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一百六十六章 黑玉山

作者:虚眞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百炼飞升录最新章节!

    益阳郡,紧邻莽皇山所在的靖州,其面积不大,仅相当于靖州面积的三分之一大小。说是不大,但也仅是与元丰帝国其他州郡相比。

    如与秦凤鸣的祖国大梁国相比,那就是十数几个大梁国,也难以与之相比。

    益阳郡的郡城便是益阳城,此时新年初始,冬雪依旧点缀在大街小巷、房舍屋顶。新年的喜庆也还未过去,街上行人身穿新衣,面上均是喜庆之色。

    秦凤鸣站立街头,目视街上情形,心中却是不由一沉,童时记忆,却是出现在了其头脑之中。

    屈指算來,秦凤鸣自离开秦家庄,已然有了七八十年之久了。家中兄弟,想來此时已然早已不在人世,此时家中还有何人,他也难以知晓。

    伫立街头许久,秦凤鸣才收拾心情,向着益阳城内走去。

    益阳郡属于内陆州郡,虽然城墙高大,但却是并未有丝毫禁制存在,但就算如此,秦凤鸣也不敢在城中驾驭遁光飞行。

    因为在元丰帝国每一州郡的城池之内,均都有皇甫家族的强者驻守,在州城之中,就是化婴修士,也是大有可能。

    不得在凡人面前施展法术,此一条戒律,却是依旧存在。

    一连穿越了数道大街,秦凤鸣却是并未见到欧阳辰所留下的标记。

    修士留下标记,不管是任何图形,只要是短时,其上都会有一些灵力波动存在,在凡人眼中与普通图案毫无区别,但在修士眼中,却是一目了然。

    秦凤鸣在几处不起眼处用灵力刻画了一只凤凰,然后写下醉仙楼三字,之后便直奔益阳城中最大的一处酒楼而去。

    五日后,正当秦凤鸣在醉仙楼客房打坐休息之时,房门突然响起了轻轻的敲门之音。神识扫过,房门前站立的正是欧阳辰无疑。

    二人并未在城主久待,汇过店钱,二人便直接出离了益阳城。

    “呵呵,秦兄却是守时之人,提前数日便到了此地。”停身在一处人迹罕至的高山之巅。欧阳辰却是面带笑容的开口说道。

    “小弟正好回了趟宗门,将那百幻阵炼制完成后,便直接赴约而來。此时欧阳兄可以详细说说那出矿藏所在了吧。”

    “当然,但此事却是重要非常,我等所面对的可是一超级宗门,以保密起见,你我兄弟还是要谨慎一些为好,此是那处所在,秦兄你先看看,具体之事,你我还是一边飞行,一般传音的好。”

    对于欧阳辰此意,秦凤鸣仅是稍微一顿,便同意下來。

    他们此番所要面对的,可是元丰帝国中的一超级宗门,稍有不慎便可能被其追杀,真到了那时,就是莽皇山,也再也难以护卫秦凤鸣。谨慎一些,自是应该。

    拿过玉简,秦凤鸣仔细观看一番后,却又交还给了欧阳辰。

    虽秦凤鸣未到过益阳郡,但其怀中,却是有益阳郡的详细地图,欧阳辰玉简标注之处,却是在一处极为荒芜的群山之内。

    “既然秦兄已然知晓具体方位,你我兄弟先去到那处左近,然后在仔细商酌如何行事,路途之上,欧阳会详细将那处所在周遭情形告知秦兄的。”

    秦凤鸣知晓,虽然二人此时已然决定合作,但不到最后关头,欧阳辰自是不会将那矿藏具体情形言说的。

    二人协商已毕,自是遁光一起,向着那片群山方向飞去。

    “秦兄,前面之地,便是黑玉山脉,那处矿藏,就在黑玉山脉中部之地。路途之中欧阳所说,也仅是数年前情形,具体如何,当要你我二人再仔细打探一番才可。”

    手指前方一望无际的群山,欧阳辰开口说道。

    数丈远的秦凤鸣看向前方群山,眼中精光闪现,少顷后面容一正道:

    “欧阳兄,所为知己知彼,才可立于不败,不将那处矿藏虚实打探清楚,你我势必难以下手,不若你我先分开來各自打探一番,然后五日后,再在此地汇合,在详细相商如何行事可好,”

    “嗯,秦兄所言极是,欧阳也有此种想法,就如此办。”

    协商已毕,二人自是各自分头行动。

    看着远去的欧阳辰,秦凤鸣嘴边不由露出了一丝笑意,稍事思虑之后,其也身形一动,向着另外一个方向飞去。

    黑玉山脉,并不是什么险地所在,虽然山脉范围极为广大,但里面却是并未有什么珍惜灵草或是妖兽存在。往常修士也是极少经过。因为此地灵气并不稠密,无论是作为修炼还是种植灵草,都极不适合。

    在秦凤鸣敛气隐形之下,却是极为容易便发现了一处矿藏。

    神识扫视下,秦凤鸣却仅发现十数名筑基修士,并未有一位成丹修士存在。

    对于此种矿藏,秦凤鸣却是知晓,在孔洞周围,却是一般都布置有厉害法阵,虽然仅有十数名筑基修士,但就是有数名成丹修士前來,也定然难以短时破除那防护禁制的。

    秦凤鸣停身七八十里之外,却是并未贸然前去,而是寻了一处极为隐蔽所在,就此打坐休息了起來。

    以刚才神识探测结果,秦凤鸣自是知晓前方那处矿洞非是出场蕴灵石的所在,他留在此处,却是另有深意。

    两日后,一道人影自那处矿藏处飞遁而出,向着东南方向急速飞去。

    见到此,秦凤鸣也陡然睁开了双目,精光闪烁下,身形陡然一晃,便化作一道若有若无的遁光激射向了那道人影方向。

    数十里之远,在秦凤鸣急速遁光下,却是仅仅花费了盏茶时间不到,便接近到了那自矿洞出來的修士附近。

    人影再闪,便稳稳的出现在了那人影身后,在那名修士刚略有察觉之时,秦凤鸣抬手一道灵力激出,那名修士只感觉头脑一晕,便失去了知觉。

    “这位道友,在下有一些问題,需要向道友请教,还请道友能不吝赐教才好。”当那筑基修士再次清醒后,首先一句话音却是传入了其耳内。同时,一副微黑的中年面容出现在了眼前。

    “啊,前辈,晚辈是梵音寺的俗家弟子,有何吩咐,晚辈定会如实回答。”

    这筑基修士也是机灵之人,一见此种情形,心中惊惧同时,却是先将自身的出身说了出來。此举却是大有拉大旗做虎皮之意。

    “呵呵,只要道友能够实言相告,段某自是不会伤害道友分毫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