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费师叔

作者:虚眞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百炼飞升录最新章节!

    听闻红脸老者之言,众人顿时面现一丝异样神色,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均都没有说话,似乎对这人谁都不想得罪一般。

    那青衫老者看看众人如此表情,心知众人想法,稍事思虑之下,呵呵一笑道:“既然费师弟看上此人,那就让他跟费师弟去吧。”

    那人冲众人一拱手,走到秦凤鸣身前,伸手拉起他左手,抬脚便走出了大殿。连秦凤鸣想对宗主道别一声也未让。

    来到云阙峰下,驾起一尺子状器具,二人便向远方处山峰飞去。

    降落在一处山峰之上,面前一座两三丈高的楼阁出现面前,那红脸老者毫不迟疑,带领秦凤鸣径直步入阁楼道:“拿一套入门弟子物品。”

    阁楼之中有一名青年存在,见到老者,登时面现恭敬神色:“不知费师叔驾到,请您赎罪,您稍等。”说着,从里间拿出一个包裹,放到面前桌子之上。

    那费姓老者示意秦凤鸣拿起那包裹。转身便带着秦凤鸣离开了此山峰。

    飞行途中,那费姓老者见秦凤鸣一直怀抱那包裹,不由嘿嘿笑了两声,也不说话。秦凤鸣见老者此种表情,一脸茫然,不知那老者因何发笑。

    那老者站在尺状器具上,回身淡淡说道:“你以后进入聚气期中期,还可到此领取一把中品法器,到了后期,可以领取一把上品法器。”说完,便不再多言。

    那老者带着秦凤鸣一直向前飞去,在路过一处山谷时,其回头对秦凤鸣说道:

    “从明天开始,前四十天不需你干杂务,可以先到此山谷,找苏师侄学习基础修仙知识,也可以找些书籍看看,了解一下修仙界。四十天后就要听我吩咐。”

    秦凤鸣暗暗记在心中,他现在对修仙界两眼一抹黑,什么也不知,需要请教之处实在不少。

    越过那山谷,又向北飞行了二三十里后,在一处山峰上停了下来。那山峰上有一处十丈左右高的大殿,大殿正中写着“炼器殿”三个大字。在大殿旁边,有数间房屋分散在密林深处。

    那费姓老者指着一处房屋道:“以后,你就住在这里,吃饭就去大殿后面,那有一厨房,有人专门负责。”

    说完,扔给他一个玉牌,转身走入了大殿。秦凤鸣见其上刻有一个“器“字,玉牌微微散发着一股非常舒服的波动。知此玉牌不是凡品。

    秦凤鸣来到那房屋,见整个房屋用石头搭建而成,屋内倒也干爽,其内有一张床,上有被褥,一把木制椅子,一张桌子,一个松油灯。

    他将那包裹打开,里面有一套灰衫,柔软异常,不像是普通布料所做;还有一把婴儿巴掌大小短剑,通体碧绿,但看上去不太锋利;还有一个乌黑戒指。

    当看到此戒指,秦凤鸣心中陡然一惊,此戒指,与以前他击杀张家二少爷,所得到的那戒指有些相像,抚摸此戒指,秦凤鸣不知如何使用。

    除此之外,还有一本小册子,上面写着《初级五行功法》;还有两块以前见到过的矿石,闪着柔和的红光。另外就是几张不知名的黄色符。

    将戒指拿起,仔细观看,又从随身布袋将原先那个戒指取出,两者相互比较,发现除样式有些不同外,材料好像是同一种,重量也相差不多。

    摆弄好一会,他也未能弄明白有何玄妙,如何使用,只得将之收起,打算明天去到那处山谷,问问那个苏师兄如是使用。

    第二天一早,秦凤鸣换上昨日领取的那件灰衣,飞身便离开炼器殿所在山峰,直奔昨天经过的那山谷而去。

    施展起轻身功夫,秦凤鸣只用了小半个时辰,就到了那个山谷。

    路上,遇到几个身穿灰衫的弟子,那些弟子见他使用的是武林中功夫,便都嬉笑不已,冲他指指点点。对此,秦凤鸣自是不放在心上分毫。

    那山谷中有一座大殿,足有五六丈高,大殿正中有块匾额,上书“传功殿”。见此,秦凤鸣明白,此与落霞谷百炼堂一般,是对刚入门弟子传授基础功法之处。

    秦凤鸣走进大殿,见里面已有十数个身穿灰衫青少年,年岁大的和秦凤鸣相若,小的只有六七岁。散坐在大殿中蒲团之上,有相熟之人正在交谈。

    “听说那个和我们同入宗的林姓少年,仅用五个月,就从三层修炼到了六层,真是修炼天才呀。”

    “谁让人家是双灵根,哪像我等,仅是四灵根,修炼起来就天差地别了。”

    “听说那岳家丫头是天灵根拥有者,不知是不是真的?”

    “听说李师叔祖从太湖郡带回一个五岁孩童,并收为亲传弟子,那孩童天生有天眼,现在就能看穿普通幻术,听说如果修炼到大成,可以看穿世间所有幻阵。”

    “听说苏师兄已是聚气期十层,对基础五行功法有独到见解。我正有一些修炼上不懂之处需向苏师兄请教。”

    “这位师弟以前怎么没有见过,如何称呼,在那个师叔手下修炼呀?”一个看似十五六岁青年看向秦凤鸣,面露疑惑之色的开口问道。

    “我叫秦凤鸣,是昨日才入宗的,被分配到费师叔手下,不知师兄如何称呼?”秦凤鸣微笑答道。

    “你原来是跟随费师叔的呀,失敬失敬。我姓王,跟随陆师叔炼药,以后少不得麻烦秦师弟,到时可千万不要推辞才好。”说着一脸殷勤之色。

    秦凤鸣不明白,怎么对方一听自己在费师叔处,态度就变得如此,虽心中不解,但口中却道:“哪里,师兄有所需要,只管吩咐就好。”

    其他之人听说他跟随费师叔,纷纷过来和他搭话问好,均都显得十分热情。

    小半时辰后,一身穿灰衫的中年人走进大殿,秦凤鸣见众人都站起身,口称“苏师兄”,他也跟着站起。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