也已然知晓。”

    听闻师兄此言,秦凤鸣心头猛然一惊。他自以为在分舵之时万千小心,并未有人发现与他,但未想到,自己的一举一动,却完全落入了师兄眼中。

    “呵呵,师弟莫惊,我之所以发现师弟,皆因当时,师兄也正好隐身在那二层之内而已。如果师弟不进入二楼,就是师兄,也绝难知晓师弟到了。”

    见到秦凤鸣面色,五师兄知其心中所想,于是解释道。

    听师兄如此一说,秦凤鸣面上神色丝毫未退,当初师兄就在二层之内,但自己竟然未能发觉,如是一敌人,偷袭之下,自己能有几分活命,将是一件极为难说之事。

    自己以后行事,还需再小心谨慎一些才可。心中如是想着,口中却道:

    “啊,师兄,当初堂主言说,来到皓白城,凤鸣就听从师兄吩咐,但不知师兄对于此事,可有什么万全之策吗?”

    “对于此事,师兄已然有所定计,既然皓白城出了这两叛徒,我们当然要好好利用一番,这纸条言说,我落霞谷已然派人来此抢夺那玉盒,那我们就将计就计,将此事推到潞渝城桂天山身上就好。他们两家本就深有仇隙。”

    抖手之下,那只信鸽出现在了五师兄手中,打开那绑缚在信鸽腿上的小竹筒内的纸条,五师兄沉声说道。

    稍事思虑,秦凤鸣心中也已然有所明悟,皓白城与天苍山相邻,既然分舵众人不想明面与天苍山为敌,那依师兄之言,再合适不过。

    “那不知师兄具体如何行事,凤鸣到时一定一言而动。”

    “嗯,我已然留书给分舵舵主张青山,明日夜间,让其组织人手蒙面攻打天苍山,你我兄弟就直接前去会会那人称王氏双鹰之人吧。现在我就飞书传信给天苍山,告知他近日天桂山将要攻打之事。”

    此时听闻师兄已然安排完善,秦凤鸣心中也是不由大动。暗夜堂众人不仅是武功高强,就是心计智谋,却也是极为拔萃之人才可。

    二人又自相互协商了一番,之后便自分别,各自回到住处,以待明日分别去到天苍山。

    第二日一早,吃过早饭,带足干粮的秦凤鸣,扮作出游公子,独自骑马出离了皓白城,向着六十外的天苍山方向行去。

    天苍山,高耸入云,山势险要,易守难攻以极。相传官府派兵攻打了数次,但均是无功而返,还白白损失了不少兵丁甲士。

    秦凤鸣昨晚已然与五师兄协商清楚,他们子时,在天苍山的主峰之顶汇合,然后让其相机从事。对于此点,秦凤鸣当然不会有所异议。这是他第一次外出执行任务,以历练为主。

    在一处隐秘的山坳中休息一日,天色慢慢黑暗了下来。

    食吧干粮,秦凤鸣将夜行服饰穿戴完备,浑身上下毫无绷挂之处,于是将马匹拴在一处安稳所在,其自己身形一晃,便自消失在了茫茫夜色之中了。

    子时未到,秦凤鸣就已然躲过天苍山重重把守,明哨暗哨,进入到了天苍山腹地,隐身在黑暗之中,悄无声息的便自来到了主峰之上。

    天苍山之内,此时各处已然一片漆黑,只有巡山、站守的马匪来回走动,整个山寨,已然变得鸦雀无声了起来。

    “啊,有敌人攻上山来了,大家快起来。”

    “快快禀报大当家。”

    突然,一阵凄厉的吼叫之声响起,立即便打破了山寨宁静,顿时之间,人声嘈杂,号角连连。

    随着喧哗之音,更是有一道人影急速向着山峰之上跑来,其一边跑疾奔,一边大叫道:“大当家,大当家不好了,有敌人攻上山来了。”

