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五十九章 再遇

作者:虚眞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百炼飞升录最新章节!

    秦凤鸣也未能想到,此次在那处黑色石台之内,他竟然得到了三千万块灵石,如此大数量,就是秦凤鸣,也不由呆震在了当场。

    以其法阵造诣,如此多灵石,如未能破除那处禁制,就是再支持那法阵数十万年,也绝对毫无困难可言。

    看來当初布阵之人,就已然料到,要想用阴阳困魔困杀阴罗圣主分魂,却非是短时可能成功之事。

    此次将阴罗圣主分魂放出,其实也非是出自秦凤鸣所愿。但事到临头,他也不得不与其联合,否则就真应了那女修之言,他将被困杀在那巨大山洞之中。

    将那艳丽女修放出,修仙界中势必会有一番血雨腥风,但对此,秦凤鸣却也并未有多少记挂在心。再过二十多年,便是三界大战之时,而此时整个庆元大陆修仙界,却是已然严阵以待。

    在此时,那阴罗圣主分魂就算再想如何,却也不会不有所顾忌。

    此时的秦凤鸣,却是向着大梁国边界方向飞去。

    此次返回大梁国,第一件既定目的已然完成,而剩下的一件,便是去到昊域国百巧门,看望公孙静瑶一番。

    虽然秦凤鸣与公孙静瑶仅见过两面,且二人之间并未有任何承诺,但秦凤鸣心中却对公孙静瑶有一种异样之意存留,此种意境,乃是秦凤鸣第一次对一名女子心存感念。公孙静瑶的俏丽身影,更是在其头脑中挥之不去。

    并且当初在上古战场之时,秦凤鸣更是自百巧门的司徒念口中知悉,公孙静瑶对于自己也是念念不忘。

    听闻之后,却让秦凤鸣对公孙静瑶心中思念更甚。

    昊域国,紧邻大梁国,以秦凤鸣遁速,自是不会花费多长时间。

    两日之后,一片一望无际的山脉出现在了秦凤鸣面前,看着面前薄雾笼罩的广大山脉,秦凤鸣眼中精芒一闪,便自停身在了一处高大山峰之上。

    虽然大梁国与昊域国是同盟关系,但此时的修仙界却极不太平。当初自安东国返回大梁国之时,在边界处,秦凤鸣就曾经遇到过两次劫杀。

    凭借白疾舟的急速,秦凤鸣并未停身。那两波修士追寻了一段便自撤回了。但这次却是不同上次。

    上次返回大梁国,秦凤鸣对于路经却是熟知,虽然未曾到过边界之地,但玉简地图却在手中,只要他向着修士密集之地直飞,追击之人便会放弃无疑。

    凭秦凤鸣手段,自也不怕修士拦截,但此时他可不想招惹什么事端。如果招惹到一名大能修士,就是秦凤鸣也定然会头疼不已。他可并未狂妄到能直接灭杀化婴中期修士的地步。

    随手将六阳阵布置在身周,秦凤鸣盘膝坐于一块巨大岩石之上,打算先自休息一番,然后在一鼓作气穿过面前薄雾笼罩的群山之地。

    但就在秦凤鸣刚刚打算闭目恢复精力之时,其惯例放出神识,向身周扫视,却陡然见到两道急速的遁光自远处深山向其停身之地激射而來。速度之快,仅仅一两个呼吸,便接近了十数里之远。

    陡然见到此景,秦凤鸣面色也是不由为之一惊。

    以那两道遁光的飞速以极显露的巨大能量波动判断,那二人,却定然是两名化婴修士无疑。且极有可能是两名化婴中期以上修士。

    看人飞遁模样,自是一眼就看出,那两名化婴修士,非是同路之人,而是相互间追逐无疑。两名化婴修士在群山中相互追逐,这显得太过不寻常。

    化婴修士,尤其是相同境界的修士,一般极少出手争斗。因为化婴修士的争斗威力太过巨大,并且化婴修士,身上均有一些厉害的保命秘术,不敌之下,逃走还是能够做到。

    并且化婴修士就算肉身损毁,其元婴还可逃离,以后寻到一合适肉身,重新夺舍,依然可以存活。

    此种得罪一名大敌的不智之举,一般化婴修士不会选取。

    但也有例外,如果二人本就是有深仇,自是一遇便会大打出手。另外一种情形,那就是因为一件极为珍贵的宝物。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这在修仙界,却是体现的更加淋漓尽致。

    几个呼吸功夫,二人便已然飞临到了秦凤鸣所在之处十数里之地。

    随着后面一人的一道攻击展现,当先之人却不得不同样祭出一道秘术之下,停下了身形。

    前面之人竟然是一名年逾花甲的老妪,虽然此时年岁以高,面上皱纹展现,但却也能看出,她年轻之时,却也是一名身姿艳丽之人无疑。

    身后急追不舍的的修士是一名男修,其整个身形包裹着一层黑雾,容颜更是隐藏在一面黑纱之内,只留有一头白发飘散肩头。

    这二人,此时谁也未隐藏修为,竟然都已然到了化婴中期顶峰之境。

    “这位道友,难道你欲想与老身拼死一战吗,”停下身形的老妪目露阴厉之色,怒视面前面罩纱巾修士,语气冰寒的沉声道。

    “呵呵,老夫并未有与姚仙子争斗之意,只要仙子将怀中之物交出,老夫自是会收手,不再难为姚仙子分毫,不知仙子以为如何,”

    男修并未有丝毫不悦,微微一笑,却是如是说道。

    “哼,你竟然知晓老身姓姚,那就说明你定然识得老身无疑,道友可有胆量将面上纱巾去除,让老身看看道友是何人吗,”

    老妪目光阴冷,看视面前修士,心中却也急速闪动,但其印象之中,却是并未有面前修士的丝毫影子存在。

    “呵呵,老夫乃是行将就木之人,容颜就不让仙子看了吧。只要仙子交出老夫所要之物,老夫立即便撤走如何,”

    见到对方到了此时依旧不展露容颜,老妪冷哼一道:“看來道友定然是老身认识之人了。在老身相识人之中,却是并未有道友如此人物存在,想必道友定然是老身年轻之时的旧识了。”

    这名老妪却是心思缜密,仅仅数言,便已然猜到了几分,这让面罩纱巾的男修,却也大为佩服不已。

    这二人并未刻意隐藏,所说言语,均是以常态说出,故此十数里之外的秦凤鸣,凭借强大的神识,却是一句不落的听在了耳中。

    骤闻那男修之言,秦凤鸣便心中一震,这声音,秦凤鸣却是识得,正是当初在碧清观之时,那名阴刹门长老杨开山的声音无疑。

    “杨开山出现此地,难道其对面站立的老妪,便是百花谷运送那批珍惜材料之人吗,”此想法一经出现在秦凤鸣头脑,便让其心神巨震不已。

    珍惜材料,正是秦凤鸣此时最为紧缺之物。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