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七十四章 拜会

作者:虚眞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百炼飞升录最新章节!

    看着王姓修士离去,秦凤鸣转头看向另外一名百巧门修士,眼中精光闪现之下,开口道:“焦道友,麻烦你去到米家暂居之处,只要见其四人回返,便回來通知秦某。”

    看着二人的离去,秦凤鸣目光闪烁下,却是并未就此停手,手一挥,两只甲虫便出现在了其身前。

    神念一动之下,两道神念附着在了两灵虫身体之上。淡淡白光一闪,两灵虫便向着地上岩石激射而去,一闪便自消失不见了踪迹。

    虽然对那二人设置下來神魂禁制,但秦凤鸣小心谨慎之下,还是派出了两只银鞘虫,亲自去监视一番才放心。

    雁鹰门,秦凤鸣搜刮记忆许久,才自想起。

    羌州之内,确实有一雁鹰门存在,但这宗门,在宗门林立的德庆帝国修仙界之内,却仅能算做是一三四流宗门,其门内的修为最高的,仅是有两三名化婴中期修士。

    虽然化婴修士有十数位之多,门下弟子也有数万之众,但与莽皇山此种大宗门相比,却是显得太过弱小。

    原來石德此次想搭上雁鹰门这棵大树,难怪其郑重的宴请与雁鹰门有密切联系的米家。

    虽然秦凤鸣对于那名陪同米家少主前來的雁鹰门长老沒有多少忌惮存心,但对于雁鹰门,秦凤鸣倒也不敢小觑。

    要知道,昊域国不同与元丰帝国,身后有莽皇山此座庞然大物为依靠,一般有身份的修士,自是不会找秦凤鸣这位莽皇山少主麻烦。

    但此地却是不同,秦凤鸣可谓一点依仗也无,所有一切,均是需要他自己一人。故此之下,丝毫差错也不允许发生。

    如果秦凤鸣此时实力足够强大,修为达到了化婴后期境界,他自是不需如此大费周章,只要现身而出就能让石德跪地不起了。

    但此时,他却也不得不细心谋划一番了。

    虽然百巧门宗门实力不大,但地域却是极广,足有两三百里方圆。在百巧门之内,秦凤鸣却也不敢将神识全部放出,故此片刻之后,两人两虫便消失在了秦凤鸣神识探查之外了。

    秦凤鸣盘膝坐于禁制之内,心中安稳非常。

    虽然此时独自一人,但秦凤鸣却也沒有一点紧张存心。凭借其此时手段,只要不是被数名化婴修士围攻,秦凤鸣便有把握全身而退。

    足足过去了半个时辰之久,一道遁光才來到了秦凤鸣法阵近前。光华一敛,显露出了王姓修士的身形。

    “回禀秦道友,那三名米家修士与那雁鹰门长老此时已然出离了师尊洞府,应该是回到了暂居之处了。”

    进入法阵之内,虽然未曾见到那名焦姓修士,但那王姓修士还是立即极为恭敬的躬身,开口说道。

    “有劳王道友了,请暂且在一旁休息片刻。”秦凤鸣表情平静,摆手让王姓修士坐到了一旁。

    功夫并未过去多久,一道彩芒一闪,焦姓修士也自回返了回來。

    听完焦姓修士的话语,秦凤鸣却是依旧未有其他动作,而也仅是让焦姓修士坐到了一旁。

    就在秦凤鸣端坐禁制之内,静等两只灵虫回返之时,远在百里之外的一座山峰内的洞府之中,此时正有一名艳丽非凡的年轻女修端坐在石桌近前。

    此名女修有二十四五岁年纪,此时俏丽之极的面容之上,却沒有多少神采闪现,双目之中,也是略显空洞,如不是其一双秀目间或眨动,都会让人以为其是一泥雕石塑的人形雕塑一般。

    此时这名略显憔悴的女修面前,却正有一张画卷悬浮伸展,此画卷乃是用一两级妖兽兽皮所绘制,在画卷之上,是一名年轻的青年修士站立,右手倒背,目视前方,显得极为飘逸俊朗。

    这女修不知盯瞧了画卷多久,当其朱唇一起,一声叹息之音响起,慢慢伸出一双玉手想将面前画卷收起之时,却是陡然发现,在其身侧,此时正由一名浑身包裹阴气的凝实魂魄站立。

    此魂魄身高仅有四尺多一点,明显是一幼童魂魄。自魂魄凝实的娇小面容之上,一眼就看出,此却是一名小女童无疑。

    “啊,你是何人,你怎么闯进到了我的洞府,”一见此幼童魂魄,艳丽女修登时娇躯一弹,便激射向了前方,手一伸,便欲想将面前画卷收起。

    “嘻嘻,小姐姐何必如此着急收起此卷轴呢,小妹看卷轴上此人却是有些面熟,待我观瞧仔细了,再收起不迟。”

    虽然此小童说的不急不慢,但其速度却是比那艳丽女修要快上一些,其后发先至的在那女修还未触碰到画卷之前,却已然一阵阴风的一裹,将卷轴携带而去了。

    “你……你快快将那卷轴还回來。否则…否则……”

    艳丽女修此时已然面色娇红,神色略显惊颤,双目之中,已然变得大为焦急。与其刚才之时的呆滞模样,已然大不相同。

    此时女修,显得更加的娇媚动人,就是身在十数丈外的幼童魂魄,也不由为之身形一顿,口中也是啧啧不已。

    “小姐姐真是美丽非凡呀,难怪小哥哥一听闻姐姐身处险地,便立即差遣冰儿前來护卫,如果冰儿身为男儿身,也定然会对姐姐念念不忘的。”

    此现身而出的幼童魂魄之体,自然就是偷偷潜入进來的秦冰儿了。面前靓丽女修自是秦凤鸣此次所欲见的公孙静瑶无疑了。

    “你是何人,难道你识得我吗,”听着面前小童的疯言疯语,此时的艳丽女修却是一头雾水,眼中神色转变之下,已然沒有了刚才的焦急神色。

    随着艳丽女修的话音,其更是手一抖,两件灵器已然盘旋在了其身前,手中一晃,两张符箓也自握在了其两只玉手之中。

    “嘻嘻,小姐姐不用如此如临大敌,我对姐姐绝对沒有一点恶意。虽然我不识得小姐姐,但却识得此卷画卷之上所绢绣的青年修士是谁。难道小姐姐不想知道此画卷之上修士的近况吗,”

    骤闻娇小魂魄的言语,艳丽女修表情也不由陡然一滞,双目精芒闪现之下,神色之上并未有丝毫撤除警惕之意。

    “哼,你不用谎言相欺了,我不管你是何人,快快将那卷轴交还,否则我就要驱动灵器攻击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