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七十二章 吩派

作者:虚眞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百炼飞升录最新章节!

    略一沉吟,秦凤鸣面上微微一笑,刚才的郑重之色随之消失不见。

    “冰儿,此地乃是昊域国白巧门,此时我们就身在百巧门之内,我记忆之中的那名名为公孙静瑶的女修,便身在此宗门之内。此时那女修遇到了一些麻烦……”

    虽然公孙静瑶之事如果是其他成丹修士看來,会感到极为棘手,但在已然见过无数风浪的秦凤鸣眼中,却是并未如何放在心上。

    故此此时,秦凤鸣已然放松了下來。

    对于公孙静瑶,冰儿当初与秦凤鸣魂魄融合之时,已然知晓了她存在秦凤鸣记忆之中。故此秦凤鸣不用再详加解释什么。

    “啊,哥哥是说,那名让哥哥记忆深刻的姐姐此时正被她宗门逼迫,欲要召开斗法招亲大会吗,竟然会出现此种之事。其实这也沒什么困难的,难道凭借哥哥此时手段,还不能直接将那位姐姐救出吗,”

    始闻秦凤鸣之言,冰儿却是小脸一绷,沉声说道。

    对于百巧门,冰儿已然知晓其宗门之内仅有两名化婴修士存在。虽然其中有一名是化婴中期境界。

    但对哥哥此时手段,如真想救那位姐姐逃出牢笼,自是不会有多少难度的。

    “呵呵,冰儿想得太过简单了,如果秦某手段尽出,救出公孙仙子当不是什么难事,但此中却是有一隐情,那就是斗法招亲之事,公孙仙子必须要做的,因为此中还涉及到百巧门的存亡。公孙仙子自是不能放手不理。故此之下,此事需要好好斟酌一番才可。”

    具体情形,秦凤鸣却也不用太过详细的对冰儿言说。

    “嗯,既然如此,不知哥哥将冰儿唤出,是想让冰儿办些何事呢,”冰儿自是灵透之极,知道其中可能还有什么隐情,但这已然无关紧要。

    “冰儿,这是公孙仙子的洞府所在之处,此时那里有一禁制存在,应该是对公孙仙子拘禁之用。哥哥想让冰儿施展神通,先去告知公孙仙子一声,就说我已然到了百巧门,比斗招亲之事,不用公孙仙子再放在心上就好。”

    秦凤鸣当不用跟冰儿客气什么,直接拿出刚才司徒念标注好的玉简,递到了冰儿面前,同时如是说道。

    “嘻嘻,这有何难,冰儿这就去拜会那位让哥哥心中一直惦记不忘的小仙子,看看她到底哪里吸引哥哥如此多年过去也未忘记。”

    收起玉简,冰儿身形一晃,便自消失不见了踪迹,接着一道波动一起,一道阴魂便消失在了大殿之内。

    当初在神药宗故址之时,冰儿能够以太岁幼魂之体,自神药宗重重禁制之中逃离出來,此时在区区一个不入流的百巧门之内,秦凤鸣自是不用担心冰儿安危分毫。

    见冰儿消失不见,秦凤鸣面色却是略一沉吟,眼中神色闪烁不止,片刻后,敛气隐形之下,也自出离了此处高大殿堂。

    刚才在司徒念告知公孙静瑶洞府之时,秦凤鸣就已然捎带着将百巧门的那位石德太上长老的洞府所在也一并询问了一番。

    此时的秦凤鸣,便是想只身前去探查一番。如有机会,他却也不介意出手将那化婴修士擒拿。

    如此行事非是秦凤鸣小瞧那名化婴修士,而是经过数次与化婴中期修士交手后,秦凤鸣对于此时自己手段,已然清楚非常。

    虽然此时凭借自身手段与一名化婴初期修士正面斗法,不可能讨得多少便宜,但如趁对方不备之下,施展强力手段偷袭,却大有威胁那修士之虞。

    玄微上清诀中的敛气秘术却也玄奥以极,此时秦凤鸣施展,只要不触碰到禁制,自是不用担心被其他百巧门弟子发觉。

    “焦师弟问起,王某便解说一番,师尊这次宴请的,是羌州米家的少家主。听闻此名少家主年纪仅有二百七十余岁,便已然修炼到了成丹顶峰境界。如此人物,却是大有冲击化婴瓶颈的机会。”

    就在秦凤鸣敛气隐形慢慢搜寻那石德洞府之时,其身侧的一处山峰之上,却陡然传出了一声极为轻微的话音。

    凭借秦凤鸣的强大神识,虽然那声音极为弱小,但还是被他听到了耳内。

    一惊之下,秦凤鸣身形一转,便向着那声音传出之处飞去。

    “嗯,王师兄所言却是极是,羌州米家,虽然比起德庆帝国中的那些超大家族有所不如,但家族之中,却是也有数名化婴修士坐镇。而米少主更是后辈中的佼佼者。

    此次做陪的几人,也均是大有來历之人,听说羌州的雁鹰门的一位长老也亲自前來了。

    如果此次我百巧门能够与米家联姻成功,也是我百巧门的一次大机缘。如三界大战真正爆发,我白巧门也可以躲避到羌州米家所在之地,依旧可以传承下去无虞。此事却是石师伯的一项大功劳。”

    随着秦凤鸣的接近,另外一个声音也传了出來。

    “不错,羌州米家,本就是雁鹰门的一大修仙家族,此次能够陪同米少主前來,却有为其助拳之意。”

    此时说话二人,已然完全出现在了秦凤鸣的神识之内。这二人,年岁均在五十余岁年纪,修为却均是成丹初期境界。

    以二人修为,自是不会发现此时正有一人在其数百丈处窥视。

    “哼,如不是李蝉那**,凭借王师兄在石师伯心中地位,定然会被允许参加此次聚会无疑。那小贱人真是可恨,不过其却还真有几分艳色。”

    稍顿之后,刚才说话的那修士却再次开口说道。开始之时咬牙切齿不已,但说道后面,却是显露出了几分淫邪之意。

    “嗯,那李蝉依仗师尊之宠,却是太过沒有将我等几位弟子放在眼中,等哪次她落单,王某定然要将之生擒,让其在胯下求饶不可。”

    听闻那修士之言,王姓修士却也恨意大起,似乎对那名为李蝉的女修大是记恨。

    “呵呵,两位道友真是雅兴,怎么待在此地呢,难道是看今晚的圆月明亮,在此赏月不成,”随着一声淡淡笑声,人影一闪,秦凤鸣便现身出现在了二人面前。

    “啊,你是何人,怎么竟敢在我百巧门私自乱闯,”

    陡然见到秦凤鸣现身而出,本來端坐一处凉亭之内的两名修士顿时身形一晃,纷纷站起了身形,同时一声喝问也随即发出。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