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八章 斩杀

作者:虚眞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百炼飞升录最新章节!

    见秦凤鸣说动手就动手,那大哥惊怒之余,自也是毫不迟疑,手一张,同样一张火蛇符祭出,呜咽声中,两条火蛇在空中盘旋飞舞,斗的不亦乐乎。

    面对一名聚气期九层修士,秦凤鸣可谓是碰到了有史以来的大敌,自不敢有哪怕丁点轻心。

    手一抬,光华一闪,那件件尺状法器闪现而出,一个盘旋,便击斩向了对面修士。

    面对一件上品法器,杜姓修士并未有丝毫惊慌,挥手之下,一件中品法器便自离手飞出,迎风涨成丈许多长,其上威能,竟然并不比秦凤鸣的上品法器弱上多少的样子。

    两件法器相互撞击之下,登时胶着一起。一时竟然难以分出胜负。

    见到此处,秦凤鸣心中也是不由一惊,中品法器在九层修士手中,竟然能有如此威力,让其心中略有惊愕。

    但到了此时,秦凤鸣自是不会退缩分毫,手再次挥出,那件乌蛇剪也自祭起,一道黑光,在头顶盘旋一圈,向对方直扑而去。

    法器,不需要修士滴血认主,自是上面不会有修士的印记。只要稍加熟悉,就可祭出。

    啊,我二弟果已被你灭杀了,好,现在就让你斩杀,以为二弟报仇雪恨。”一见乌蛇剪,那大哥顿时大惊,恨声叫喊道。

    随着其话音,手中已然出现两三寸大黑色小幡,那小幡在空中一展,黄芒一闪之下,一浑身淡黄色长毛妖兽便自闪现而出,那妖兽双眼闪着金色光芒,‘嗷吽’一声,一个盘旋,向秦凤鸣飞扑而去。

    从小幡威压上判断,至少也是上品法器。

    面对对方祭出的魂兽幡旗,秦凤鸣丝毫惊惧也无,青芒闪烁之下,一面盾牌已然出现在了其面前。

    那黄色小兽无论如何飞扑,均都让那面盾牌阻挡了秦凤鸣身外丈许之处,显得轻松以极。

    杜姓修士将小幡祭起后,就看着几件法器争斗,却是没有进一步动作。

    聚气期修士,因受神念所困,争斗之时,一般只能驱动两三件法器。再多就会顾此失彼,此时,杜姓修士已然安定下心来。

    以此种情形,凭借法力之利,最后获胜,定然是自己无疑。

    此番争斗,双方谁也未使用低阶法术。低阶法术,虽然也威力不小,但要破除对方护罩,却难度非小,即使祭出,也仅是浪费法力而已。

    面对此种情形,杜姓修士不由面上神色大为放松。

    但当其再次看向秦凤鸣之时,心中陡然不安大起起来。

    只见此时对方竟然丝毫惊慌也无,而是面带笑意,正自望着自己。见到此景,就是身为九层境界,杜姓修士也不仅心中大为不解。

    “呵呵,现在,就让杜兄尝尝秦某的真实手段吧。“

    随着秦凤鸣话音,一件亮闪闪法器已然出现在其手中。杜姓修士一见,不觉后背一阵冰冷,自那此件法器所显露出的威能,竟然是一件顶级法器。

    惊震之下,杜姓修士退意大起,顶级法器虽与上品法器仅差一个等级,但威力却是天壤之别。

    就算他是九层境界,比对方就法力而论强大许多,但要想凭借一件上品法器将对方的顶级法器拦截,也绝难做到。

    身形一晃,杜姓修士就想急速逃离。但其也仅是微楞,便自又镇定下来,恨声道:“小子,就算你此时有顶级法器在手,难道你还能将之驱动不成?”

    聚气期修士仅能驱动两件法器,他心中知晓非常。

    随着其问话出口,一件意想不到之事陡然出现在其面前,只见对方竟然不再有丝毫犹豫,挥手之下,那件顶级法器激射而出,一晃之下,化作丈许之长,一闪便激射而来了。

    “啊,你竟然能驱动三件法器,这怎么可能。”

    随着杜姓修士惊恐之色大起,其竟然不再有丝毫迟疑,身形一动,便想急速飞起而逃之夭夭。

    但就在其身形晃动之下,只见其护罩之外,却是陡然出现了一巨大囚笼,一罩便将其罩在了当场。

    “这是囚罩符。”一见之下,杜姓修士猛然惧色大起。囚罩符可不是他此时轻易就能破除了。双手急速连挥,一道道冰刃便自激射而出,劈砍在囚笼之上,将囚笼壁罩砍的一阵暗淡,但没丝毫破裂的意思展现。

    不得已下,杜姓修士神念一动,便想召唤回那妖兽。但让他无语的是,但那面盾牌似乎知小兽想回去救主,围绕在其身体四周,不断撞击,就是不让其回撤分毫。

    “砰!”

