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六章 招惹祸端

作者:虚眞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百炼飞升录最新章节!

    虽然说來话长,但自秦凤鸣现身而出将鬼幽门少主击昏,到此时将最后一名成丹老者灭杀,也仅仅过去了不足一盏茶时间而已。

    鬼幽门少主虽然昏厥,但其并未受到致命之伤,也仅是急火攻心之下,才自昏睡了过去。

    在成丹老者丹药畏服之下,此时自空中掉落,一震之下,却是醒转了过來。

    刚一醒转,其便弹身而起,惊恐的注视着周遭,当其看到脚下已然死去的成丹老者之时,面上更是惧意大起。

    鬼幽门少主一向娇生惯养,哪里见过如此情形,派來保护自己的成丹修士已然有一人陨落在了自己面前,另一人却是不知去向,此一见之下,其更是害怕到了极处,往日的飞扬跋扈早已不知了去向。

    “呵呵,少主,我们又见面了。”

    随着一声问候之音,挡在鬼幽门少主身前的黄色沙石顿时消失不见,展露在其面前的,正是当初那名中年筑基初期修士。

    “是你杀了催师兄,”看着倒地的成丹老者,鬼幽门少主心中却是惶恐以极,对方明明仅有筑基初期修为,竟然能将一名成丹中期修士灭杀,此着实让他不解。

    不过,其也是见识广博之人,知道自己此时是被困法阵之内,成丹修为的崔师兄都被斩杀,自己就更难以有逃生之念了。

    “呵呵,不错,其追杀在下至此,不得已才将之灭杀,但不知诸葛少主选择哪种死法,早点决定,好去追寻你那两位崔师兄。”

    “你不能杀我,我是鬼幽门少主,如将我灭杀,我父定然会将你追杀,为我报仇。”

    听到秦凤鸣此**裸的言语,鬼幽门少主已然知晓,另一位保护自己的成丹老者也已然身死了,面色陡然一变,急声说道。

    当初曾听闻父亲言说,此两位成丹老者,乃是双胞胎,修习功法相同,最具分进合击之术,以其成丹中期修为,就是碰上一名普通化婴初期修士,也大有一战之力。

    未曾想到,此二人竟然陨落在了一名筑基初期修士手中。

    现在自己想要活命,也只有寄希望与对方忌惮鬼幽门势力,不敢将自己这名鬼幽门少主灭杀一途了。

    “呵呵,追杀在下,就怕他找不到人。胡某在此地将你灭杀,谁人能够知道。”

    “我身上有家父下的禁制,只要你将我斩杀,我父定然会知道,到时,就是你逃到天涯海角,也定然会被我父擒获,到时,你所受的折磨,比起抽魂炼魄,将更加恐怖。”

    听闻鬼幽门少主此言,秦凤鸣心中也不由一震,那些大能之士,却是有不少手段,将某种禁制下到自己嫡系后辈的身体之内,在其嫡系后辈身死之时,将一些情况传回让其知晓。

    “只要道友将我放了,我定然保证,此事揭过,以后不再追杀道友。”

    这鬼幽门少主虽然未吃过苦头,但其资质绝佳,并非是一草包,见秦凤鸣面色闪烁,鬼幽门少主却是心中一喜,立即出声说道。

    到了此时,将此鬼幽门少主释放,秦凤鸣自是不愿,稍事思虑之下,其牙关一咬,计上心來。

    此时,与鬼幽门宗门所在相隔数万里,其面容非是本來面目,就是将对方斩杀,那鬼幽门掌门还能判断出是他秦凤鸣所为不成。

    想到此处,其面容登时一变,变得有些惶恐起來,沉声说道:

    “如果胡某将少主释放,你保证不再追杀胡某吗,”秦凤鸣说着,身形慢慢向着地面降落下來。

    “当然,只要道友将我释放,我定然不会再追究此事。”

    一听对方之言,鬼幽门少主登时面色大喜,急忙开口应承道。就在其面上欢喜神色还未完全展露之时,却陡然发现,一道红芒一闪之下,向着自己迎面疾飞而來。

    到了此时,其那还不明白,对方根本就无意放自己离去。在其还未有何反应之时,只感觉身前胸口处如针扎般一疼,接着就人事不知了。

    就在秦凤鸣将鬼幽门少主击杀之时,一道肉眼难见的灰芒一闪之下,竟然自鬼幽门少主身体之上激射而出,微闪之后,竟穿禁制而出,激射向了远方。

    此灰芒的循走,就是站立身前的秦凤鸣也未有丝毫感应。

    远在数万里之外的鬼幽门总坛之内,一处极为隐蔽的山洞之中,却是响起一声清脆的爆裂之音。

    随着此脆响响起,盘坐在山洞中的一名老者陡然睁开了双目,面带疑惑之色的定睛看向了其身前的一长桌之上。

    那长桌之上摆放有许多托盘,每只托盘之上,均有一块玉牌摆放。

    不看则已,一看之下,老者登时弹身而起,面露惊异之色。

    其毫不耽搁之下,手一抬,登时一道传音符便出现在了其手中,低语两句之后,便自其手中飞出,消失在了黝黑的洞道之内。

    仅仅过去了盏茶功夫,就见洞口处人影一闪,两身影出现在了山洞之内,前面一人身材高大,年岁有六七十岁,此老者被一层黑雾包裹,灵力在其身外鼓荡不已。

    “誉儿发生了何事,”

    刚进到山洞,一道阴沉的声音便自高大老者口中说出,此声音并未带有多少生气,仿佛自深渊中传出一般。让人感觉虚无缥缈一般。

    “禀门主,始在刚才,少主的本命牌却突然碎裂了开來,属下不敢易动,故此才传音给门主。”

    刚刚现身的此名老者竟然是鬼幽门门主,那名化婴后期顶峰的大能之士。

    随着老者的话音,鬼幽门门主却是身形轻轻一晃,已然來到了那长桌之前。只见一只托盘之上,一块晶莹的玉牌已然碎裂成了数半。

    一见之下,鬼幽门门主平静的面容之上登时闪现出一股凶厉之色,抬手之下,便将那数块碎裂的玉牌拿到了手中,体内法决运转之下,一道灵力便激射在了碎裂玉牌之上。

    片刻之后,一道灰芒便自洞外激射而入,一闪之下,便落到了那数块玉牌之内,登时,一个巨大光影闪现在了鬼幽门门主面前。

    在光影之内,正是秦凤鸣挥出红色丝针灵器,斩杀鬼幽门少主的场景无疑。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