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二十八章 存活

作者:虚眞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百炼飞升录最新章节!

    两三件法宝的自爆,在李家三位化婴修士共同祭出的强大攻击面前,也仅是昙花一现,就被奔涌而來的巨大能量冲击波所吞噬。竟然片刻也未能阻挡。

    但也就是这三件法宝的自爆,为秦凤鸣争取到了一线生机。

    随着法宝自爆所出现的那一瞬冲击减弱,秦凤鸣身形也终是为之一松。毫不犹豫之下,其体内法诀急速运转,双臂叫力之下,硬是在急速飞行之中停住了身形。

    就在秦凤鸣使出全身法力停滞下來之时,他身后的爆炸冲击再次作用在了巨大的银鞘虫尸身之上。

    一股巨大撞击力自身后的虫尸上传來,秦凤鸣只感觉胸口处一股甜意涌起,一股火热的液体陡然自胸腹处向着喉咙急涌而來,紧闭的双唇不受控的一张,一股鲜红的汁液便自他口中喷吐而出。

    此时的秦凤鸣,背部已然与银鞘虫尸身接合在了一起。

    银鞘虫尸身此时所受的巨大冲力几乎都已然传递在了秦凤鸣的身体之上。

    金身诀全力运转之下,秦凤鸣舌尖紧顶上牙膛,硬是生生将身后的巨大银鞘虫尸身停滞了眨眼功夫。

    如果这时有人见到秦凤鸣,定然会难以将之认出。

    因为此时的秦凤鸣,浑身的淡蓝长衫已然变成了褴褛之态,沒有了原來丝毫颜色,到处鲜红一片。裸露的肌肤之上,到处血迹斑斑,有的地方更是皮肉外翻,乳白与鲜红的血肉显现而出,让人见之顿生一股心寒之意。

    就在秦凤鸣拼尽全力抵挡身后巨大冲击之时,一股携带无比毁灭气息的能量波自他身周如同飓风一般,猛然向他的前方击涌而去。

    感应着那股毁灭气息的喷涌,秦凤鸣终于再也难以抵挡身后的巨大冲击,眼前猛然一黑,身体便不受控的随着巨大的银鞘虫尸身猛然向前激射而去了……

    不知过了多长时间,秦凤鸣才慢慢睁开了双目。

    首先映入他眼帘的,却是一名身穿漂亮服饰的小丫头。这小丫头正一脸严肃的注视自己。定睛仔细打量下,秦凤鸣才将面前小丫头认出,正是妹妹冰儿。

    在身体另一侧,容清的面容也出现在了面前。

    “啊,哥哥终于醒了,可把冰儿吓坏了。”一见秦凤鸣睁开双目,冰儿立即脸现欢喜的急声开口道。

    “冰儿,容道友,我怎么进入到了神机府,那三名李家老匹夫现今何处,”

    仅是稍一停顿,秦凤鸣便自猛然惊醒,不由立即急声开口问道。

    他此时已然记起了先前之事。当初自己被三名李家化婴修士共同施展一种威力极为强大的秘术攻击。在祭出那具银鞘虫尸体之后,虽然已经沒有了丝毫威胁。

    但却是突然发现前方出现了一极为厉害的古禁制。不得已之下,强自抵挡了一下那巨大攻击。之后就人事不知了。

    “主人勿惊,那三名化婴修士,已然不知去向了,此地已然距离当初主人与那三人争斗之地有数百里之遥了。就算那三名化婴修士去而复返,也定然不会再寻找到我等了。”

    不待冰儿开口,容清已然躬身解释道。

    “啊,那三名化婴修士退走了,这怎么能够,我记得当时被那巨大冲击能量所击晕,那三人竟然沒有将我等擒拿,”

    “哥哥不用担心,虽然当时冰儿与容清并不清楚哥哥与那三人争斗情形,但当神机府禁制减弱之时,我们却是仅见到了哥哥一人躺倒在了地上,并沒有见到什么其他人。

    当时情形,却是将冰儿吓得不轻,哥哥全身血肉模糊,浑身更是冰冷,生命气息几乎沒有了。如果不是容清施展秘术手段,冰儿定然不知如何是好。”

    冰儿一改往日的精灵,小脸极为严肃道。

    “多谢容道友施以援手,这次是秦某大意了,不知道对方竟然有一种威能极为强大的合击秘术在身。”秦凤鸣在冰儿搀扶之下坐起身形,冲容清一拱手,开口道谢道。

    “主人言重了,容清自当初认主之后,这条性命就已然是主人的了,别说这区区小事,就是主人要容清赴死,我也不会有丝毫退缩的。”

    随着秦凤鸣的话音,容清也是急忙躬身施礼,脸上极为惶恐的说道。

    此时的容清,对于秦凤鸣,心中已然沒有了一丝记恨之心,有的也仅是心存感激。试问有哪位主人,会毫不犹豫的将一对成丹顶峰修士突破化婴境界有巨大助力的丹药拱手相赠的。

    并且,认秦凤鸣为主后这数十年來,容清对于面前这名青年修士,越发的有些看不透了。

    凭借其区区成丹境界修为,竟然敢只身与化婴修士争斗,就是面对化婴中期修士,也未有丝毫畏惧。

    更有甚的是,这名主人竟然敢只身进入万雪峰之内的神秘险地,且能全身而退,这种种奇异之事出现一人身上,让容清对于秦凤鸣的敬畏之心却也与日俱增。自心底却也认准了这名主人。

    “容道友不需多礼,秦某当初说得明白,不会让道友身处险地的,秦某当初要道友认主,也仅是看道友出身大异常人,生了爱才之意而已。如果以后道友修为可以自行解除这层关系,秦某定不会有丝毫阻拦的。”

    秦凤鸣虽然沒有研究过帝王之术,但他也知晓,欲要收人,便要先收对方之心。全凭武力镇压,却是下下之策。

    听闻秦凤鸣之言,容清并未再言说什么,但他眼光之中,却是有一丝决然之意闪现。

    秦凤鸣看在眼中,冲其点点头,也沒有再在此事上多加计较。

    “啊,容道友,此地依然是在死亡谷中无疑了,但不知你是是如何在死亡谷之中驻留,携带神机府來到此地呢,”恢复清醒的秦凤鸣陡然想到了此地凶险,不由开口问道。

    “嘻嘻,哥哥这就有所不知了,这死亡谷之内,确实有一种可以夺人生命气息的诡异物质存在,但这物质,对于容清的尸煞之身并沒有多少影响,因为他的本体气息之中,就有此种物质存在。

    并且对于我等修习鬼道功法之人,也可以自空气中的精纯阴气之中吸收能量,虽然难以长时驻留,但坚持数日,自是不会有何难度。”

    “这么说來,容道友如果在此地修炼,势必可以收获颇丰了,”

    秦凤鸣听闻冰儿之言,心中也是猛然一惊,容清本就是尸煞之体,这死亡谷之内,确实有一种与容清本体极为相近的气息存在。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