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四十五章 死中得活

作者:虚眞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百炼飞升录最新章节!

    直到此时,秦凤鸣才是明白了化婴后期修士的可怕。也明白了因何化婴后期修士同是化婴境界,但被修仙之人尊称为大修士的原因所在了。

    化婴中期修士与大修士比起來,无论是实力手段,还是身法,一点可比性也无。

    两者相比,就如同一名三四岁的幼童与一名成人相比一般。如此急速的身法,已然快与瞬移相若,就算是祭出法宝,也绝对难以追击到对方身形分毫。

    以秦凤鸣此时实力,与化婴后期修士争斗,无异于飞蛾投火,自行找死。

    难怪当初煞神宗血魔老祖的弟子赤煞上人,凭借其化婴中期境界的强大实力,竟然一见到师尊道孁上人之时,立即大气都未敢出一声,就立即夹尾巴远远逃离了。

    此时的秦凤鸣,就是抬手祭出手中的那道轰雷符,与老者同归于尽也难以办到了。他此时只感觉手臂重愈万斤,哪怕移动分毫都以难能够。体内法力更是丁点也难以施展出了。

    如果当初沒有同意与那老者硬碰一击,秦凤鸣提早驱动法阵或是利用身法秘术与之周旋,可能还有与对方相抗一二可能。但此时,他也只能饮恨在此了。

    面对闪现而出的那到人影,秦凤鸣要做的,仅是目光惊恐的注视对方而已。

    “呵呵,小道友你可要输了。”

    随着那道人的闪现而出,一声丝毫火气都未显现的话语也随即飘出。

    接着,一道闪现彩芒的数尺大手掌便向秦凤鸣身体一抓而來。

    感应这那手掌之中所蕴含的庞大能量威压,秦凤鸣心中已然沒有了丁点惊惧,有的仅是一种淡然。

    能够在陨落之前,亲眼见到一名传说中的化婴后期大修士出手,也已然不枉在修仙界中闯荡一番了。

    他此时心态已然平静无比,脑海中空明一片,亲人的身影在脑海中急速闪动,公孙静瑶、两位姐姐、离凝、杜婉卿以及冰儿、容清等人一闪而过,就是五位对他有重大恩情的莽皇山师尊,都一一出现在了他的脑海之中。

    面对一名为报弟子被灭之仇而來的剑南书院大修士的强力一击,秦凤鸣此时已然不再做活命之想了。

    随着那老者的那道巨大手掌的闪现而出,一件让秦凤鸣意想不到的事情却是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就在那老者手掌乍现,强大能量威压闪现而出之时,突然身前一声破空之音响起,一面足有五六尺巨大的圆盘陡然出现当场,乌芒一闪,便遮挡在了秦凤鸣身前,将他整个都护卫在了身后。

    这闪现而出的圆盘,正是秦凤鸣的那面重新炼制过的龙纹龟甲盾。

    双方相距仅有三四丈之远,在老者祭出秘术之时,那数尺大的圆盘也随即闪现而出,双方几乎是同时出现的一般。

    如此短距离,老者就是想要变换攻击手法,绕过那那面圆盘,也已然不能。体内法力一动,那道攻击又自增强了一分。

    “砰,”一声响彻天地的巨大砰然之音陡然响彻在了当场,一股极其巨大的能量冲击陡然而生,那面乌黑盾牌乌芒急速狂闪不止,携带这一股强烈撞击之力,向着秦凤鸣身体猛然撞击而來。

    “砰,”一声撞击之音也接着响起,如不细听,还会以为两声是同时响起的一般。

    随着第二声砰然之音响起,一团乌芒包裹着一道人影如同脱缰的野马一般,急速向着远处倒飞而去。

    “呵呵,未曾想到小道友竟然还有如此一面有灵性的盾牌护身。不过经受老夫一击,你就算不死,也定然身受重伤了。”

    老者站立当场,并未有再次上前攻击秦凤鸣之意,似乎对于刚才那一击,他已然确信对方绝难安然了。

    乌黑圆盾携带秦凤鸣直接飞出了三四十丈之远,直接掉落在了下面的密林之中,在一声重物坠地声中,消失不见了两者踪迹。

    老者那句话声刚刚落下,只听闻四周轻微的翁鸣声一起,方圆数十丈处陡然闪现出了一道白茫茫的罩壁。巨大的能量在罩壁之上穿梭游走,道道银色电弧也自闪现不断。

    “哈哈哈,前辈,你一击已然攻击过了,下面,是不是要放晚辈安然离去了呢,”在老者面色一怔之时,一道年轻的话音也随即想在了巨大罩壁之内。

    同时光华一闪,数十丈外,秦凤鸣的身形也自闪现而出了。

    只见此时的青年修士,嘴边一缕血迹依旧存在,虽好像身受了重伤,但却依旧表情平静,双目精芒闪闪。

    “啊,老夫刚才那一击,你竟然硬承受了过來。难道你修炼过极为强大的炼体功法不成,”

    陡然见到秦凤鸣依旧站立当场,老者自是一惊,一声惊呼也随即喊出。

    秦凤鸣此番能够死中得活,可以说全是龙纹龟甲盾之功。

    如不是龙纹龟甲盾自行护主,关键之时挡在了身前,以当时情形,秦凤鸣势必会完全承受对方一击不可。就是对方到时不吐掌力,要想禁锢他全身法力,自是毫无疑问之事。

    故此时,秦凤鸣也是后背冰凉,后怕不已。

    “嗯,不错,晚辈确实曾经修炼过一套炼体法诀。不过,此番能够侥幸自前辈手中得活,还是前辈最后关头收回了一些法力之过。晚辈虽身受伤痛,但前辈缓手之情,晚辈还是极为感激的。”

    以秦凤鸣的见识,自是能够明白,当初老者那一击,并未出尽全力,否则就算他有金身诀护体,能否承受得住那盾牌的强大冲击力,也是两说之事。

    瞪视秦凤鸣许久,雷姓老者才再次开口道:

    “小道友手段确然不凡,就仅凭那道轰雷符,那奚清伦陨落在小友之手也不冤枉。如不是老夫还有点手段,也定然会在那强大爆炸之中受伤不可。虽然先前老夫与小友有所约定,但老夫还是不能让小道友离去。

    老夫不会禁锢小友法力,只要你随老夫去到剑南书院一行,老夫保证,我剑南书院绝对不会对小友有不利之事发生的。说不定,还有一天大机缘等着小道友呢。”

    雷姓老者竟然已认出了刚才秦凤鸣所祭出的那道强大威能的攻击,听其意思,对于那道轰雷符攻击,他也是略有忌惮存心。

    秦凤鸣心中当然知晓,仅凭能够躲过对方一击,就要老者依据先前之言放自己离去,那是绝对不可能之事。

    自己将人家的一名天才弟子灭杀了,哪里是仅凭一句空口之言就能揭过的。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