    就在杜姓修士惊恐之时,一道寒芒一起,那顶级法器也已然激射到了面前,砰然声中,其身外护罩登时一阵黄芒闪烁。

    以对方聚气期九层修为,秦凤鸣并未打算几击便将对方护罩攻破,神念催动之下,混天戟盘旋飞舞,如道道匹练一般,不断撞击在杜姓修士护罩之外。

    此时的杜姓修士,除了不断祭出冰刃术外,已然没有了丝毫手段。

    随着混天戟的极力斩击,终于在数十次攻击之下,杜姓修士身外护罩在一声脆响声中,分崩离析,消失不见了踪迹。

    大惊之下的杜姓修士还未来得及有丝毫反应,就只感觉脖颈处一凉,然后便不知晓分毫了。

    没有人控制的那黄色小兽,一个转身,回到那小番之中,小番瞬间恢复成两三寸大小。

    目视对方伏诛,秦凤鸣也不由长出一口气,身形一动,将空中法器都收入储物戒指,然后降落在杜姓修士尸体之旁。将对方储物戒指收入怀中,又在其身上搜索一遍,再无任何收获,手指一弹,一颗火弹便落到了尸体之上。

    毫无迟疑,身上贴上一张敛气符再次向那悬崖飞去。

    此时,还有一大敌,就是那梁师兄。那位梁师兄是这几人中,秦凤鸣最要除去之人。如此心狠手辣之人,秦凤鸣自是不会让其活在世上。

    此时凭借两件顶级法器,秦凤鸣已然知晓,就是顶峰修士与之相遇,也大有一战之力,而不用担心分毫。

    一路小心回到原来那悬崖之上,神识慢慢探入下面山洞,仔细扫视两遍,并未发现那梁师兄存身。

    略一思量,心中不觉一阵窃喜。如对方还未回来,那对秦凤鸣,可是十分有利。

    体内法力运转,一个风罩术便自闪现而出,身形一动,秦凤鸣便慢慢向崖下飞去。在悬崖下距崖顶数丈之处,一个山洞闪现而出,再次神识扫视之后,秦凤鸣才小心进入到了山洞之内。

    此山洞洞口有丈许大小,但其内却十分宽敞,足有十数丈见方,此时山洞之中空无一人,那梁师兄果然未归。

    仔细查看,秦凤鸣发现,距洞口不远处,有一十分巨大山石存在,于是身形一动,其便将身形躲藏在那山石之后,手一番,一张困锁符便出现手中,这也是张中阶符箓,可将对方如铁索绑身般,动弹不得。

    在敛气符的遮蔽之下,秦凤鸣等了足有半个时辰,才听到外面传来梁师兄声音:“杜兄,你回来了没有?”

    梁师兄机警无比,在洞外连喊数声,就是不进洞。又叫两声,见无人应答,便自喃喃自语:“难道杜家老大还没回来,不如去迎上一迎。”说着,秦凤鸣就听到一阵声响向远处飞去。

    见到此处,秦凤鸣也不仅暗自佩服,这梁师兄真是狡猾无比。突然,洞口一闪,一道人影便自闪现而出。

    那梁师兄竟然去而复返。秦凤鸣一惊之下,毫无迟疑的便将手中符箓祭出了。

    虽梁师兄机警异常,进洞时也做好准备,但其未曾想到,对方竟不是攻击法术,而是困人符箓,再想有所动作,但已然不能,一闪之下,其身外罩壁已然被一道绳索绑缚了起来。

    惊恐之下,手一扬,两件飞剑法器就已然被其祭出。神念催动之下,便极力向着那道绳索劈斩而去。

    在两件上品法器极力劈砍之下,中阶的困锁符登时难堪重负,似乎只要再斩数下,便可被破除。

    秦凤鸣见此,却是丝毫也未慌乱,抖手之下,又是一道困锁符祭出。接着嘿嘿一笑闪出身形,看看对方,微笑道:“梁师兄,别来无恙呀。不枉你一直惦记小弟,小弟自动送上门了。”

    一见秦凤鸣出现,梁师兄立即大惊,一时难以明白 ,山洞中怎么会不是杜老大,而是他们想图谋的秦凤鸣。

    “原来是秦师弟,这一定有什么误会,怎么将师兄给困住了,快快撤离符箓,将我我放开。”

    “想要我将师兄放开,那是不可能,你也别费力气了,杜家四兄弟已被我送去幽冥之地了,路上少了梁师兄,一定寂寞很,不如让师弟帮忙,将梁师兄也一同送去,路上好有个伴,不知师兄以为可好。”

    其说着,混天戟已然升空而起,带着丈许长光芒,便直击向梁师兄。

    听秦凤鸣如此说,梁师兄已然明白,杜家四兄弟肯定已然凶多吉少。

    梁师兄也不答话,一边指挥飞剑攻击锁链,一边将法力疯狂灌向身前护罩。想凭自己深厚法力,和秦凤鸣周旋一二。

    但他想法也仅在头脑中闪现一下,护罩就嘎嘣一声,破裂开来,这才发现,对方祭出的竟然是顶级法器,不由绝望一声呼喊而出:“秦师弟,手下留情。”

    还未再有所反应,梁师兄就感觉脖子一凉,就知觉全无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