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七十章 冤家路窄

作者:虚眞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百炼飞升录最新章节!

    虽然秦凤鸣进入迷障区域之时,还能明白所处方位,但当他穿过迷障区域,进入到天焱山脉之内时,对于所处天焱山脉的位置,却已然沒有了依据。

    此时,秦凤鸣自己,也未明白所处的具体位置在何处。

    唯一对他有力的是,他此时方向感并未失去。依旧能分出东西南北。此却是不幸中的万幸。

    直到此时,秦凤鸣才心中完全明白,因何每次天焱山脉开启,进入其中的修士有数万甚是数十万之巨,但最终却是寻到那白雾区域的,却是寥寥无几。

    皆因在这天焱山脉中央之地,就是修士,也难以辩明方位。

    火山滚烫的岩浆四溢,就是修士刚刚经过,片刻之后,再回到此地之时,周围景物也定然已经改变。

    如此情形之下,要想将方位辩明,就是成丹修士,也是难以办到。

    秦凤鸣对此,并未有丝毫犹豫,在此区域之内,多想也是无益。他唯一要做的,就是向前飞行,以期能人品爆发,碰到那白雾区域。

    秦凤鸣如是想着,极力催动法诀,小心谨慎的向前飞去。

    “何人躲藏在那里,请现身一见。”

    就在秦凤鸣独自飞行之时,却是猛然感觉身后出现了一丝异样的灵力波动。且此波动,竟然有数处之多。心念电转之下,他立即转身身形,目视身后,沉声喝问道。

    “呵呵,未曾想到,你一名小小的筑基期修士,竟然能发觉我等的隐形之术。真是难得很呀。既然被你识破,自是会现身一见了。”

    随着一声苍老的声音响起,在秦凤鸣身后数十丈之处,却是分别闪现出了九名老者,此九名老者,此时正呈扇形将秦凤鸣包围在了其内。

    此一见之下,秦凤鸣心中就是大惊。因为此九名老者,其中却是有两人,正是当初在熔岩海之时,极力追踪自己的那两名雪域山修士。

    此时,那两名雪域山修士,正自面带一丝笑容,目光炯炯,紧紧注视着秦凤鸣。此二人手中,分别有一件法宝在其手心之中跳跃不断。

    看來,只要他有丝毫逃循之意,此两名雪域山修士便会将手中法宝祭出。

    再看其他几位修士,此时却是一脸轻松。面对一名筑基修士,这些成丹后期、顶峰老怪,自是不会对一名筑基修士有丝毫忌惮之意。

    “啊~~,原來是几位前辈,但不知几位前辈可是有何吩咐,”

    一见如此多成丹期老怪站在面前,秦凤鸣登时惊呼出声,恭敬非常的躬身施礼,然后谨慎非常的恭敬说道。

    “哼,你干的好事,当初在熔岩海之时,使用偷袭手段将肖子豪灭杀,却是让我兄弟二人为你背了黑锅。此次将你捉到,自是要将你交给君山肖家,以将此事辩明了。”

    不待刚才说话的那名老者开言,雪域山的那名黑脸唐星修士却是抢先开言道。其语气却是对秦凤鸣愤恨以极。

    “什么,灭杀肖子豪,肖子豪是谁,晚辈自从进入天焱山脉,还从未与其他前辈动过手,前辈所言,晚辈却是一点也未知晓。 前辈定然是认错了人。”

    听闻黑脸修士如此言说,秦凤鸣心中却是敞亮无比,但他却是一脸困惑的如是回答了一番。对于灭杀肖子豪一事,满口否认了过去。

    “小子,你竟敢信口雌黄,出口否认,真是气煞老夫了。”

    黑脸老祖面色登时大怒,身形一动,就想将手中法宝祭出,将秦凤鸣斩杀。

    但就在此时,其身旁的那名林姓老者却是突然传音道:“师弟莫急,此处有柳道友几位在,自是会有所行动,师弟切不可莽撞。”

    听闻林姓老者此言,唐星修士登时收回了迈出的脚步,双目怒视秦凤鸣,不再有丝毫言语。

    “呵呵呵,小道友真是伶牙俐齿呀,既然如此,老夫却是想请教以下,小友姓字名谁,在那处仙山修行呀,”

    见黑脸老者不再言语,最早说话之人才自呵呵一笑,为带有丝毫怒气的开言询问秦凤鸣道。

    此名老者年岁已然有了七八十岁年纪,须发皆白,身穿一身黑色长衫,远远望去,似乎其身上有一层淡淡的灰雾包裹。虽然他话语客气,但身上气息却是阴冷无比。

    “回禀前辈,晚辈魏道明,一直跟随师尊在泸州修行,此次天焱山脉开启,便跟随两位师兄进入到了此地。”

    秦凤鸣并未有丝毫迟疑,立即开口回答道。

    在这些修士现身之时,他便已然将九人认了出來。除去那两名雪域山修士之外,其余七位修士的衣服之上,均有元丰帝国一流魔道宗门嗜灵宗的的标志。

    面对魔道宗门,秦凤鸣自是沒有丝毫好感。

    但在此种境况之下,秦凤鸣也是深知,此次能否顺利逃离此地,他却是沒有了丝毫信心。

    在此区域之内,就是秦凤鸣有飞行秘术,也难以施展,空中的禁空禁制厉害以极,别说是他筑基修士,就是成丹顶峰修士,也难以施展什么急速飞行秘术在此区域之内飞行。

    但到了此时,秦凤鸣已然将生死置之了度外,就是身死,他也定然会将两名修士拉來垫背。

    “原來是來自泸州的小道友,真是幸会,不知小道友可有兴趣与我等几位一同行动,在路途之上,还可以对小友照应一二。“

    听闻秦凤鸣之言,黑衣老者却是丝毫异样也无,轻描淡写的出声说道。似乎在于一位故人子弟言说一般。

    “晚辈本领低微,不敢拖累几位前辈,还让晚辈独自已然慢慢前行的好。”

    “哼,如此不识好歹,柳师兄何必与其多言,将其擒住,自是有众多手段迫其说出真实言语。”

    不待黑衫老者开言,其旁边的一位阴郁老者却是突自开口说道。说完此言,身形一动,便向着秦凤鸣站立之处接近而來。

    “黄师兄莫要轻敌,此子可是身怀威力强大的符箓,一切要小心为上。”

    林姓老者见此,却是急忙开口说道,语气却是笃定非常,似乎对于秦凤鸣却是知道的十分清楚一般。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