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六十六章 因由

作者:虚眞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百炼飞升录最新章节!

    “呵呵,你确信这块玉牌只有你家老祖的后辈弟子才会持有吗,”看着面前青年面色陡然变得略有激动,秦凤鸣心中大是不解,不由出声问道。

    “当然,你手中所持令牌,与我康家存有的那块本是一对,虽然上面所显露的‘康’字极为相似,当两者却是有天壤之别。这个‘康’字,只有老祖持有的一块能够显露五彩之色。而家族中那块却不能。

    只是家中典籍记载,只要到了家族有大难之时,便会有人手持令牌而來。老祖离开康家之后,便一直未曾回返,只是祖训告知,只要是家族弟子修为到了筑基境界,便要记住这一祖训。难道道友便是我家老祖的后辈弟子吗,”

    此时康凯已然收起了自身法宝,双目露出了惊喜之色,注视秦凤鸣,面色因激动,显得涨红起來。

    听到康凯如此说,秦凤鸣心中也是大有感触,身为堂堂的莽皇山太上长老,他的家族弟子竟然未享受到什么特权,连告知他是响当当的莽皇山太上长老都未能够。

    至于因何会如此,秦凤鸣此时自是不知,就是想要追究,也无人能够解答了。这其中有什么隐情,也可能说不定。

    其实实情,却也耐人寻味。

    原來,当初莽皇山的那位康姓太上长老名为康启生,虽说是大理国康家之人,但他出身却是不好,他父亲本是康家旁系分枝中的一名普通族人,修为也仅聚气期八层,而他母亲,更是一凡人女子。

    他出生之后,家族测试灵根之时,只是测出了他仅是一四灵根修士,也就是说他仅缺失一种属性的灵根。加上他父亲在家族中本就是边缘之人,他更加不被看好。

    康启生与其父亲更是被康家不少人耻笑为一对废物。打骂虐待更是常事。

    为了不让康启生饱受欺凌,他父亲便毅然带着他们母子离开了康家。

    几年之后,他父亲更是在一处险地寻找灵草之时,被其他修士灭杀在了那里,沒过几年,他母亲也郁郁而终。

    年仅十五岁的康启生便独自在荆棘满布的修仙界中闯荡,生活困苦让年仅十五六的康启生饱受煎熬。

    但冥冥之中似有定数,在一次康启生进入一处险地,寻找炼器材料,已兑换灵石之时,不经意却是被一股巨力拉扯进了一处极为隐秘的所在。在那里,他竟然遇到了天大机缘。

    不仅未陨落其中,更是修为大进。

    三百年后,修为已然进入化婴境界的康启生为了将其父亲与母亲尸骨安置回康家,只身來到了康家。

    陡然见到一位化婴修士君临康家,让康家众人惶恐不已。

    康启生一言不发,将两位老人的尸骨安葬之后,更是在坟前跪伏了三日。

    对于这位大能如此行事,康家众人心中大为不解。直到他们见到墓碑之上的名字,康家众人才自明白,面前这位化婴修士竟然是被他们康家舍弃的族人。

    在康家太上长老的带领之下,康家无论男女老少更是远远跪倒在地,也一直跪了三日,直到康启生起身,康家数百人都未曾有一人起身。

    看视远处跪伏在地康家众人片刻,康启生轻叹一声,所谓血浓于水,他说到底也是康家之人,体内有康家血液流淌。

    思虑片刻之后,当场便炼制了两面看上去极为相似的玉牌,告知当时的康家太上长老,言说只要康家有灭族大难之时,便会有人手持可以发光的玉牌前來。

    之后康启生遁光一起,并未再停留分毫,就此一去不返了。

    又过了数百年,康启生再次來到康家,将一法宝留下,当成了镇族之宝。

    此时见到秦凤鸣手持彩光弥漫的玉牌,身为康家长老的康凯自是一眼就认出了秦凤鸣身份。

    “嗯,不错,秦某便是令先祖的弟子,此番本來是想将康家众人带离大理国,但未曾想到,秦某却是來晚了一步,整个康家竟然被人屠戮了一空,仅有道友独活了下來。”

    说道最后,秦凤鸣也不由心中感伤大起。如果再回大梁国之前來到康家,势必会将此灭族之祸躲过,但事已至此,徒劳伤感也已无济于事。

    “有劳秦道友费心了,但不知道友可知灭杀我康家之人是何处修士吗,”

    面前青年收起激动之心,面色已然变得平静,一丝坚毅之色显露在了他年轻的面容之上。

    “怎么,难道康道友打算凭借你成丹境界修为,去为康家报仇不成,”

    看到面前青年眼中神色,秦凤鸣心中也不由一动。

    “哼,如此灭族之仇,康某自是会报,就算此时康某修为低下,但总有一日,我会亲刃仇人,为我死去的七百余口族人报仇雪恨。”年轻的面容之上,闪现的是一种一往无前的坚毅,秦凤鸣不由心中一动,道:

    “刚才秦某已然擒获了一名老者,自其口中得知,屠灭康家之人,乃是元丰帝国南塘郡中的烈虎门三名化婴修士带人所为,听闻烈虎门中有一位化婴中期修士,六七名化婴初期修士。康道友还打算去报仇吗,”

    “此番多谢道友出手,将那两名仇人灭杀,康某就此别过,如果以后康某不死,定然会感念道友出手之情的。”

    他竟然未再说其他言语,抱拳拱手下,身形一转,便欲破空而去。

    见到面前青年此举,秦凤鸣心中不由佩服大起,他既不询问秦凤鸣出身,也不要秦凤鸣帮忙,大有独自一人就去报仇之念。

    “康道友且慢,秦某还有话要说。”

    “道友有何言语,请讲当面。”听到秦凤鸣之言,康凯停下身形,面色凝重,看视秦凤鸣道。

    “令先祖本是我宗门中的太上长老,前辈离世之时,曾经吩咐宗门弟子,当修仙界遇到大事之时,出手相帮康家一把,此番秦某晚到了十数年,未能救护住康家,已然愧对宗门前辈嘱托。如果道友此去再有什么意外,秦某就更加难以面对宗门前辈了。不如道友跟随秦某回宗门,努力修炼,等修为大进之后,在图谋报仇之事,不是道友以为如何,”

    面对面前心智坚毅的修士,秦凤鸣也不由大生爱才之心。

    “多谢秦道友好意,康某虽然不才,但也知晓难以对抗那化婴修士,但要灭杀他们的低阶弟子,想來还能办到,请道友回复贵宗前辈,就说康家之仇,由康家之人处理就好。此番贵宗已然秉承了先祖之意,我康凯已然感激不尽了。其他事就不劳烦道友了。”

    再次抱拳之下,康凯并不再停留,遁光一起,便激射向了远方。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