    隐身暗处的秦凤鸣站立在一处极高的苍天大树之上,面前景象,却看得清楚非常。

    随着山寨嘈杂之声响起,后山中的数处院落接连闪亮了灯光,人影闪动之间,纷纷向着其中的一个院落奔去。同时一声威严之声也自响起:“王猛,休要惊慌,到底出了何事,速速报来。”

    那自山下而来道人影急速奔行之下,未有丝毫停顿,也自进入到了那院落。

    “山寨之外,有许多面罩黑纱之人正在攻打山门,最外层的关卡,已然被其偷袭攻破了。此时正在攻打我第一道石门。”

    “什么,竟然有人敢攻打我山门,大哥,难道是天桂山之人吗?”

    “哼,不管是何人,胆敢来攻打我山门,定然要让其有来无回。我等一同去看看,到底是何方鼠辈前来送死。”

    看着两名相貌有几分相似之人掩映在火把光亮之下,秦凤鸣登时明白,这二人定然就是那王氏双鹰无疑了。

    “大哥且慢,既然对方是冲那玉盒而来,大哥还是留手此地为妙,我带领几名兄弟前去就好,凭借我等坚固山门,难道还怕他们能攻上山来吗?”

    “嗯,二弟所言不错,如来人武功强大,就发号炮,到时凭借你我兄弟二人联手,定叫其难以讨得好去。”

    短短数言,天苍山两位领头之人便已然分好职责,接着人影一闪,只见五六人便向着山下奔去。

    登时之间,刚才喧嚣的院落之中,登时便只剩下了那名为大哥之人独自站立,双目凝重的望着远处山峰之下。

    就在此时,人影一闪,一人突自出现在了那被称作大哥之人的面前。此人身穿黑衣,伫立在黑夜中,出现的极为诡异,好像是自地下冒出一般。

    “啊,你是何人,竟敢闯到我天苍山腹地。“一见面前人影闪现,那大哥陡然一惊,他万没想到,敌人竟然如此快便出现在自己面前。天苍山重重禁制,竟然丝毫也未察觉。

    “我是何人不重要,你是王氏双鹰老大王琦吧,我正是取你首级而来。”黑衣人丝毫未动,语气阴寒的开口道。

    “哈哈哈,老夫活了近五十年,想取我性命之人,现已都下地狱了。阁下有何手段,竟敢如此大言不惭。”王琦听对方声音,知道对方年岁不大,竟如此言说,不由哈哈大笑不已的开口说道。

    秦凤鸣躲在暗处,听二人问答,自是知晓,那黑衣之人,正是五师兄无疑。

    二人话不投机,自是各摆兵器,毫无留情的战在了一起。

    二人均自武功不弱,始一接触,便各展绝学,兵器呼呼声中,便开始急攻对方,均想片刻就将对方立毙与兵刃之下。

    高手相争,波及极大,几个闪动,二人便自那处院落,跳跃到了数十丈外。

    见到此处,秦凤鸣自是不敢耽搁,当初与师兄约定,他负责将那王琦引离所居之处,而秦凤鸣负责查找那玉盒。

    身形闪动之下,秦凤鸣便自出现在了王琦房间。王琦自小练就童子功,至今未娶,数十年来,一直独居,房间内空无一人。

    房间十分宽敞,有一张床摆在墙边,一张八仙桌位于房间正中,床头有一人高的柜子。秦凤鸣眼睛一亮,身形一闪,来到柜子处。打开柜子,仔细寻找。里面虽有许多金银,但并无白玉盒踪影。

    将整处房间均都寻到,但就是无那玉盒踪影,秦凤鸣不觉有些焦急起来。

    正当他在房内团团转之时,手不经意按在了床头的扶手处,只听“咯吱“一声,床头一块木板突然翘起,显露出里面一个精致玉盒,定睛一看,此却正是与其所见图纸上的玉盒一般无二。

    心喜之下,急忙将玉盒拿起,放进随身口袋,转身闪出了房间。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