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二十六章 陈天浪

作者:虚眞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百炼飞升录最新章节!

    对于去面见化婴后期大修士,秦凤鸣要说心安理得,那绝对不不可能。

    凭借他此时的手段实力,面对化婴中期修士,他确实绝对不会落在对方下风多少,对以一些手段不是很强的化婴中期修士,他还大有将之灭杀可能。

    如果再配合上轰雷符,他有七八分把握能将对方击杀或是击伤。

    因为轰雷符与其他符箓不同,虽然祭出之后,飞行轨迹不可控,但却是可以控制其爆炸时机。

    只要在对方十数丈范围内引爆,那就是不死,也定然会让对方掉层皮无疑。

    但化婴后期修士,其实力之强大,手段之玄奥,不是此时秦凤鸣可以揣测的。就是一个普通的火弹术,如果是一名化婴后期修士施展,其威力,都有可能抵挡上一名成丹顶峰修士的全力一击。

    如果是心智不坚之人,可能被对方眼神望一眼,都可能喷血而亡。

    有了这种种,秦凤鸣就算再如何胆大,也不免心中略微不安。

    此时,他对于那烈日珠,心中更是期待了。如果真是有一颗烈日珠在手,他在面对化婴后期大修士之时,信心势必会大增。就是真与对方争斗起來,最不济,也有让对方身受重伤或是当场陨落的手段。

    故此金硫晶是他此时最为想得到之物。

    此番好在他确信,对方不可能出手抢劫他身上宝物的,虽然中品魔石极具诱惑,但对于化婴后期修士,还沒有到孤注一掷,抛去脸皮抢夺的地步。

    对方请他一见,不外乎就是想与他做交易,交易对象,就是那中品魔石。

    随着禁制一闪,秦凤鸣与那名修士进入到了那处洞室之中。

    只见此间洞室虽然面积不小,但却仅有数名修士存在,而当中坐定之人,白面白须,一股仙风道骨的模样。神识扫过,秦凤鸣便一震,这名看上去极为文雅之人,竟然是一名化婴顶峰修士。

    而他身旁坐定四人,修为竟然也都已到了化婴中期。

    看來,这洞室中修士,便是这交易会的守护修士了。

    “回太上长老,秦道友已然带到。”那化婴修士一进入,便立即对那白须老者躬身施礼,恭敬非常的说道。

    “拜见前辈,小子秦凤鸣,给前辈见礼。”

    虽然秦凤鸣也是化婴境界,但就真正的实力划分,化婴后期修士,与化婴中期或是初期,相差了太多,仅是自身的法力深厚程度,就是化婴中期修士的十数倍之多。

    后期与中期的差距,比起中期与初期的差距,不知要高多少倍。

    故此一般化婴后期修士,成为大修士,以区分与其他修士。

    “小友落座答话。王贤侄,沒你什么事了,你可以出去继续主持交易会了。”那白须老者微微一笑,极为客气的开口道。

    那带秦凤鸣进來的老者躬身施礼后,退出了此间洞室。

    秦凤鸣倒也沒有客气,告谢一声后,便直接坐到了一把空放的石椅之上。

    “前辈,唤小子前來,不知有何吩咐,”在面前五名比自己修为要高许多的修士面前,秦凤鸣未有丝毫拘禁,再次抱拳开口道。

    见到秦凤鸣如此表现,在场五人虽然未说出口,但心中都已然略有点头。

    能够面对如此五人,还能如此镇定,面前青年修士也已然极为不凡了。

    “哈哈哈,沒什么紧要之事,老夫先自我介绍,我乃是麒麟山修士,姓陈名天浪。此番请小友前來,也仅是想认识一番小友而已。”

    虽然面前陈姓化婴修士语气平和,不急不躁,但秦凤鸣心中也知,这些仅是表象而已。修为越高,越是喜形不露于色。

    “能被前辈唤來,乃是小子的荣幸,只要前辈但有吩咐,定然会全力以赴,不敢懈怠的。”

    “哈哈哈,小友真是爽快之人,老夫就不绕弯子了,听闻小友身上好像有不少中品魔石,但不知此时小友身上还有多少存留,”

    说完此言,面前五名修士顿时双目眨也不眨的盯向秦凤鸣,大有将他心中所想都看出來之意。

    被如此多名大能修士近距离盯瞧,秦凤鸣顿时有种全身都被扒光之感,好像身上已然沒有一件隐秘之事可以隐藏了。丝毫犹豫也无,他再次拱手见礼道:

    “回禀前辈,此番小子前來,乃是奉家师之命前來兑换一些家师急需之物的。临出來时,师尊曾经给了小子一万块中品魔石,路上遇到几处坊市,已然兑换出去了千块之多。

    刚才有在外面与其他道友兑换了两千块之众,此时算來,已然仅剩六千多块了。”

    秦凤鸣这番说辞,已然早在他头脑中打好了底稿,说出之时,未有丝毫迟疑停顿,表情更是沒有丝毫变化。

    其实此时秦凤鸣神识之强,面前四名化婴中期修士拍马难及,也只有那陈姓化婴后期修士可以与之相比。如此境况,众人自是不会发现什么不妥。

    但听闻秦凤鸣说出此言,在场五名化婴修士同时身形一震,面上神色更是大变,眼中惊喜难以压制的闪现而出。

    数千块中品魔石,这可是在场众人相都未曾想到过之事。就是陈姓老者,身为麒麟山太上长老,身上也不过仅有数十块而已。

    “嗯,小友如此人物,在我德庆帝国修仙界中就已然不凡了,想必令师尊定然是一位更加了不起的高人了,但不知小友可愿告知老夫,令师上下如何称呼,”

    这老者竟未继续言说魔石之事,而是动问起來秦凤鸣师尊。

    以陈姓老者的修为,他心中也是极为震惊,他所修的功法特殊,对于他人神识感应极强,他竟感觉,面前青年修士神识之强,虽不如自己,但也已然大大超过化婴中期修士甚多了。

    如此之事,他修仙九百年來,还是第一次遇到。

    能够培养出如此弟子之人,那不用问就可知,定然是一化婴后期甚至顶峰大修士无疑了。

    “请前辈赎罪,晚辈离开山门之前,家师便一再叮嘱,他老人家的姓名,绝对不能外传,因为他老人家不想我等弟子借用他老人家之名闯荡修仙界。此中道理想來前辈能够明白。”

    秦凤鸣这套论调,已然被他使用过数次,故此说出时,沒有一点迟疑,语速平稳,未有丝毫停顿,无论谁听了,都会认为他所言肯定就是如此。

    “嗯,小友师尊却是一位大智慧之人,虽然陈某不能认识令师,但能见到你这样的弟子,心中也是极为高兴的。”

    陈姓修士依旧未说出召唤秦凤鸣來此何事,但所说言语,却是让秦凤鸣心中舒服无比。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