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五十九章 各自准备

作者:虚眞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百炼飞升录最新章节!

    “对于欧阳兄所言,小弟却是感觉确信度极高,数十年前,小弟却是曾经见到过靖州裴家、冯家、武家联合拍卖一些贵重之物,其中不乏顶级功法,当时就让小弟大为不解。

    此时想來,应该是那三家为了凑足采买那处矿藏之用灵石,而大肆拍卖的无疑。不过,既然欧阳兄已然知晓了其内有蕴灵石存在,那因何不去到梵音寺或是那三家修仙家族购买。不知找到小弟,却又是为何呢。”

    还有一事,秦凤鸣未曾问出,那就是如果欧阳辰想暗中下手,那又因何不去找他那两名化婴师兄帮忙。

    欧阳辰听秦凤鸣问言,心中知晓其意思,微微一笑道:“秦兄不曾知晓吧,那蕴灵石,就是真正存有,那裴、冯、武三家也不会对外出卖一块的。说不定小弟前去,可能还被其三家直接灭杀灭口了呢。”

    “哦。这又是为何。小弟这就不明白了,难道给他们不是要用那蕴灵石兑换其他宝物、灵石吗。”秦凤鸣不由面露惊疑之色。

    “呵呵,以秦兄见识,自是知晓,那蕴灵石,不仅可以作为法阵的载体,并且还可以用做是炼制傀儡以极铠甲的绝佳材料。而梵音寺的方名大师,就是一炼制傀儡的宗师存在。其门下数名弟子,也是此中的大师级存在。

    在三界大战将起之时,如此珍惜材料,仅是梵音寺,还难以全数供应,那里有多余拿出來拍卖。故此我等欲要想得到那珍惜之物,就只能另想他法了。”

    欧阳辰盯着秦凤鸣,双目却是眨也不眨。似乎要自秦凤鸣表情之中看出其心中所想一般。

    要知道,欧阳辰如此言说,已然不啻说明,他大有暗中抢劫蕴灵石之意了。

    莽皇山所处地位极为特殊,虽然一向与天玄宗交往过密,但与梵音寺,却是也沒有什么大的冲突。

    如果面前青年有丝毫通风报信之举,欧阳辰却是大有与之立即撕破脸皮,将之灭杀在此之心。

    “啊,原來如此,虽然小弟对那蕴灵石向往已久,但以你我此时修为手段,去到那矿藏处,也难以有所作为,想來如此险要所在,定然有化婴修士驻守。欧阳兄因何未向师门求援呢。”

    看着欧阳辰,秦凤鸣面色丝毫未变,略一沉思,如是开口道。

    “向师门求援。哈哈哈,不瞒秦兄,虽然欧阳有两名化婴境界的师兄,但其二人一向对小弟视为眼中钉,肉中刺,如此之事,欧阳却是不敢向其二人言说分毫。欧阳此言,不知秦兄可明白吗。”

    对于此种师门争宠之事,秦凤鸣却是听闻过不少。

    欧阳辰的师尊乃是一位化婴中期修士,如果机缘达到,就是进入化婴后期,也是可能的。如此人物的身家,自是丰厚以极。

    欧阳辰的那两位师兄,那位不想得到其师尊的衣钵传承。故此对于此时极为受宠的欧阳辰,那二人自是咬牙切齿不已。欧阳辰此言,秦凤鸣却是完全相信。

    “欧阳兄,此事太过关系重大,那可是涉及到梵音寺,如无可靠把握,小弟可是不敢参与此事。但不知欧阳兄可有什么方案吗。”

    看着面前面露凝重的青年修士,欧阳辰也自放心下來。只要其不抵触此事,那就说明其也对那蕴灵石有想法。

    “呵呵,秦兄却是小心,不过此事确实重大,如果要图谋那蕴灵石,自是要好好谋划一番。”

    略一沉吟后,欧阳辰再次开口说道:“此事,也是欧阳三年前知晓之事,后來欧阳确是对那处矿藏扫听了一番,当初那处矿藏乃是兖州严家所有,所开采的材料,也仅是一些炼制法宝的普通之物,虽然产量不少,但却是并无珍惜之物出土。

    后來裴、冯、武三家接手之后,却是在那处矿藏二十数里外,又自开建了一处矿道,并派出了重兵把守。想必哪处所在,便是蕴灵石的所在无疑。如你我想要动手,也只能在那处矿藏之上打主意。”

    虽欧阳辰并未说出一具体方案,但其却是将情形解说的十分清楚。

    “欧阳兄,既然蕴灵石珍贵以极,想必那矿藏定然有化婴修士坐镇了,凭借你我手段,要想在化婴修士与数名同阶手下将那蕴灵石抢夺到手,却是无异与白日做梦。”

    “哈哈哈,秦兄此却是料错了,蕴灵石太过珍惜,梵音寺与那三家为了不引起其他大能修士的注意,却是未曾派化婴修士在现场看护,平日之时,却是只有十数位成丹修士分驻在当地。不过在距离那处矿藏数万里的一处坊市,却是有梵音寺的两位化婴修士存在。要想顺利将那宝物弄到手,我等如不能短时完成,便要面对那两名化婴修士的追杀了。”

    欧阳辰确实已然对那处矿藏做了极为充足的探查,其所说情形,却是显得极为详尽。

    “这么言说,欧阳兄是打算强攻那处矿藏了。”

    “非也,强攻,那是下下之策,凭借你我兄弟的阵法造诣,只要我等将那处矿藏在对方不备之时,布置下法阵,将之完全遮蔽起來,到时,自是由你我兄弟说了算。”

    听到欧阳辰此言,秦凤鸣不由面露不解之色。

    虽然秦凤鸣自持阵法一道已然精深,但要说此时身上有一法阵能将一处偌大矿藏都遮蔽的法阵,他却是还未曾存有。

    似乎看出了秦凤鸣心中顾虑,欧阳辰微微一笑道:

    “遮蔽那处矿藏的法阵,欧阳也沒有,不过,我手中,却是有一套阵法术咒,可以将方圆千丈之内遮蔽,如果你我兄弟各自驱动一座如此法阵,势必能将那处矿藏完全封闭在法阵之内,到时再出手搜寻那蕴灵石,想來应该不是什么难事了。”

    欧阳辰说着,手翻转下,一玉简便出现在了其手中,抬手便将之送到了秦凤鸣面前。

    接过玉简,秦凤鸣神识沉入,仅仅片刻之后,他便收起了玉简。

    “欧阳兄此套幻阵,却是正好合用,仅仅一块阵盘,也只有幻阵才可以布置数百丈之广,好,秦某却是同意了欧阳兄提议,共同去到那矿藏行走一圈。不过要想炼制完成此幻阵,却是还需要些时日,不知欧阳兄打算何时去到那处所在一行。”

    “呵呵,欧阳果然沒有看错秦兄,知道秦兄定然会同意此事。至于何时动手,嗯,这样,那处矿藏却是在距离秦兄莽皇山不远的益阳郡中,明年二月初始,欧阳在益阳城中恭候秦兄,到时再一同相商如何行动可好。”

    见秦凤鸣终于同意,欧阳辰登时面现欢喜神色。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