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三十八章 认祖

作者:虚眞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百炼飞升录最新章节!

    看着面前的青壮年村民,秦凤鸣面色不由为之一笑。虽然自面前几人口中,已然确认面前就是秦家庄,但他还是开口问道:

    “几位大哥,此地可是秦家庄。不知秦洪家的后人,可还居住此村中。”

    “呔,外來之人休要口无遮拦,秦洪乃是我们太祖爷爷,我们都是其后辈子孙,不待在秦家庄,那还能去哪里。”

    听闻秦凤鸣直呼秦洪之名,几名壮汉立即面露凶光,瞪视秦凤鸣说道。

    “恕我不敬,我想问,他老人家的直系子孙,可还有居住在此的吗。”

    见到秦凤鸣气度不凡,几名青壮年却也沒有造次,瞪视片刻后,其中一人开口道:

    “我们曾祖老人家此时便居住在秦府中,难道你是來见曾祖老人家的。”

    看面前几名青壮年,年岁都在二十岁左右,由此判断,其曾祖,定然也已经有八十多岁年纪了。如此年纪之人,秦凤鸣陡然想到了一人。

    当初秦凤鸣灭杀张家父子之后,曾回到过一次秦家庄,虽然未曾面见父母,但却隔着门窗张望过一番,当时家中有一名年约一两岁的幼童待在父母身边。难道众人所说的曾祖,就是那名幼童不成。

    秦凤鸣心中思虑着,口中却是说道:“几位所言不错,在下祖上与秦家先人有所交情,此次前來,便是为了寻觅秦家后人而來,还望几位大哥指点一二。”

    听闻此言,众人对望之下,立即有人飞奔去通知秦家之人了,剩余几人却面带警惕之色的带领着秦凤鸣慢慢向着村中走去。

    穿过三条街道,拐弯后又走了足足有数十丈之远,众人才在一座极为气派的高大院落门前停下身形。

    “此处便是我等曾祖居住之地,是否是你要寻找之人,一会儿便知。”

    看着面前明亮朱漆的大门,青色方砖垒砌的高大院墙,玉石搭建的门前台阶,秦凤鸣都有些难以相信,此地便是自己后辈子孙的居住之地。

    随着大门的敞开,自里面走出了四人,当先之人,是一名面色微红的五十多岁的老者,身后跟着两名身穿整洁服饰的家丁,那名疾走而去的壮硕青年却也跟在了三人身后。

    “请问小哥自哪里而來,可是來此地寻找我家祖爷的吗。”

    那红脸老者來到秦凤鸣面前,看着秦凤鸣容貌,身形不由为之一震,抱拳拱手,极为客气的问道。其双目之中,却是闪现出了疑惑之色。

    看着此名红脸老者,秦凤鸣自他面容之中,已然看出了两分当初二哥的影子。

    “不知令祖爷与故去的秦山如何称呼。”

    “恕个罪说,秦山乃是在下的曾祖父。”

    “嗯,那就是了,我想见见你的此位祖爷。不知可否带路一见。”

    秦山乃是秦凤鸣二哥,既然众人所说的那位曾祖是秦山之子,那此处庄宅,确然就是自己嫡系后辈的居住之地无疑了。

    “当然可以,秦某就带这位小哥前去面见家祖。小哥请。”

    虽然此名红脸老者略有疑惑,但却是并未有丝毫迟疑,极为恭敬的便答应带秦凤鸣前去面前秦家老祖。如此以來,到让在场众人不由为之一怔。

    跟随在红脸老者身后,秦凤鸣手拉着司马浩的小手,并未有丝毫迟疑,便进入到了高大院门之内。

    看着一路之上的偌大庄宅,秦凤鸣心中也是不由大为感慨。

    秦凤鸣当初年幼之时,记忆最多的,便是父母因为一个铜板斤斤计较。当时无论如何也不能想到,自己的子孙会过上丰衣足食,使奴唤婢的富足生活。

    一连穿过三道院落,众人才停身在了一间宽敞的屋门前。

    “此处便是家祖的居住所在,请随我进入其内吧。”

    红脸老者示意其他人留在外面,却是亲挑帘笼,将秦凤鸣让到了房间之内。

    此间房间,却是一处佛堂,高大佛龛端坐在房间里面的巨大方桌之上,黄色幔帐吊挂四周,一长条桌案摆放在佛龛之前,上面瓜果摆放,香炉之内檀香缭绕,让此房间显得肃穆神圣。

    在佛龛的一侧,却是还有另外一长桌,在长桌之后,却是摆放着数个灵牌,在灵牌之上,有四幅刺绣绣成的画卷悬挂。

    下方一排靠右的画卷之上,赫然是一名年岁仅有十五六岁的幼童。

    “爷爷,此位小哥,乃是专程來拜访我秦家的。”站立在旁边,等盘膝坐于供桌之前的一名白发白须的老者将口中经文颂完,红脸老者才躬身开口道。

    此老者虽然须发已然皆白,但抬头之下,双目之中,却是依旧矍铄非常。

    “你便是我二哥秦山之子,秦猛吗。”秦凤鸣站立到这名白发老者身前,目视老者,面色极为平静的开口说道。

    看着面前站立的青年,白发老者双目陡然圆睁,双手触地,在身旁红脸老者的搀扶之下,却是站起了身形。

    “我是秦猛,家父便是秦山,你…你……难道你…你是……”

    “呵呵,未曾想到,如此多年过去,竟然还有一位当年见过的后辈活在世上。不错,我便是你的三叔秦凤鸣。”

    秦凤鸣口中说着,右手已然探出,一股清凉内力已然渡到了面前老者体内。

    此名老者已然有**十岁年纪,如此年高之人,骤闻如此天大之事,如有何不测,秦凤鸣心中也是难安。故此之下,秦凤鸣伸手先自将其心神护住了。

    “三叔,你真的是三叔,呜呜~~~”白发老者竟然并未有多少怀疑,也未有丝毫犹豫,稍怔之下,却是陡然跪倒在了秦凤鸣面前。红脸老者随之祖父也自跪倒下了身躯。

    “秦猛,你也年岁不小了,还是起來说话吧。”看着面前两名老者跪伏在地,秦凤鸣有些不习惯,伸手之下,一股柔和之力便将二人搀扶了起來。

    感受着那股极为舒适的感觉,两名老者重新站稳身形之时,心境竟然也平和了下來。

    “三叔,当年爷爷辞世之时,却是一直念着三叔名字,言说三叔乃是大福之人,绝对不会早亡。后來家父病重期间,更是谆谆告诫我等后辈,一定要等三叔归家,未想到…未想到侄儿即将辞世之前,才见到三叔亲面。”

    过去了如此之久,秦凤鸣容貌,已然与十余岁离家之时有所改变,但秦家当初刺绣秦凤鸣容貌之时,也仅是依据印象,请著名画师足足研画了一年之久,才对比着秦祥与秦山二人容貌,拼凑了一副。

    此幅画像,虽然与秦凤鸣少小之时不尽相同,但却是与此时的秦凤鸣有几分相像,故此之下,秦猛与其孙子红脸老者一见秦凤鸣颜面,便都认定了其身份。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