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九十九章 被偷袭

作者:虚眞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百炼飞升录最新章节!

    两个时候,面前已然沒有了水域,映入眼帘的,却是郁郁葱葱的五谷之物。

    隐去身形的秦凤鸣看着下方忙碌的世俗凡人,心中不觉想起了远在大梁国秦家庄的家族亲人,心中不由泛起一丝酸楚。

    自其十岁之时离家,此时已然过去将近四十余年,期间也仅仅有一次返家,但也未能与亲人相见,如此多年过去了,家中爷爷奶奶想來已然不在人世了,就是父母,能否还健在,也是未知之数。

    当初接引其进入落霞宗的冯姓修士就曾明言,只要进入修仙界,就得与世俗亲人隔断联系,开始之时,秦凤鸣还大为不解,但仅仅过去了数十年,其心中已然明白了当初冯姓修士所言意思。

    世俗凡人寿命,仅仅有数十年而已,但修士,却是会很长,想此时自己,就已然有了两百余年寿元,如能再有所进阶,进入成丹境界,将会有五百岁之久。

    如此长久的寿元,自己亲人朋友,已然早已不在了人世,如一心心有记挂,对其修行,却是无半点好处。此也是修士薄情寡义的原因所在。

    收拾心情,秦凤鸣已然将此思绪抛却,体内灵力注入之下,脚下灵器霞光一闪,急速向着前方飞去。

    一日之后,下方已然沒有了村庄院舍,有的却已是高大的山峰,不觉之间,其已然进入到了一山脉之中。望着前方连绵起伏的山脉,秦凤鸣不由将警惕提升了起來。

    虽然成丹境界以上的高阶修士如无特殊原因极少外出,但以秦凤鸣的谨慎性格,还是时不时将神识放出,扫视其方圆五六十里之地。

    十数个时辰之后,其已然在此山脉之中飞行了三四千里之遥,但前方依然未曾有丝毫变化,依旧是层叠的山峦,一眼望不到边际。

    “嗖~”

    随着一声破空之音,突然,自秦凤鸣左前方三十丈处的一山腰密林之内,却是有一道寒光一闪,一灵力惊人的灵器便自激射而出,向着急速飞行的秦凤鸣击斩而來。

    面对此突如其來的攻击,飞行之中的秦凤鸣顿时大惊,心念电转之下,碧云迷踪身法已然施展而出。身形连展之下,已然避到了数十丈外,身形一停,转身看着那攻击发出之处。

    就在其身形刚刚离开脚下灵器之时,一道飞剑也自在其刚才站立之处一闪而过,险险未将其斩杀当场。如果换做一其他修士,定然难以逃过此劫。

    “咦,却是有些门道。”

    随着一此声疑惑之言,下方山林一阵摇曳之下,却是闪现而出两道身影,一晃之下,二人便自升到了空中,与秦凤鸣遥相站立。

    秦凤鸣一看之下,顿时认出了其中一人,此人非是旁人,正是其在萧族大比之中,战胜过的那名黄姓修士无疑。但与之站立一起之人,其却是并不认识。

    只见此人筑基顶峰修为,脸上阴厉以极,年岁在五六十岁之间,身穿黑袍,一双手隐在袍服之中,此时正自面露轻蔑的注视着秦凤鸣。

    见到黄姓修士现身,秦凤鸣一时不知对方是正好在此处,还是有意前來拦截与他,神识急忙放出,仔细扫视之下,见附近并无异样,显然那名红衣老者并未在左近。不由心中却是稍稍安定。

    “哦,原來是黄道友,不知道友因何偷袭魏某,”

    秦凤鸣此时,并未撤换面容,依然是中年修士的面容。此处距离圣幽岛过近,如果萧族真有一名老怪偷偷跟踪与他,让对方发觉其是易容之人,势必会为其招來杀身之祸,此也是其谨慎所为。

    “哼,在萧族将老夫宝物损毁,就想如此轻易离去,哪有如此容易之事。”

    看着秦凤鸣平静面容,黄姓中年修士气就不打一处來。此面前修士看似年岁不大,手段却是极为难缠,此次其黑魔幡被毁,急火攻心之下,登时昏死了过去。

    其师尊及时出手,将其抱走,离开圣幽岛后,黄姓修士也已然被红魔上人救醒了过來,其知道自身被黑魔幡所累,需要静心休养才可。虽然恨极了魏姓修士,但在其师尊劝说之下,还是跟随其师尊到了其师尊的一位好友家中。

    其师尊的那位好友,也是一位成丹修士,门下却是有不少弟子。

    这些弟子之中,也有与黄姓修士交好之人,偷偷告知之下,他那位姜姓好友却是派出了不少人手,监视圣幽岛周遭,以助其寻找魏姓修士行踪。将之灭杀,以报此宝物损毁之仇。

    红魔上人虽然飞扬跋扈,但其也知此附近是萧族管辖之地,要想在附近出手灭杀那名筑基中期修士,却是多有不便。

    同时,其离开圣幽岛之时,却是收到了萧弘治的传音符,说是会对其徒儿宝物被毁,予以补偿,让其对此比试担待一二。虽然其心中极为不喜,但面对一名化婴老怪之言,其还是压服了下來。

    两日之前,静修中的黄姓修士却是收到其姜姓好友的传音,说是发现了那名魏姓修士行踪,于是二人偷偷离开了其住处,堵在了秦凤鸣前行的道路之上。

    秦凤鸣不查之下,正好路径其二人藏身之处,于是姜姓修士祭出一件灵器,对飞行中的秦凤鸣进行偷袭。

    但未曾想到,其必杀一击,竟然被面前看似毫无出众的中年修士躲避了过去。

    “道友宝物被毁,是在萧族比试之中,比斗之时就已然说的明白,宝物损毁,各人自负,此时道友却是要与魏某算此账,却是不该,再说了,魏某的一件顶级灵器,也已然被尊师损毁了,此却是该如何言说,”

    秦凤鸣看着面前二人,面容慢慢变得阴沉下來,心中怒意也自慢慢升起,只要此二人再不识好歹,其却是不介意将此二人灭杀在此地。

    “哼,你的灵器被毁,那是你咎由自取,如果不服,你自是可以向老夫师尊去讨要,但老夫宝物被毁之仇,你却是需要偿还。”

    黄姓修士一听秦凤鸣之言,立即轻哼出声,面色阴沉的恨恨说道。其言语之中,却是丝毫情理也不讲,显得强词夺理以极。

    “哈哈哈……”

    看到此处,秦凤鸣不由面色一变,竟然哈哈哈大笑起來,如此不讲理之人,其还是首次遇到,到了此时,其也知,除了武力一途,别无他法。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