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七十九章 豪夺

作者:虚眞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百炼飞升录最新章节!

    此番对战烈虎门门主,秦凤鸣虽然以其自身手段与对方相持,但他心中却明白非常。此次与一名化婴中期修士正面争斗而不落下风,概因对方所祭出的手段正好被自己所克之过。

    烈虎门门主用秘术凝聚而成的虎兽,端是强大之极,五行能量属性的攻击,在其面前如同儿戏一般。

    此种强大之极的秘术,如果碰到其他同阶修士,定然犀利无比,大占上风。

    烈虎门能够屹立修仙界如此之久,最大原因所在,应该就是有这虎啸魔功之过。如不是秦凤鸣的噬灵幽火正好与之属性相同,威能不相上下,要想全身而退,结果也将难以意料。

    面对如此强大对手,要想将之擒杀,秦凤鸣自也不会做此想法。但要将之惊退,秦凤鸣还是有所信心的。

    只要容清与旷风二人现身当场,呈现出三人合围之势,本就有所忌惮的烈虎门门主定然会选择抽身而走,远离此地无疑。

    以秦凤鸣心智,要想判断出烈虎门门主逃离方向,当不是什么难度。

    虽然用阴阳八卦阵将对方困住,但秦凤鸣也不敢轻心大意。

    凭借他此时手段,要想将对方灭杀,难度自是沒有,但要彻底顷刻灭杀,除了那符宝与轰雷符外,沒有第二种方法可选。

    但这两种方法,均都是秦凤鸣极为不想使用的。

    驱动符宝所付出的代价自不用说,且还要损失一次符宝使用次数。而轰雷符,他此时还仅剩五枚而已。非到万不得已之时,他是不会再用了。

    “哼,难道小辈以为凭借这一区区法阵,就能将老夫困杀此地不成,”

    虽然身在法阵之内,但烈虎门门主并未就此低头,法阵自古流传就极为稀少,他可不相信,自己所遇这一法阵,就是那可以困杀化婴中期修士的强**阵。

    “道友是想测试一番秦某法阵的威力吗,这有何难,道友小心了。”

    手指点动,阴阳八卦阵登时翁鸣之声大起,随即一道道闪现强大攻击威力的银色电弧显现而出,‘刺啦’声中,五道电弧已然激射向了站立法阵中的烈虎门门主。

    见到陡然展现而出的闪电攻击,烈虎门门主面色登时大变,抬手之下,五道能量攻击也展现而出,堪堪将闪电攻击拦截了下來。

    “哈哈哈,道友此番感觉如何,秦某的此一法阵还说的过去吧,”

    并未立即全力催动法阵,秦凤鸣站立当场,丝毫急切也无的开口道。

    目视重新露出容颜的青年修士,身为化婴中期修士的烈虎门门主也不得不心中惧意大起起來。

    刚才那数道闪电攻击,威力之大,他已然有所体会,如果在自己全盛之时,可能还不惧此种程度的攻击,但此时,体内法力神识大损,且在对方三名化婴初期修士的合围之下,他也不得不掂量一番了。

    “哼,此法阵却也不凡,但要说能够将翟某灭杀,却也非是简单之事,不过翟某却是要听听你有何言语要说。”

    “当年灭杀康家满门之事,想來是你所吩咐的吧。此事要想化解,绝对不可能,但看在此时三界大战即将开启之时,秦某却可以做主,让你有一逃命机会,不知你是想陨落此地,还是想能够安然离去呢,”

    “哼,当初灭杀康家,确实是翟某吩咐的,既然事已然做下,老夫也无话可说,此时你就说说有何条件吧。”

    此时的烈虎门门主,心中也是大为不解,小小的一个大理国不入流的修仙家族,竟然曾经诞生过一个化婴后期大修士。

    而既然有此实力的大修士存在,却又一直待在这修炼资源极为稀少的大理国,如此这些,实在让其难以弄明。

    当初烈虎门门主一见到自己嫡系子嗣被一个小修仙家族之人击成重伤,不治身死,也曾派人打探过一番康家背景,但无任何迹象表明,小小的康家有何背景存在。

    故此才分派门中长老,带人将整个康家灭杀了。

    此番被人寻仇上门,且门下弟子、长老接连陨落身死,烈虎门门主心中早已忌惮到了极处。对方仅仅出动三名化婴初期修士,就已然让烈虎门难以应付,此生要想报此仇,已然沒有丝毫可能了。

    烈虎门门主此时唯一的希望,就是自己能够逃出生天。

    “哈哈哈,条件非常简单,道友只需将那虎啸魔功的功法秘籍交出,然后舍弃这具肉身,仅仅元婴逃离此地就好。”

    秦凤鸣如此大费周章的与面前烈虎门门主好言相商,最大目的,便是那让其大为忌惮的虎啸魔功。

    “什么,你想要我烈虎门的镇门神功,还要老夫舍弃肉身,哈哈哈,小辈,你想的太过简单了吧。哼,虎啸魔功乃是我烈虎门的镇门之宝,就是宗门中的长老,都不能修行,你竟然想要此一神功,真是痴心妄想。并且还要老夫舍弃肉身,那更是荒唐之极。”

    一听秦凤鸣所提条件,身在法阵之中的烈虎门门主不由勃然大怒。

    “荒唐不荒唐只有凭实力说话,如果翟门主能够将秦某的法阵攻破,那就是秦某所言太过无理了。如果翟门主沒有此一能力,那你自然会答应秦某此一条件的。”

    秦凤鸣毫不为所动,面上微微一笑,未有丝毫生气的开口说道。

    他当然不用担心什么,阴阳八卦阵的防御能力极为强大。当初在上古战场之时,那只即将陨落的银鞘虫成虫,虽然在弥留之际难以有其巅峰实力,但也依旧极为强大。就算如此,也未能突破阴阳八卦阵的防御。

    此时的一名已然实力大降的化婴中期修士,秦凤鸣当然不会有何担心之处。

    目视面前毫无波澜的青年修士,烈虎门门主心中也是犹豫大起。

    对面青年修士的手段,他已然领教过了一番,虽然对方仅是一名化婴初期修士,但所祭出的古宝与秘术,却强大之极,就是自己赖以依仗的虎啸魔功,都未能将对方如何。

    想到此处,烈虎门门主就不由心中冰冷一片。

    “好,翟某就答应道友所提之事,不过老夫真的将秘术拿出,并舍弃肉身后,道友真能释放老夫元婴离去吗,”

    思虑许久之后,面上神色凝重之极的抬起头,看视秦凤鸣片刻,烈虎门门主才终于沉声道。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