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三十九章 安置

作者:虚眞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百炼飞升录最新章节!

    看着面前热泪滚动的白须老者二人,秦凤鸣心中也是酸楚略涌,极力压制之下,才未让眼中珠泪涌出。

    亲情,虽然在大多数修仙者看來已然淡漠,但秦凤鸣自小便受落霞谷张堂主视若亲子般教诲,忠孝之心已然永固。

    但事与愿违,就在秦凤鸣修炼有成之时,却被落霞宗派往了上古战场,此一去,便是六七十年之久。就是秦凤鸣有心返回故里看看,也已然不能。

    以秦凤鸣修为,且对修仙界的了解,他心中当然清楚,凡世间的亲情故旧,已然与他沒有任何交集了,心中再要记挂,定然对其修行不利,但秦凤鸣性情所致,却依旧不能割舍。

    将二人搀起,秦凤鸣走到摆放灵牌的供桌近前,伸手拿起一炷香点燃。面对供桌之上的令牌,其眼中那久违的泪珠,却终于滴落了下來。

    跪在牌位面前许久,秦凤鸣并未开口说什么,就那样一直跪伏。其心中,却是已然回到了九十年前……

    秦猛与其孙二人站立在秦凤鸣身后,却也一直未出言打扰。司马浩却是乖巧以极,站在秦凤鸣身边,眨动着一对大眼,未曾移动分毫。

    足足过去了半个时辰之久,秦凤鸣才站起身形,回身看向身后祖孙二人,此时面容已然恢复了平常之态。

    “秦猛,此时我秦家,嫡系族人有多少人,都居住在那里,”

    “回禀三叔,大伯离世之前,已然有府第建在祁嘉城,大伯家的两位兄弟,也已然与数年前相继离世,不过却是还有三位孙子在世,此时便有一位居住在此处。其他二人在其他地方任职,只有每年祭祖之时,才回到此地。

    元儿的父亲已然前年去世,此时我秦家,便是由元儿持家。还有十几位后辈,却是跟随各自父母居住。”

    听着面前白须老者叙说,秦凤鸣不由面露难色,要想将所有秦家后辈护卫,却是艰难无比。他自是不可能去到每一家都设置一座法阵。

    略一沉吟,心中已然有所定计。

    “秦猛,你即刻修书,派专人送往我各处嫡系族人处,让其立即携带嫡系子弟來此,言说我秦家将举行浩大祭祖仪式,无论何人,身居何职,只要不在三个月内返回,将逐出秦家祖籍。但我到來之事,却不能透露分毫。”

    看着面前青年郑重的面容,白须老者并未有丝毫迟疑,立即躬身答应。

    秦凤鸣吩咐完二人,又自叮嘱道:“我返回家中之事,现在不能透露分毫,就是秦家庄族人也不能有丝毫泄露。在此三个月内,我便居住在此佛堂,如无其他之事,不要來此打扰,此名小童,乃是我故人之后,你们找两名贴心之人服侍就好。”

    秦猛吩咐孙子秦元安排人手送信,他却是留了下來,嘴唇嗫嚅数下,好像有何话语未敢说出。

    见此,秦凤鸣微微一笑,道:“秦猛,你有何言语,直说无妨。”

    “三叔,侄儿想问,三叔可是修仙之人,”

    “你知道修仙者,”

    骤闻秦猛之言,秦凤鸣也不由为之一怔,世人虽然早有神仙传说存在,但世人却是均都知晓,这只是传说,美好愿望而已。对于修仙者,也仅是一些极为特殊的人才能知晓,未想到,生于山村的秦猛却是听闻过。

    “三叔,大伯在世之时,其最后时日,却是待在秦家,侄儿时常见到大伯在月圆之时独对圆月,一坐便是一两个时辰。侄儿不解,曾经向大伯请教。大伯那时就提到了修仙者,并且言说,三叔可能就是其中之人。”

    白须老者目光殷切,看着秦凤鸣,并未有丝毫迟疑的开口说道。

    听着面前老者言语,秦凤鸣也不由想起当初祁嘉城,大哥秦祥送自己离去的情景,未想到,那次分离,竟然成了诀别。

    “大哥秦祥最后官职做到了那一等级,”

    “大伯后來官升到了祁嘉城节度使,统管军政大权。”

    听到秦祥官做到了如此高位,秦凤鸣也不由一惊,统管一城的军政,那可是相当于统管着数百万人口。其官居如此之高,就是遇到过修仙之人,却也大有可能。

    “嗯,大哥所言,却是极为正确,我便是修仙之人。”

    对于秦猛,秦凤鸣自是不会隐瞒,秦猛虽然出身山村,但其出生之时,秦家已然开始兴盛,虽然未曾见过什么世面,但诗书典籍,定然看过不少,故此一些见识还是有的。自也不会到处乱说。

    “我秦家能出三叔一位仙人,真是世代修來的天大福缘,侄儿定然为三叔塑金身,世代供奉。”

    再次跪伏在秦凤鸣面前,秦猛满脸激动的开口说道。

    “秦猛,此事还是不要声张,我此次返回秦家,却是因为有一场灾祸将要降临,虽然未必会对你等生活有什么影响,但世事难料,故此我才自千万里之远返回此地。

    我是修仙之人不假,但却不能长期待在秦家护卫,故此此事也仅限于秦家主事之人知晓,就是其他嫡系之人,也休要提及,以免为秦家招惹祸端。”

    听到秦凤鸣如此郑重的言说,虽然秦猛不知其深意,但却还是重重的点了点头:“侄儿记下了,此事一定不告诉其他之人知晓。”

    秦凤鸣在佛堂一待,便是两个月之久,在此两个月之内,其却是将整个佛堂都用禁制罩护了起來。

    然后秦凤鸣一边研读师尊赐予的那卷轰雷符咒,以其能够早点将之研究透彻。

    同时,秦凤鸣更是祭出两只傀儡,神念催动,让两傀儡在佛堂之内开始了土木工程作业。

    短短两个月时日,一个丈许大的同道便出现在了佛堂巨大佛龛之下,此同道斜着向秦家庄身后的大山之下钻去。

    在进入到大山之内两里之时,一个占地足有六七十丈的巨大山洞呈现而出,在山洞的四壁之上,还有秘密麻麻的小洞室存在,一条地下河自山洞的一侧流出,穿越数十丈后,又自隐沒在山洞的另一侧石壁之下。

    数百块发光石镶嵌在十数丈高的山洞洞顶,将下方照耀的明亮非常。

    如此浩大的工程,是秦凤鸣亲自动手,将容清以极数只灵兽统统放出,一起才最终完成的。

    此一地下秘密洞穴,将是秦家族人以后躲避灾祸的避难所在,也是秦凤鸣此次返回秦家,所必须要做的一件事情。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