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二百八十九章 后手

作者:虚眞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百炼飞升录最新章节!

    经过秦凤鸣与一名李家化婴修士争斗,在场的众成丹修士自认谁也沒有战胜秦凤鸣的把握,故此在公孙尚文的数声问询后,并未有一人现身而出。

    见到此处,公孙尚文面上微微一笑,扫视在场众人一眼,道:

    “既然如此,此次我百巧门斗法招亲大会,最终获胜之人,便是此位秦小友。感谢各位道友不远千万里來我百巧门,今晚在贵宾楼处,我百巧门设宴招待各位道友,希望各位到时能够出席。”

    随着公孙尚文的话音,此次沸沸扬扬的百巧门斗法招亲大会,终是完结了。

    其实此时的公孙尚文,心中也是大有疑惑,身旁的青年修士,他已然可以确定,正是自己重孙女静瑶心中惦记的那名大梁国落霞宗修士无疑。

    当初在大梁国荒芜森林之时,公孙尚文虽与秦凤鸣见过一面,但以其身份地位,自是不会对秦凤鸣有多少印象。

    但凭借修士的过目不忘,秦凤鸣的影子,也落入了公孙尚文的脑海。后來之时,他更是在静瑶的洞府之内,见到过秦凤鸣的画像。

    此时再见秦凤鸣,稍事思虑之下,自是知晓面前青年是何人。

    但始才听闻石德言说,秦凤鸣此时竟是幽冥宗修士,这也让公孙尚文心中大为不解。

    站立在比武场上空,秦凤鸣看向观礼台之上的公孙静瑶,眼中略带笑意的点点头,口中嗫嚅下,并未说出什么言语。

    虽然秦凤鸣心中似有千言万语,但此时此地也非是长谈之所。

    虽然准备许久的招亲大会如此轻易便完结,但在场的上千百巧门修士,大多心中还是极为欢喜的。对于公孙静瑶的归属,众人心中都却也认可非常。

    秦凤鸣,不仅年岁看上去仅有二十多岁,与公孙静瑶年岁极为相当,最为难能的是,其竟然凭借成丹修为,与一名化婴修士争斗了一番,场面竟然还大占上风。

    仅凭此点,秦凤鸣就已然被大多数百巧门修士认可了。

    “秦道友,未曾想到,你竟然还有如此手段,你要早点告诉司徒,司徒也不致白白担心了数日。”

    就在秦凤鸣站立空中,不知是留是走之时,突然一道女子传音进入了其耳内。顺着此声传音,秦凤鸣轻易便寻到了站立远处一处僻静之地的司徒仙子。

    “司徒仙子谬赞了,秦某也是侥幸而已,不知……”

    就在秦凤鸣暗自传音司徒念之时,身旁的公孙尚文转过身形,面上毫无表情的开口道:“你随老夫前去,有些事情,需要与你言说一二。”

    说完,公孙尚文并未有丝毫停留,向着观礼台上的公孙静瑶与其身后的两名成丹顶峰修士一招手,便自向着远处飞去。

    “秦道友,此去你要好生与太上长老言说,否则小师妹能否被你带走,也是难说之事。”

    就在秦凤鸣心中略惊之时,远处的司徒念再次传音道。

    秦凤鸣点点头,并未再传音什么,身形一动,便随着公孙静瑶身后的两名成丹顶峰修士而去了。

    一路之上,秦凤鸣并未与公孙静瑶传音什么。

    停身在一处高大山峰近前,公孙尚文并未停留,手一挥,高低不平的石壁之上,登时闪现出了一个两丈高大的黝黑洞道。

    身形一晃,前方四人便向着洞道之内飞去。秦凤鸣眼中精芒一闪,也并未有何迟疑,随着众人便进入到了洞道之内。

    足足行进了里许之远,众人才在一处极为广大的山洞之中停下了身形。

    此山洞方圆有近二十余丈,七八丈高,洞内石壁与洞顶均镶嵌有不少发光石,将山洞映照的明亮非常。

    秦凤鸣目视此山洞,眼中精芒也是连闪。

    虽然山洞远处石壁之上有一极为玄奥的法阵存在,但在秦凤鸣强大神识之下,还是极为轻易的便发觉了。

    以秦凤鸣见识,对于石壁之上的禁制,也不由心中暗惊。这禁制法阵,竟然让秦凤鸣有种面对上古法阵之感。看來小小百巧门,也有一些不为人知的底蕴存在无疑。

    公孙尚文并未吩咐秦凤鸣落座,而是仅与一名年岁看上去仅有四十岁上下的成丹顶峰修士坐在了山洞中的一张石桌之旁。公孙静瑶与另外一名成丹顶峰站立到了其身后。

    看到此景,秦凤鸣也是大为不解。

    那名成丹顶峰修士是公孙尚文的弟子应该不假,其与公孙静瑶站立在身后,自是无可厚非,但竟然让秦凤鸣也站立无座,这就有些说不过去。

    且不论此次秦凤鸣拔得了斗法招亲大会的头筹,就是以在大会中的手段,公孙尚文就不应该不让秦凤鸣落座。

    秦凤鸣目光一扫那名端坐的成丹顶峰修士,心中就是一愣,因为他竟然在那名修士身体之上,发现了丹婴气息存在,此名成丹顶峰修士,竟然是一压制了修为的化婴修士假扮的。

    此一发觉,秦凤鸣心中也是猛然惊醒,原來公孙尚文早就有所准备,无论刚才招亲大会最后所留是何人,只要此名修士登台,最终获胜的,定然是此名四十余岁年纪的修士无疑。

    原來公孙尚文对于石德所保藏的祸心,已然准备下了万无一失的应对方案。

    开始秦凤鸣始闻斗法招亲之事,还对公孙尚文有所不满,以为以他之能,还让公孙静瑶身处险地,现在看來,这些存活了数百年的老怪物们,所虑事情,自是比自己要稳妥的多了。

    “老夫识得你,你名叫秦凤鸣,原來是大梁国落霞宗修士,但此时因何又成为了幽冥宗弟子呢,”看着站立面前的青年修士,公孙尚文双目精芒一闪,淡然开口问道。

    “晚辈出身大梁国落霞宗,这确然不假,但言说什么幽冥宗之人,晚辈就不得而知了。”

    看着面前化婴中期修士,秦凤鸣并未有丝毫拘束之意。双目看视公孙尚文,眼光并未有丝毫躲闪之意。抱拳躬身之下,如是开口说道。

    “啊,你不是幽冥宗弟子,那你身上的那些威能强大的符箓是因何而來的呢,”不待公孙尚文开口,旁边坐定的那名四十岁中年修士已然面色一正,突然接口问道。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