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七十六章 入洞擒拿

作者:虚眞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百炼飞升录最新章节!

    洞府之内,此时正在进行着一场肉搏,交战双方,是一名年岁在六七十岁之间,满头花白头发的老者。

    这名老者白面无须,面上此时淫笑之意浮现。两只三角眼之中,精光烁烁放光:“小贱货,今日你表现不错,老夫定然会好好赏赐你,让你****。”

    说着之时,老者已然挥手将衣衫除去,胯下一乌黑之物直立着便向着洞室之内的一白玉石床走去。

    在白玉石床之上,正有一名妖艳的三十岁上下的筑基顶峰女修倒卧。

    这名女修长的倒也有几分姿色,杏眼琼鼻,面赛桃花。只是其双目之内妖媚神色展现,显得有几分淫邪之意。

    此时这名女修浑身寸缕也无,横卧石床,娇柔的躯体不断扭动,两团硕大白肉随着其身体涌动,也自不断摇晃。语声妖媚,玉手抬起,向着那老者连连召唤道:“师尊快來,奴家这时已然**难耐了。”

    随着老者的一个飞扑,高大的身前便将石床上的女修压服在了身体之下。

    顿时之间,一阵阵的淫声浪与也随即充斥在了洞室之内。

    “嗖,”一道传音符激射而入,一晃下,便到了正在与那女修肉搏的老者头顶之上,一闪便自悬浮不动起來。

    “哼,真是扫兴,正在这紧要关头发來传音符。”

    老者说着,抬手便将传音符摄到了手中,而其腰部却并未停止,依旧不断挺动不已。

    “啊,幽冥宗修士前來拜访,我百巧门可是从來未曾与幽冥宗有所往來,”

    随着一声惊呼,正在相互交战的两人一怔下,陡然停止了动作。

    “师尊是说有幽冥宗修士前來吗,难道幽冥宗有人听闻了我百巧门招亲之事,前來想与我百巧门联姻不成,如果真是如此,那可真是太好了,幽冥宗可是德庆帝国中的一流宗门,比起雁鹰门,不知要强大多少倍。”

    “嗯,不管來人是何人,老夫却也必须前去迎接一二。此次未能尽兴,一会儿送走那幽冥宗之人,老夫再好好疼你。好啦,你好好待在这里,不要出來,等老夫回來。”

    随着老者话音,他已然身形一弹,身体便离开了那妖艳女子**的身体,手再此一挥,一身袍服便穿戴在了其身上。

    “王谦,不知是何人來我百巧门,欲想面见老夫,”

    能量波动一起,那老者已然站立到了洞府禁制之前,扫视面前三人一眼,老者心中已然放下心來,只见自己四弟子身旁站立两人,一名是百巧门弟子,另外一人也仅是一成丹初期修士。

    “呵呵呵,秦某给石前辈见礼,晚辈便是想面见前辈之人,此次路过百巧门,听闻百巧门正在举办斗法招亲大会,故此才來一探,如果前辈允许,晚辈想与前辈进洞好好言说一番。”

    秦凤鸣见此名老者现身,身形一动便上前了几步,躬身施礼下,如是说道。

    老者看看秦凤鸣,眼中精芒闪烁之下,最终点了点头,道:“既然小友是幽冥宗修士,老夫就陪小友言说一二。王谦,你们留在此地戒备,老夫陪小友进入洞府即可。”

    看着秦凤鸣随老者进入禁制之内,王谦两名成丹修士面容之上,已然阴云密布。刚才,王谦数次想提醒师尊,但均被他最终压服了下去。

    虽然不知到那秦姓修士在自己体内施展了何种禁制,但他心中也自知晓,既然面前这名秦姓成丹修士敢只身进入到师尊洞府,且还能表现的如此镇定,那就定然有手段自保。

    自己就算是出声提醒,不但一点效果也无,到最后说不定适得其反,自己先自陨落当场了。

    “哈哈哈,不知秦小友此次前來我百巧门,可是有何事要办吗,”

    二人分宾主落座后,石德哈哈一笑,先自开口说道。

    “啊,石前辈洞府之中还有一女修存在,不如将之唤出,让秦某见上一见可好,”秦凤鸣神识略一扫视,便在一处洞室之中发现了那名女修的存在。

    一见下,其也不由眉头微皱,虽然那处洞室门口处设置有一隔绝神识的禁制存在,但以他此时强大神识,自是毫无阻挡,便进入到了洞室之内。

    让秦凤鸣略有一惊的是,那处洞室之中的女修,此时浑身寸缕皆无,正倒卧在石床之上。

    骤闻秦凤鸣之言,石德心中便是一惊,面前这名青年修士看似年岁不大,但神识却极为强大,竟然知晓自己洞室之内存有一女修。

    “哼,不知小友前來可有何事,只对老夫言说就好,其他之人却不需理会。”虽然秦凤鸣打着幽冥宗的幌子,但石德也是一位站立在修仙界顶端之人,心中自是有一些傲气存在。

    听秦凤鸣言说,虽心中略有惊诧,但毫无犹豫的便将秦凤鸣所言打断了。

    “呵呵,既然石前辈不想唤出那女子现身,那就让秦某亲自动手吧。”随着秦凤鸣话音,一道乌光一闪,容清已然现身而出,一闪便向着那处洞室所在激射而去。

    “啊,小辈尔敢。竟然不经老夫同意就动手。不管你是何宗门之人,老夫定然要将你擒拿不可。”

    陡然见到一浑身包裹阴雾的鬼修现身而出,石德大喝一声,一道剑气便激射而出,向着容清身后激射而去。同时另一之手也是一抬,灵力包裹着一只手掌便向着秦凤鸣胸前疾抓而來。

    “哼,区区手段就想擒拿秦某吗,真是做梦。”

    随着秦凤鸣的一声冷哼,两道黄芒一闪,便向着那老者激射出那道剑气射去。在一声砰然声中,当先的那道黄芒竟然后发先至,在空中便撞击到了石德所祭出的剑气之上。

    巨响声中,那道剑气便消散在了空中。

    另外一道黄芒却毫无停留,越过容清,先自撞击在了那处洞室门口的禁制之上。轰鸣声一起,那道禁制已然狂闪数下后,消失不见了踪迹。

    随着洞口禁制的消失,激射中的容清也已然到了洞室之前,身形一晃,毫无停留的便激射进了洞室之内。

    随着两道黄芒的激射而出,秦凤鸣也随即身形一弹,竟然迎着石德挥出的手掌而去。

    双手舞动下,那到手掌便溃散消失不见了。

    接着人影一闪便到了石德近前,手掌一挥,便将石德的那只手臂抓住,在一声咯吱声中,石德的那只手臂便无力的耷拉在了身前。

    秦凤鸣毫无迟疑的再次挥手,石德的另外一直手臂也在惨呼声中折断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