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八十四章 李家老怪

作者:虚眞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百炼飞升录最新章节!

    李姓修士一贯养尊处优,并未如何在修仙界中闯荡过,虽修为已然到了成丹顶峰,但对敌经验,临危决断与秦凤鸣相差极远。

    如是一名经验丰富之人,势必会一开始就祭出一件防御法宝护卫身前。就算不如此,也定然会在在秦凤鸣径直逼近之时手中紧握一件法宝,以备不时只需。

    此时见李姓修士竟然如同丧失理智一般,直向自己飞扑而來,秦凤鸣冷哼一声,淡然开口道:“不知死活,再要纠缠,定然要你性命。”

    随着秦凤鸣的话音出口,他右手一抬,一道掌风便激射而出。

    “啪,”一声响声响起,李姓修士如同短线的风筝一般,便被击飞了出去。

    秦凤鸣此番并未痛下杀手,如其此时要想灭杀此名修士,只要抬手一道剑气祭出,便能将对方击斩为两半。

    此时的李姓修士,已然被从未遭遇过的重大打击击打的灵智错乱,面对秦凤鸣的随手攻击,竟然失去了应对手段。故此一击便被击飞了出去。

    秦凤鸣将李姓修士的一条手臂击伤,并将之击飞,此过程可以用电光火石來形容。几乎是在眨眼间便发生了。就是站立旁边的石德想欲插手,也已然不能。

    当然,在石德心中,也并未打算就插手秦凤鸣争斗分毫。他巴不得有人能将秦凤鸣灭杀。因为他知晓,禁锢自己魂魄的那禁神珠,秦凤鸣并未炼化。

    但比斗场中所发生的此一情形,却让在场众人均都为之心神一震,几乎难以相信眼前发生之事。一名成丹顶峰修士,竟然一个照面也未能拦下,便被对方一名成丹初期修士战败了。

    就是观礼台之上一直微闭双目的公孙尚文,都不由睁开了双目,眼中精光闪烁的看向了秦凤鸣。

    因为此一番争斗,秦凤鸣乃是完全处在下风的情形之下,一件法宝也未祭出,而仅是利用一种极为急速的身法,然后便是两道威力强大的符箓,便完成了此一番逆转。

    虽说來极为简单,但要完成这一番动作,时机分寸必须要把握到极处才可,期间更是丝毫差错也无。

    更让公孙尚文惊愕的是,那名青年修士,竟然凭借肉身,硬抗了一名成丹顶峰修士的一记秘术攻击。这番所为,却让公孙尚文心中也是一震。

    “砰,”随着李姓修士的飞出,一道人影突然自观礼台之上激射而出,向着巨大的禁制圆球急速飞來。同时一道剑气一起,便击打在了巨大罩壁之上。

    一声巨响随即在比武场四周的巨大圆球之上响起。偌大的禁制圆球顿时光芒大起,巨大罩壁在强烈攻击之下登时便摇晃不止起來。

    “石道友,速将此禁制撤除,否则老夫可要施展强力手段破除了。”

    随着那声巨大声响的响起,那道人影也已然飞临到了巨大罩壁近前。一声暴喝陡然自那道人影口中呼喝而出。

    “李道友万勿如此,老夫立即撤除禁制,不过道友勿要行什么非分之举。”

    随着石德的话音,手中点指之下,秦凤鸣等人身周的那道巨大罩壁在能量四处激射下,光芒一闪,便自消失不见了踪迹。

    “培儿,你感觉如何了,”

    随着禁制罩壁的消失,那李姓老者身形一晃,便到了那被秦凤鸣击伤的李姓修士身前,伸手将其抱起,口中问询之言已然急切说出。

    “叔父,侄儿…侄儿手臂断了,请叔父为侄儿报仇雪恨。”嘴角一丝血迹渗出,李姓修士挣扎着身躯,牙关紧咬之下,口中断续的吐出了一句言语。

    “哼,培儿放心,不管是何人,竟敢出手伤害与你,老夫就定然会加倍讨还。就是幽冥宗之人也不行。”

    伸手在那李姓修士断臂之上点指数下后,李姓化婴修士轻轻放下怀中修士,身形一动,便站立到了秦凤鸣身前百丈远处。目光森寒无比,厉声道:

    “小辈,你竟敢伤我李家之人,真是活的不耐烦了,就算你是幽冥宗弟子,此次也休想轻易善了。现在,老夫便将你擒获,以血还血。”

    面对秦凤鸣可能是幽冥宗弟子之事,李姓化婴修士心中并未如何惊惧,因为他李家,身后倒也有一极为强大的依仗,那就是同州华阳宗。

    华阳宗,虽不能与幽冥宗此等一流大派相比,但其门内,却也有一名化婴后期大修士坐镇,且门下化婴修士,也有二十位之多。

    有如此实力的门派做后盾,李姓化婴修士心中也是笃定非常。

    但在未弄明白面前青年修士是何人之时,李姓老者心中也未有直接将秦凤鸣灭杀之意。要知道,如秦凤鸣真是幽冥宗一名大能修士的嫡传弟子,灭杀秦凤鸣的后果,也非是李家可以承受得起的。

    在如此之下,李姓化婴老者已然打定主意,只要不将对方灭杀,其他之事倒也在可以控制范围之内。

    看着面前闯入比斗场中的化婴修士,秦凤鸣面上神色倒也沒有丝毫异样显现,他此时心中也是敞亮无比。

    此人能站到自己面前,乃是石德刻意放其进入的无疑。想到此处,秦凤鸣目光一转,眼中阴厉之色一闪,便向站立边缘处的石德看去。

    随着秦凤鸣阴冷目光,石德身形也不由为之一颤,心中一股凉意陡然升起。

    因为石德此时竟然在面前青年面容之上,看不到丝毫惊惧神色显现。

    “难道面前之人真有手段能够与化婴修士对抗不成,”此想法一经出现石德头脑,就让他心中惊颤不已。

    秦凤鸣并未对石德言说什么,身形一转,便看向了面前的李姓老者,面色淡然的抱拳拱手道:“前辈且慢,当初说的明白,秦某与你令侄比斗,受伤自是难免,此时前辈出尔反尔,难道不怕被在场众位前辈、同道耻笑吗,”

    “哼,被同道耻笑,如不能让你以血还血,我同州李家才会被修仙同道耻笑。小辈,你就认命吧,此时就算你是幽冥宗弟子,也已然难以救你性命了。”

    说着之时,李姓老者便双手摆动,手中能量一起,便想激射出一道剑气。

    “李道友且慢,且听石某言说一二。”

    随着一身话语响起,石德身形一晃,已然出现在了李姓老者与秦凤鸣二人之间。

    到了此时,石德也不得不现身而出了。此地乃是百巧门,而他正是此次斗法招亲的主持之人,于情于理石德都应该现身无疑。

    “哼,石道友,老夫奉劝你还是站到一旁为好,既然对面小辈已然将我李家之人当着老夫之面击残,老夫如不讨回点面子,那以后我同州李家将再也难以在众同道面前现身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