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三十三章 再遇司徒念

作者:虚眞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百炼飞升录最新章节!

    此时的百巧门,果然已不同以往。

    随着距离三界大战临近,德庆帝国修仙界,已然将防御阵线布置的极为细致了起來。包围两处上古战场之处,原先各个宗门之内,都已然驻扎进入了不少一流宗门修士。

    虽说三界大战不以斩杀对方多少修士为主要目的,但对于其他界面的修士,自是要抵挡对方长驱直入的抢夺。

    但疆域太大,完全固守自是不可能,故此开始之始,除去一些实力不俗的宗门,会组织一些修士穿过空间裂缝,入侵到其他界面,大多数修士,便固守在一些防御坚固所在,以逸待劳,伺机攻击其他界面之人。

    百巧门作为昊域国最大宗门,自是已然成了为一些大宗门的首选之地。

    站立宗门遥远之地,看着不断进出的修士,秦凤鸣也不免略有不知如何是好起來。

    稍事思虑后,秦凤鸣正要起身上前叩关之时,突然自百巧门方向飞出一人,当远远见到秦凤鸣之时,面上神色不由一顿,接着便微笑着向他直飞而來。

    “道友请了,不知道友是否姓秦,”

    骤然见有人向自己而來,秦凤鸣不由立即停下了身來。

    “不错,在下秦凤鸣。不知道友如何称呼,怎么会识得秦某,”來人是一名成丹中期修士,年约五十左右,见对方容颜,却是毫无印象,不由略有一顿。

    不过在对方的衣服下摆,见到了一个楼宇,正是星辰阁标记。

    “呵呵,秦道友不认识黄某,自是应该,不过黄某却曾经见过秦道友之面。二十年前,百巧门斗法招亲,想來秦道友还会记得吧。当初秦道友大展身手,将李家之人击败,实在让黄某大为佩服。”

    闻听此言,秦凤鸣才自恍然,原來这名修士起先并不是星辰阁之人,而是百巧门修士,可能是因为三界大战,故此才并入了星辰阁。

    想來当初自己参加斗法招亲大会时,他远远见过自己一面。

    “啊,原來如此,是秦某眼拙了。不知黄道友此是去……”

    秦凤鸣微微一笑,不由讪讪一笑。

    “嗯,我受石长老吩咐,去到附近坊市一行,但不知秦道友此來可是有何事情吗,”

    听闻石长老之名,秦凤鸣转瞬便已明白,想來应就是那石德了。看來这石德虽然加入了星辰阁,但作福役使他人的做派却是一点也未变。

    “实不相瞒,此番來此,秦某乃是打算面见公孙前辈一面,不知公孙前辈此时是否还在宗门之内吗,”

    “啊,秦道友欲想找公孙长老,此番可能让道友失望了。”

    “难道公孙前辈沒有在宗门之内吗,”

    “不是,公孙长老当然在宗门之中,只是此时不可能出來接见道友的。”

    “这是为何,还请道友能够实言相告才好。”听闻此言,秦凤鸣不由微楞,既然公孙尚文此时在百巧门之中,怎么能无法见自己呢。

    “公孙长老自前年闭关之后,就未曾再现身出來,入关之前,就曾经告诫我等弟子,非是不到三界大战开启,不要去打扰与。故此道友此番却不能面见公孙长老了。”

    听闻此言,秦凤鸣才自明白,难怪黑燕山那么大规模的化婴修士拍卖会,公孙尚文都未到场。原來他是在闭关。

    “多谢黄道友指点,如此秦某也只能以后再向他老人家请安了。”

    对于修士闭关,秦凤鸣当然知晓,极为忌惮被打扰,看來此番绝难再见到公孙尚文了,故此辞别黄姓修士,秦凤鸣遁光一起,重新向着黑燕山所在飞去。

    遁光在群山之中穿梭,速度自是极快。

    就在秦凤鸣绕过一座高耸入云的高山之时,突然,间或扫视的神识之中,突然感应到了前方七八十里之地,正有两道能量波动急速飞遁而來。

    见此,秦凤鸣不由驻身在了一处山木茂密之地。

    因为他看前方两道遁光状态,竟好像是一追一逃。两者速度极快,转眼便接近到了三四十里之地。

    此时,秦凤鸣已然断定,这两人,正是一个在拼力逃遁,一个狠命追击。

    且那追击之人,速度明显要快于前方之人。

    虽距离遥远,但自前方那团能量波动之中,他竟然感到了一丝熟悉气息。

    在秦凤鸣微楞之际,前方奔逃之人终是在对方一记攻击之下,不得不停下了身形。

    随着遁光停止,秦凤鸣终是看明了那前方奔逃之人。

    原來前方奔逃之人,竟然是一女修,而此女修,秦凤鸣却是识得,正是公孙静瑶的闺中密友司徒念。

    只见此时的司徒仙子面色惨白,娇容之中满是愤恨之色。

    “哈哈哈,司徒仙子,佘某早就言说,你根本逃不出佘某手心的。我看你还是乖乖顺从与我,虽然你不能与佘某长相思守,但佘某也不会亏待与你的。”

    身后之人遁光一敛,显露出一名中年修士,虽然面容乍看极为英俊,但眼角眉梢都显露着一丝淫邪之意。站立在司徒念百多丈外,哈哈大笑道。

    “佘隆,你做梦,谁人不知你一向贪花好色,如不是你仰仗你曾祖在背后撑腰,早就不知被灭杀多少次了。虽然我打你不过,但你也休想染指本姑娘分毫,如果你再要强行逼迫,我就将这万里符祭出,将此事告知公孙长老。”

    面对这中年修士,司徒念也是心中惊恐,对方是成丹后期修士,而自己仅仅是一名成丹初期境界,与对方争斗,毫无胜算可言。

    此时也只能凭借公孙长老之名,让对方忌惮下,不敢妄來。

    “哈哈哈,公孙尚文那老东西此时正在闭关,你就是祭出那万里符,也休想指望他到來。再说了,就算他來到此处,难道他还敢出手将佘某灭杀不成,要知道,佘某曾祖,也是一名化婴中期修士。你以为他会因为你区区一名成丹弟子,就与老祖翻脸吗,”

    身后之人也是一软硬不吃之人,一声淫笑之下,毫不为意的说道。

    听闻对方之言,本就心中惧意的大起的司徒念身形不由为之一晃,险险沒有跌落下空中。

    “哼,就算公孙长老不來,你也休想触碰本姑娘,大不了我自爆法体,拉着你一同陨落此地。”

    眼中厉芒急闪之下,司徒念银牙一咬,恨声开口道。大有与对方同归于尽之意。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