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二十章 惊震

作者:虚眞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百炼飞升录最新章节!

    站立在一处小洞室门口,看着上面微弱的禁制能量展现,秦凤鸣并未任何犹豫,随手便祭出了一道剑气。

    随着剑气与那看似能量游走不定的罩壁触碰,刺啦声中,石门上的罩壁随即破裂,消失不见了踪迹。这道禁制,已然到了油尽灯枯之际,否则绝对不会展现出如此明显的痕迹。

    伸手将面前石门推开,看到洞室中物品之时,秦凤鸣不由身形为之一震。

    体内法诀一动,便欲要向后弹射而去。但就在身形刚自跃起之时,一个盘旋,秦凤鸣重新又降落回了石室洞口。

    只见洞室之内,一只硕大的妖兽趴伏在地,硕大的头颅触地,似乎在熟睡一般。

    此妖兽身材足有两丈之距,尾巴就有丈余之长。四肢粗壮有力,浑身被一层厚重的鳞甲所覆盖,头颅硕大,颗颗森然的巨齿镶嵌口中,让人一见,便心中顿生寒意。

    这妖兽,竟然是一只极为难得的地犀兽。

    始一见此妖兽,秦凤鸣心中就惊惧大起,这只妖兽,竟然展露出了八级妖兽的气息。虽然这妖兽气息极为强大,但也仅是瞬时之间,那股让秦凤鸣惊惧的气息便陡然消失不见。

    秦凤鸣再此看时,才发觉,这一妖兽竟然仅是一具尸体而已。

    看着面前的硕大妖兽尸体,秦凤鸣心中略一沉吟,已然明白了始末。

    可能是这只妖兽,本是北斗上人所圈养的灵兽,当初北斗上人身受重伤之下,便将这妖兽寄放在了此间洞室,同时将这处洞府的禁制打开。之后北斗上人才回到前面那处山洞坐化掉了。

    这只妖兽虽然已然达到了八级等级,但也并未能够化形,灵智虽然不低,但要想破除北斗上人的禁制,那是绝难能够。

    故此经过了数千上万年,牠也在洞室之中坐化掉了。

    北斗上人留下这只妖兽,肯定也非是什么好意。如后面真有人将禁制破除,突然进入到这处洞室,那面对一只八级妖兽,也大有陨落之险。

    想到这里,秦凤鸣也是后背一阵冰凉,那些老怪物们的手段心机,实在让人防不胜防之极。

    确认了面前妖兽仅是一具尸体后,秦凤鸣才慢慢走进了洞室之内。

    这间洞室仅有六七丈大小,除了那具硕大的妖兽尸体,并沒有其他任何物品存在。

    看着面前巨大尸体,秦凤鸣面色也是略有喜色。这具八级妖兽的完整躯体,就算秦凤鸣用不上,如果拿到坊市拍卖,也绝对能够拍出上千万灵石。

    抖手将之收入怀中,秦凤鸣并未停留,毫不费力的便进入到了另外一处洞室之中。

    站立在洞室门口,秦凤鸣看着面前展露出的各自材料,呆站良久,都未能移动脚步。

    这间洞室之中,摆放着五张长条石桌。在石桌之上,灵石,炼器材料摆放其上,仅是数量,就让秦凤鸣惊呆在了当场。

    原來当初北斗上人所言,确实却有其事,他所搜集的宝物,就是存放在了这处洞室之中。

    灵石,秦凤鸣当然不会关心,就是中品灵石,他也仅是稍一扫视,便将之置于一旁了。脚步不停,秦凤鸣在石桌之上的各种炼器材料中急速扫视。

    盏茶时间后,五六十块炼器材料已然出现在了秦凤鸣怀中。

    这些炼器材料,正是秦凤鸣炼制烈日珠与蛰龙铠的材料。当然,这五六十块材料,其中百分之九十,秦凤鸣手中已然存有,仅有七八种,乃是秦凤鸣还未寻找的材料。

    虽然仅得到了七八种,未能将剩余的一二十种全部凑齐,但秦凤鸣心中,却已然欢喜到了极处。

    要知道,秦凤鸣所需材料的最后一二十种,均是修仙界中的最为珍惜之物。所存数量已然极为稀少,每得到一种,对秦凤鸣而言,均是天大机缘。

    扫视怀中储物戒指中的炼器材料,一让秦凤鸣更加兴奋的事情是,有了这七八种炼器材料,炼制烈日珠的材料,就仅剩下最后一种名为金硫晶的材料了。

    见到此处,秦凤鸣心中之欢喜,已然难以言表。

    烈日珠的威能之巨大,秦凤鸣当初可是亲身体会过一番。化婴初期修士在烈日珠的攻击范围之内,陨落其中是毫无疑问之事。

    这烈日珠,也是秦凤鸣今后闯荡修仙界的另一巨大依仗。

    此时秦凤鸣虽然身有一件符宝,但他面对化婴修士之时,却不敢拿出攻敌,因为驱动那符宝,所需时间太过漫长,凭借化婴修士的手段,在秦凤鸣施展符宝之时出手打断。将沒有多少难度。

    如过被化婴修士见到符宝,那灭杀秦凤鸣之心,将更加巨大无疑。

    不过,有那件符宝在身,秦凤鸣心中也是略有安稳,只要他身处法阵之内,如果驱动那符宝攻击,他确信,就是一名化婴中期修士,也大有可能在符宝之下受伤。

    压下心中无比激动的心情,秦凤鸣才将石桌之上的所有材料与灵石统统收入了怀中。

    剩余的数百块炼器材料,也无一不是极为珍惜之物。只是对秦凤鸣來说,不是极为迫切的急需之物而已。但随便拿出一块放到此时的拍卖行,秦凤鸣确信,均都能拍出数万,甚至数十万灵石。

    站立在山洞之中,秦凤鸣极力扫视一番,并未再发现任何异样之处。身形一转,面带笑意的隐沒在了山洞石壁之内。

    一个时辰,一名身穿淡蓝长衫的青年修士端坐在坊市的一座气派酒楼之中,独自端坐饮酒用餐。

    这青年,正是刚刚出离荒芜森林的秦凤鸣。

    此一番荒芜森林之行,秦凤鸣可谓是收获颇丰,不仅与一位实力不俗的超级修仙家族的嫡系弟子结拜成了异姓兄弟,他自身的收获之大,也已然难以用灵石來衡量。

    这数个月來,秦凤鸣也是精神高度紧张,故此一出离荒芜森林,他便來到了这酒楼,打算稍事放松后,便进入德庆帝国边缘州郡之中,寻觅有无各大宗门所举办的拍卖会。

    正在秦凤鸣安然端坐饮酒之时,突然楼梯处人影一闪,一名老者出现在了楼梯入口处。此老者身材中等,面容周正,但修为,竟然已经达到了化婴初期境界。

    老者刚一现身,扫视下,便向着秦凤鸣所在方桌而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