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八十一章 收徒

作者:虚眞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百炼飞升录最新章节!

    “前辈,那三名化婴修士,都已然被灭杀了吗,”站立许久之后,康凯才自震惊之中清醒过來。

    “灭杀倒是沒有,那烈虎门门主乃是化婴中期修士,秦某虽然自认手段不俗,但要将一名化婴中期修士灭杀,却还不能办到,不过那烈虎门门主,此时也仅是元婴逃离了出去。这是他的肉身,多少也为康家讨回了些利息。”

    距离数十里之远,康凯虽然神识可以探查的到,但详细细节难以弄明。秦凤鸣当然也不会详细叙说,而是如是说道。

    看着倒地的一具老者尸体,康凯双目之中,神色也是急闪不断。

    自他返回康家山庄,见到残垣断壁之时,心中就已然暗暗决定,此生定要报此血海深仇。但他也知晓,对头既然能够将康家护族大阵攻破,定然会有化婴修士存在。且一定还不止一名。

    当他暗中见到有三名成丹修士隐藏废墟之中时,就更加确定了对方实力庞大以极。凭借他区区一名成丹初期修士,别说是寻对方宗门报仇,就是要灭杀那三名成丹修士,都是千难万难之事。

    他无论如何也未能想到,此番面前的前辈始一出手,就已然将当初三名带队的化婴修士擒杀了。而那烈虎门门主更是舍弃了肉身而逃,如此大恩,已然难以用语言表达。

    “秦前辈,此番如不是前辈出手,康凯欲想要报康家灭族之仇,将是遥遥无期之事,前辈在上,请受康凯一拜。”

    到了此时,康凯除了心中感激,已然不能说出任何言语了。

    看着跪伏在地,吭吭响头不止的康凯,秦凤鸣心中也是略有感触。

    虽然康家灭门之事与他关系不大,但如果他能提早來到康家,定然能够将此血案解除无疑。且不论他是否能够碰到烈虎门那三名长老,就是师尊交予的那套法阵,料想就能阻挡下烈虎门众多修士的攻击。

    但事已至此,秦凤鸣也不会再多加深究。

    “康道友请起,这是另外一名亲自下手屠戮康家罪首,这二人如何处置,就交由道友决定了。”

    将旷风擒拿的那一名烈虎门长老置于康凯面前,秦凤鸣淡然说道。对与这二人生死,他自是不会放在心上。

    看着面前恶面老者与另外一名人事不知的化婴修士,康凯面色变换闪烁,手中剑芒吞吐不定。

    此时先前被擒拿的那名恶面老者,双目之中早已惊恐之极的神色满布。他怎么也未能想到,面前的那青年修士,竟真得将自己宗门中的三大高手战败了,而门主更是舍弃了肉身,才得以逃离。

    到了此时,他也已然知晓,他们烈虎门,此次确实是招惹到了一个他们难以抵抗的超级势力。此时他就是想要开口言说些什么,也已然不知如何开口了。

    “秦前辈,这二人,还请前辈将他们的元婴收去,晚辈留着躯体,将之炼制成炼尸奴役,以此來解心头之恨。”

    听到康凯此言,秦凤鸣不由莞尔,三具化婴修士的躯体,其价值之高,足可以放到化婴修士参加的拍卖会进行拍卖。如果随便焚毁,却也太过暴殄天物了。

    秦凤鸣点头之下,手指轻动,两道爪影便激射而出,两具萎靡的迷你小婴便出现在了其手中。

    “秦道友,你曾经答应老夫,要放老夫魂魄逃离的。难道道友想要毁约不成,”状如恶面老者的迷你小婴陡一现身,便立即开口说道。虽然他法力不在,但声音依旧响亮。

    “呵呵,秦某当初是答应道友,不彻底将你灭杀,让你魂魄转世,但却沒有说是何时释放道友魂魄,故此现在秦某将你禁锢在玉瓶之中,也不算是毁约,等以后秦某高兴了,自是会释放道友魂魄的。”

    说着之时,秦凤鸣手一挥,已然出现了两个玉瓶,不待那恶面老者元婴再言说什么,黄芒一闪,已然将两具元婴摄入到了禁制玉瓶之中。

    “康道友,这些尸体之上的宝物,就交予道友了,虽然不能抵消康家灭门血仇一二,但也聊以**了。”秦凤鸣将数十只储物戒指收起,稍事扫视之后,统统放到了康凯面前。

    化婴修士的身家之丰,自不是康凯所能意料的,但这些,秦凤鸣也未看在眼中。见里面并未有自己所需之物,他于是极为大方的交给了康凯。

    至于容清与旷风二人,只要有他秦凤鸣在,就不会缺少这些宝物、丹药。

    化婴修士的储物戒指,康凯仅是稍事扫视了数只,就已然惊震在了当场,看着面前青年修士不像是玩笑之言,康凯头脑之中登时猛然轰鸣一声,他都有点不相信面前之事。

    这比见到秦凤鸣擒杀那三名化婴修士都要让其震惊。

    修士修仙,不外乎就是那些珍惜丹丸、灵草以极各种宝物,而面前青年竟然如此轻易便将好不容易得到的化婴修士的珍惜宝物相送,这是康凯修仙两百年以來,从未听闻过之事。

    “康道友,康家之仇虽未完全得报,但也已然算是有了一个结果,但不知道友今后可有何打算,”

    见康凯收起那些储物戒指灵兽袋,秦凤鸣微微一笑道。

    此番受师尊司马博吩咐,虽然未能妥善安排康家众人,但事已发生,自不能再重來,但对于面前青年修士,秦凤鸣还是要妥善安置一下的。

    听到此言,康凯面色不由顿时寞落起來。

    他这十数年來,心中仅有一个信念,那便是报仇,此时虽未将仇人统统灭杀,但也算是大仇得报,对于将烈虎门连根拔起,那就只有自己努力修炼,等到实力足够之后再有所行动了。

    而此时,就是康凯自己,也不知道将要去哪里了。

    “秦前辈,此番康凯能够亲眼得见仇人身死,心中已然仇恨大去,如前辈不嫌弃康凯愚笨,晚辈想拜在前辈门下,终身侍奉前辈,以报前辈大恩。”

    康凯双目满是希望神情,双膝一曲,已然跪倒在了秦凤鸣面前。

    骤闻面前青年欲想拜自己为师,秦凤鸣不由也是一惊。

    此时算來,说不定面前青年修士比自己年岁还要大上一些呢。但修仙界自古便是实力为尊,康凯能有拜自己为师之念,倒也无可厚非。

    “你真打算拜秦某为师吗,实不相瞒,秦某非是安稳之人,我曾有数名大敌,且都是势力庞大的宗门,以后所要面对的,将是你难以想象的艰难之境,秦某奉劝康道友,你还是不要有此念为好。”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