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二十五章 好友蒙难

作者:虚眞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百炼飞升录最新章节!

    与蓝雪儿分手后,秦凤鸣并未向大梁国方向飞去,而是身形一转,便向着王姓修士记忆中的一处坊市激射而去。

    虽然此时秦凤鸣,自王姓修士记忆中已然了解了一些德庆帝国边界之地的情形,但却极不详尽,故此之下,他还是打算先打探一番为好。

    坊市,自是修士聚集之地,消息更是极为通畅。

    站立在坊市入口,秦凤鸣面色略有吃惊之意。原來印象之中沒有多少家店铺存在的景象,此时已然景象大变。

    此处坊市,殿堂林立,粗略扫视之下,便已然有不下六七十家之多。且许多店铺修建的极为气派。进出坊市的修士,更是络绎不绝。且其中以前极不常见的成丹修士,此时已然占了多数。

    秦凤鸣并未进入坊市店铺,而是直接进入到了一座极为高大醒目的酒楼之内。随手点了几个菜肴,便自端坐在大厅之中自斟自饮起來。

    以他此时压制在筑基顶峰的修为,自是不会引起其他之人的注意。

    此刻,虽然还未到饭点之时,但修士大多已然可以辟谷,故此饭点与否,却是并受影响。此时大厅之中,已然坐了十几名修士正自大快朵颐,高谈阔论。

    “王道长,听闻十几日之前,在万蛇谷之中,确实出现了一条六级的九头蛇,但不知最终却是被那个宗门所擒获了呢。”说话的,是一名散发头陀。

    “哼,古兄就不要惦记了,那种灵物,哪是我等修士可以染指的。至于那个宗门得到,对于你我,却是一点好处也无。”与头陀对面而坐的一名头戴道冠的白须老者却是面露阴沉之色,语气略有僵硬的开口说道。

    “呵呵,古兄不知,你所言却说到了王道长痛楚,本來其与几位好友已然将那条九头蛇逼至到了一处寒潭,但不想关键之时,被几名魔道修士所偷袭,当场便有两位同道陨落,王道长凭借强悍身手才逃过一劫。”

    同桌的一名红脸成丹中期修士呵呵一笑,实时插口道。似乎对于当时情形极为清楚一般。

    “啊,还有此事,凭借金阳教的威名,竟然还有人敢偷袭王道长,那岂不是寿星老上吊,找死吗。”

    古姓修士听闻,面色不由一怔,立即疑惑问道。

    “哼,古兄那里知晓,那十数名魔道修士,却也是大有來历之人,其中竟然有三名,乃是邪阴山之人。如不是我等数名修士拼力抵抗,就是全部陨落在那些修士手中,也是大有可能。

    哎,此事让王某心中有愧之极,如不是沈飞兄妹拼死将那三名邪阴山之人拦截,我等数人要想安然离去,却也绝非易事。过去了数日之久,也沒有沈氏兄妹的消息,此让王某心中难安以极。”王姓道装老者说着,面色不由大显落寞。

    “王兄是说來自大梁国的沈飞兄妹吗。凭他们二人之能,竟然能将三名邪阴山的成丹修士拦截。这怎么可能。要知道,他们二人也仅是一名成丹初期,一名筑基顶峰修为而已。”古姓修士似乎也认识沈飞兄妹,故此不解开口道。

    “沈道友虽然仅是成丹初期,但其手段,却是非你我可以揣测,虽然沈兄妹手段非凡,但在那三名邪阴山修士围攻之下,能否逃的性命,贫道心中也是不知了,过去了数日之久,沈兄也未现身,看來定然凶多吉少了。哼,如果以后那三名邪阴山修士落单,贫道定然为贤兄妹报仇不可。”

    王姓道装老者说着,面色已然坚韧以极。

    听到此处的秦凤鸣,目光之中不由精光闪现。

    邪阴山与金阳教,秦凤鸣自是知晓,此两宗门乃是德庆帝国修仙界中的两大一流宗门,虽然两宗门之内沒有聚合修士存在,但化婴后期大修士,却有数位坐镇。

    故此这两宗门实力,并不下与元丰帝国中的那魔道联盟或是正道联盟中的任何一宗门。

    对于这两宗门,秦凤鸣当是不会感兴趣什么,但对于数名修士口中所说的沈氏兄妹二人,他不由心中大动不已。

    大梁国沈飞兄妹,难道是当初在上古战场中所认识的那两位兄妹不成。

    想到此处,秦凤鸣稍事思虑,便自起身,走到那五名同桌修士近前,抱拳拱手道:“几位道友请了,秦某这厢有礼了。”

    正自闲谈的数人听此,自是纷纷转身,看向秦凤鸣,见其仅有二十多岁年纪,但却已然是成丹初期境界,且一脸正气,几人也是不由一震。其中的那红脸修士呵呵一笑道:

    “这位道友,不知可有何事详询吗。”

    “秦某刚才听闻几位道友言说,几位认识两位姓沈的兄妹,但不知那位沈氏小妹,可是名为沈芸。”秦凤鸣也不多言,直接开口道。

    “啊,道友是问沈飞兄妹。沈兄名为沈飞,至于其小妹,古某却是未曾知晓其名字。不知王道长、李兄几位可曾知晓。”古姓修士面露沉思之状道。

    “啊,贫道记起了,当初相处之时,贫道却是听闻过有沈兄称呼其小妹为芸儿,想來沈小妹可能名为沈芸吧。难道秦道友与沈氏兄妹相识吗。”

    王姓道装老者思虑片刻,却是陡然开口说道。说完之时,面上已然露出疑惑的看向秦凤鸣。

    “嗯,如真是沈道友兄妹,秦某自是识得,但不知王道友与沈兄分离之时,他们所在何处。”听到对方确认,秦凤鸣不由面色一凝,沉声开口道。

    见到面前青年修士面现急切神情,在座几人心中也是一动:难道面前青年想独自一人前去寻找沈氏兄妹不成。

    要知道,修士亲情淡漠,就算是兄弟,如果知晓其兄长身陷险地,也难以就敢说只身前去营救。但观面前青年修士表情,却大有独自动身前往之意。

    “难道秦道友打算前去接应沈道友兄妹吗。虽然贫道与师兄二人关系匪浅,但贫道要告知秦道友,那万蛇谷之内,此时修士众多,并且成丹后期顶峰修士也是层出不穷,就是贫道,此时也难以再进入其中。”

    听到王姓老者此言,秦凤鸣并未有何异样神色显现,微微一笑道:“多谢道友提醒,秦某与沈氏兄妹乃是义结金兰之人,听闻两位蒙难,不前去相救,心中委实难安。道友只管告知具体方位就好。”

    看着面前青年修士坚定的目光,王姓道装老者不由大为动容,略一沉吟,却是陡然起身道:

    “既然秦道友能如此言说,那贫道就冒险陪道友一同前去,沒有沈道友兄妹当时拼死抵挡,贫道此时定然已然陨落在万蛇谷之中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