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八十六章 炼器深研

作者:虚眞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百炼飞升录最新章节!

    将四位师尊恭送离去后,秦凤鸣恭敬站在司马博面前,等待师尊的教诲。

    “凤鸣,炼器一道,想來你已然清楚非常,炼制灵器,对你此时來说,已然沒有了丝毫难度,今后你所要需要深入研究的,就是老夫所收藏的一些修炼法宝的心得以及更为玄奥的术咒。”

    “你有灵器炼制基础,对于这些,想來难度不大,在今后一年之内,只要你有任何疑问,均可传音给老夫,到时定然为你解答,至于在此一年之内,你能有多少收获,就看你自己的悟性了。”

    “此是老夫洞府放置各种典籍的洞室禁制令牌,你尽可独自进入,此以一年为限,老夫有事外出之时,自会告知与你。你可以自行进入其内了。”

    听着师尊如此言说,秦凤鸣心中欢喜非常,所谓师傅引进门,修行在个人。

    要让一名大修士时刻提点,此却是绝无可能之事,能得到一名大修士只言片语的指点,对于那些化婴修士來说,都是一件极为难得之事。

    秦凤鸣能在今后一年之内,时刻可以获得大修士的指点,此却是万年难遇的事情。此等机缘,秦凤鸣自是会牢牢把握的。

    恭恭敬敬施了一礼之后,秦凤鸣将那令牌擎在手中,转身向着司马博所指示的石室走去。

    进到石室之内,秦凤鸣发现,此洞室内的藏书,比起庄道勤洞府的藏书,还要多上数分。对此,却是不难解释。

    炼器,比起傀儡术,先辈修士对其研究比傀儡更加精深,所从事的修士数量也多数倍不止,前辈修士遗留下來的典籍、心得,更是多不盛举。

    其实,秦凤鸣对于炼制法宝的咒术,已然研究了不少,他的储物戒指之内,所存的炼器典籍,就有上百之多,其中并不乏前辈大能修士的心得体会,就是聚合修士的著作,也有两三本存在。

    俗话说的好,学无止境,秦凤鸣自是不会嫌典籍太多。

    但看着面前数以百计的各种典籍,玉简,秦凤鸣也是有些头大,暗一琢磨,他便心中有了定计。

    抬步向前,伸手拿起石桌上的玉简,典籍,开始逐一验看。

    秦凤鸣此时验看,也仅是随意翻看,并未详细查看,而是粗略扫视一番,将其感觉大有用处的典籍玉简拿出,放置一旁,那些可看可不看的典籍,先自忽略。

    因为秦凤鸣知晓,在此一年之内,欲想将如此多典籍统统验看一遍,实在难以如愿。他只能挑出对他有大用的书册典籍详加研究,就是不能完全看完,也可用玉简将之拓印,以备以后研究。

    当然,对于其他杂学或是功法,秦凤鸣完全将之忽略了,有其他师尊垫底,此处的其他技能书籍,自是难入他的法眼了。

    进入此间洞室,秦凤鸣一待,就是数月时间。

    在此数月之内,秦凤鸣时而闭目呆坐,时而面露沉思之状,时而欢喜不断,手舞足蹈,时而又手握典籍眉头紧锁。整个人犹如不正常了一般。

    如此长时间,秦凤鸣并未打扰另外一洞室内打坐的司马博分毫。

    在此期间,司马博却是离洞外出了一次,不过仅月余时间,便又返回了洞府。至于司马博具体去做何事,秦凤鸣自是不知。

    同时,元丰帝国修仙界,虽然看似表面平静,与以往毫无二致,但是那些化婴期的大能之士,无论是宗门之内的,还是修仙家族的,就是散修,都收到了六大超级势力共同发出的号召令。

    此号召令之中,详细说明了三界大战之事。告知众人多做准备,以参加此十数万年才一遇的大战。

    其实,三界大战,对于化婴修士,不用做任何动员,在三界大战之中化婴修士所能获得的好处,是打坐修炼所不能达到的。

    凭借化婴修士的神通手段,只要不被阴鬼和妖魔中的数名同阶联手攻击,其生命却是大有保障。

    在此种境况之下,化婴修士参加大战,比起那些成丹、筑基修士,兴致要高的多。

    就在司马博回到莽皇山不久,修仙界中便传出了,莽皇山作为炼丹、炼器、制符的圣地,自原來聚合修士所定的九块区域中单独了出來,整个莽皇山,将宗门大开,面向整个元丰帝国修仙界,帮助修士炼制所需之物。

    此一结果,却是大出原來莽皇山众人意料。具体因何会有如此变化,司马博回來后,也仅是与其他四位大修士碰了一次头,对于详细情形,并未通报给门内众人知晓。

    秦凤鸣直到进入洞室九个月后,才自洞室走出,发出一道传音符后,司马博出现在了秦凤鸣面前。

    二人在石桌之旁一坐,就是七日七夜时间。

    七日之后,秦凤鸣再次起身,又进入到了原來的洞室之内,不再外出分毫。

    看着消失不见得青年修士,司马博目光之中,却是有一丝难解的韵味在眼神中闪现而出。

    呆望片刻之后,司马博心中暗自一叹,心中暗道:

    “徒儿,休要怪为师心狠,如果在平时之时,老夫定然对你精心教授,让你顺利进阶化婴境界,但为了我整个莽皇山安危,你也不得不受些委屈了。只要你能安然度过此危机,老夫定然将衣钵传授于你。”

    对于司马博心中所想,秦凤鸣自是不知分毫,此时的他,已然完全沉浸在了炼器术的海洋之中。

    虽然他并未动手尝试炼制法宝,但经过对上百本外界难得一见的炼器典籍的深入研究,他此时的炼器术,已然有了质的飞越。

    此时的秦凤鸣,就理论知识來说,绝不下于一名化婴期的炼器大师。他所欠缺的也仅是具体操作经验而已。

    在最后的三个月内,秦凤鸣并未完全用來研看剩余典籍,而是拿出了数以百计的空白玉简,将此时难以研究明白的典籍、玉简,完全拓印了下來。

    既然司马博未说明不能复制,他自是要多留一手。

    眼看一年之期将到,秦凤鸣收拾完自身之物,将所有典籍、玉简重新放回了原來之处,扫视一眼,无任何遗留后,其依然出离了待了近一年的洞室,來到了大厅之内。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