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零五章 书麓殿

作者:虚眞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百炼飞升录最新章节!

    第六卷 破茧而出 第七百零五章 书麓殿

    虽然秦凤鸣沒有在莽皇山中独自飞行过,但当初师兄舒敬良曾经给过他一份莽皇山的地图玉简。玉简之中,莽皇山的各重要所在都有标注,就是师尊与各位化婴修士的洞府,都在上面标注的清清楚楚。

    有了此地图玉简,秦凤鸣自是不会担心迷路。

    对于莽皇山中众多的禁制法阵,秦凤鸣也未有丝毫担心。

    当初拜师大典之时,司马博曾经赐予了他一面少主令牌。当时就曾言说,此令牌之中,却是有莽皇山的大部分禁制的操控法阵存在。

    秦凤鸣只需要对此令牌滴血认主,就可依据此令牌,操控莽皇山之内的大部分禁制。

    对司马博此言,秦凤鸣却是确信无疑。

    那少主令牌虽然不可能操控莽皇山的护派大阵,但宗门之内的各种小的禁制,想來完全操控,肯定沒有任何问題。

    对于如此有用的少主令牌,秦凤鸣自是早已滴血认主了一番。

    莽皇山不愧是特殊存在,宗门之内果然危险重重,禁制众多。一路飞來,秦凤鸣却是遇到了数次禁制。这些禁制越是靠近莽皇山的中心地带,遭遇禁制的次数越多。

    这些禁制,主要以困阵居多,虽然这些困阵并沒有多少攻击力存在,但以秦凤鸣对法阵的了解,要从中脱困而出,就是化婴修士,也非是容易之事。

    凭借手中的少主令牌,秦凤鸣却是未遇到任何阻拦,轻松以及的便从所困的法阵之中逃离了出來。

    足足飞行了近两个时辰,秦凤鸣才在一个极为高大的山峰之上停下了身形。

    在这座高大的山峰之上,有一座数十丈高的巍峨殿堂耸立。在此高大殿堂的殿门正上方,却是有一近两丈高的巨大匾额悬挂,上书三个大字:书麓殿。

    站在殿堂门前,秦凤鸣知道,自己來对了地方。

    看着面前高大殿堂,秦凤鸣不免略感诧异,如此重要的所在,莽皇山竟然未安排修士在此门前守卫。这却是让他大为不解。

    正当秦凤鸣打算走到近前一探究竟之时,却是见自那大殿之内,走出了一名四十多岁的中年汉子,身形一晃之下,就飞离了大殿。

    秦凤鸣定睛看去,心中不由一动,此名中年人,他却是认识,正是当初公布莽皇山大比成绩之时,在广场上见过的那名遑州莫家的修士。

    当那名中年修士见到秦凤鸣之时,却是面色一变,眼中厉芒一闪即逝,冷冷望了秦凤鸣一眼,丝毫言语也无的向着远处疾飞而去。

    看着对方远去的身影,秦凤鸣不由微微一笑,此名中年人,自在广场之上见到之时,就对自己充满了敌意。此却是让他大为不解。

    未有什么犹豫,秦凤鸣抬脚迈步,向着前方的大殿走去。

    正当秦凤鸣想举步迈上面前的石阶之时,突然,一层透明的罩壁却是毫无征兆的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随着罩壁的出现,一道声音也自大殿之内传出:“殿外是何人。因何到此地。”

    那声音虽然中气十足,但依旧显的略有苍老。

    秦凤鸣听到此问话,立即便驻足不动,双手抱拳之下,极为客气的回答道:“莽皇山五位大修士坐下弟子秦凤鸣,想进入书麓殿查阅一些典籍,还望道友通融一下才好。”

    见到此处禁制,虽然秦凤鸣确信,凭借手中令牌,此禁制定然也能操控。但既然殿堂之内有人护卫,如此做却是大为不妥。

    “啊,原來是少主驾到了,恕老朽眼拙,未认出是少主。请少主稍候。”

    随着大殿之内的声音再次响起,高大的殿门却是突然洞开,一道身穿灰衫的老者却是出现在了大殿门口。

    此老者年岁在五六十岁之间,中等身材,面色红润,让人见之,顿生亲切之感。

    随着老者的出现,秦凤鸣面前的禁制,也自陡然消失不见。

    秦凤鸣偷偷的扫视一眼,便发觉此名老者,竟是一位成丹顶峰修士无疑。

    让一名修为如此高深的修士守卫书麓殿,确实显示出莽皇山对于书麓殿的重视。

    “老朽陈炳璋,拜见少主。”不待秦凤鸣答言,那身穿灰衫的成丹老者却是首先抱拳拱手,语气极为客气的说道。对于秦凤鸣的身份,此名老者竟然未有丝毫怀疑。

    “不敢,后进秦凤鸣,给陈老见礼了。”能让一名成丹顶峰修士如此客气,秦凤鸣却是知晓,这全是因为自己拜在了莽皇山的五位太上长老门下的原因。

    如沒有了这层关系,自己在此名老者眼中,却是和其他筑基修士毫无二致。

    “呵呵呵,少主果然仪表不凡,如此年轻就有如此修为,此却是难得。请少主随老朽进入殿内吧。”

    秦凤鸣再次拱手之后,才跟在陈姓老者身后,进入到了书麓殿之内。

    只见一层的大殿之内,却是空荡荡,除了有一个蒲团摆放在大殿中央之处外,就仅有一个丈许大的法阵存在了。

    此法阵不大,显得极为小巧,在法阵之上,此时正闪现着道道五彩的能量波动。

    以秦凤鸣的见识,自是一眼就看出了此法阵是一传送阵。

    大殿之内存在一个传送阵,此让秦凤鸣大为不解起來。难道真正的典籍存放处并沒有在此大殿,而是需要传送才能到达不成。

    就在秦凤鸣心中思虑不解之时,却是听闻陈姓老者开口问道:

    “不知少主今日來此,可是需要寻找什么典籍玉简不成 。”

    听到陈姓老者此问,秦凤鸣连忙收回思念,抱拳拱手,极为恭敬的回答道:

    “回陈老,此次前來,确实是想寻找一些典籍,不知查阅典籍,需要什么手续办理。”

    看着面前青年如此恭敬客气,陈姓老者心中也是极为高兴。他也未曾想到,被五位太上长老看中的这名青年修士,竟然沒有丝毫不敬。此却是极为难得。

    “呵呵,要查阅我们莽皇山的典籍,一般需要各堂执事的推荐,但少主却是不需要此条要求。少主手中所持的令牌,却是无人能仿冒的來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