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四百九十二章 识破

作者:虚眞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百炼飞升录最新章节!

    “哼,快住手,你是何方鼠辈,竟敢在此欺辱本宫的晚辈弟子。”

    就在秦凤鸣打算欺到近前,与杜婉卿相认之时,突然一声娇喝自远处急速传來,接着就见一道遁光激射到了面前。

    那遁光速度之快,就是秦凤鸣见了,都不由为之一惊。

    还未等秦凤鸣再有什么什么反应之时,随着那道遁光的停歇,一道威能强大之极的五彩剑芒已然激射而出,一闪便到了杜婉卿的头顶之上。

    “轰,”一声巨响响起,秦凤鸣祭出的那道抓影随即消失不见。

    接着遁光再起,一团五彩光团已然将惊呆中的杜婉卿卷入了其内。

    光华再闪,已然出离了数十丈之远。光华敛去,显露出了一名身穿鹅黄色宫装的艳丽女修。

    看此名女修年岁仅有不到三十岁年纪,齿白唇红,肤色白中透红,一双杏眼此时满是怒意,将杜婉卿拉到身后,此时正怒视秦凤鸣不已。

    见到此女修,秦凤鸣不由心中大是一喜,此人非是旁人,正是姐姐尚凌汐。

    “小辈,你是何人,本宫的弟子,也是你可以随便出手擒拿的吗,一看你嬉皮笑脸的模样,就知道定然不是什么好人。也罢,本宫就出手教训你一番,让你以后长点记性。”

    面色大喜的杜婉卿刚要上前见礼,尚凌汐摆手将之制止,然后面向秦凤鸣,寒声开口道。

    虽然尚凌汐说的极为威严,但用她娇美的话音说出,却是威严之意大减。

    本來正要上前相认的秦凤鸣听闻姐姐此言,身形又自站住,心念急转之下,不由大起与姐姐交手一二的想法。

    “呵呵,难道凭借你是化婴前辈,就出手教训晚辈吗,哼,就算你是化婴前辈,难道我就怕了你不成,”口中说着,秦凤鸣手一抬,已然做好了争斗准备。

    “哼,小辈真是不知死活,也罢,本姑娘就替你师长教训你一番。”

    见到面前中年成丹修士竟然面对自己依旧未有丝毫畏惧显露,尚凌汐玉脸一寒,冷然说道。接着皓腕一抬,一道五彩霞光便向着秦凤鸣面门激射而來。

    几乎是一闪,便已然到了秦凤鸣近前。

    “哼,区区剑芒,还难不倒我。”

    随着秦凤鸣的话音,一道乌芒一闪,一面盾牌已然出现在了他面前。

    “砰,”一声砰然之音响起,尚凌汐祭出的那道闪现巨大威压的剑芒斩击在盾牌之上,竟然毫无效果展露。好像击打在了一坚硬的巨大岩石上一般。

    此件龙纹龟甲盾,本体就已然是一极为强大的防御古宝,秦凤鸣后來有添加了数种修仙界中极为难得的炼器材料,仅是灵精石、烟晶石等,就是修仙界中那些化婴后期甚至聚合修士都极想得到之物。

    重新炼制之时,更是将他知晓的,对这面盾牌无害的所有防御术咒都打入了其中。

    当初能够抵御下剑南书院那名雷姓化婴后期大修士的一击,而安然无恙,此时尚凌汐一击,自是不会有丝毫效果展露。

    “啊,小辈竟然身有如此强大的防御宝物。不过,如果你想仅凭借这一面盾牌,就想安然,却是绝对不能够。如果你能接下本宫下面一击,那就放你离去。”

    眼见面前闪现乌芒的坚韧盾牌,尚凌汐心中也是一震。

    自那盾牌之上所显露出的浓厚威能,让她见了,都有一种无所下手之感。

    但身为化婴修士的尚凌汐自是不会在一名晚辈面前就此认输,秀目一凝之下,娇口一开,如是说道。

    说着之时,娇口一开,一物便自其口中飞出,在她胸前一展,一把五彩霞光闪烁的宝伞便悬浮在了她胸前。

    “本宫这件法宝,其他威能本宫不用,仅是用其一种神识攻击之效,如果你此时认输,听候本宫发落,当可无恙,如果本宫将之驱动,你要抵御不下來,到时定然会被此一攻击击伤。境界大损也是极有可能。本宫言以至此,你决断吧。”

    尚凌汐将本命法宝祭出,并未立即驱动攻击,而是先自提醒起了秦凤鸣。这让站立当场的秦凤鸣也不由微微一愣,但转瞬便自明白了缘由。

    先前秦凤鸣祭出那道攻击,袭向杜婉卿之时,已然手下留了情。

    以尚凌汐眼光,自是一眼看出。且此时自己面容也不是什么奸恶凶残之人,故此,尚凌汐才好言提醒道。

    “呵呵,前辈尽管动手,晚辈倒要看看,以前辈的净清诀配合荡神伞法宝,到底能发出何种强大的威能。”

    “咦,你怎么知道本宫修习的功法是净清诀,本命法宝是荡神伞,”

    秦凤鸣当然知晓尚凌汐所修习的功法名字,当初尚凌汐炼制本命法宝,其中一块极为珍惜的主料,还是秦凤鸣提供的呢。

    但此时秦凤鸣听到尚凌汐此问,心中也不由大是一惊。

    尚凌汐居住在蛮州之地,附近本就化婴修士稀少,她出手争斗的机会自是不多,那知道她修习功法与本命法宝之人,定然更是不多。此时要将这篇谎圆过去,却也困难无比。

    正当秦凤鸣心中心中思虑不知如何解答之时,突然听到尚凌汐猛然道:

    “哈哈哈,弟弟真是调皮,多年未见,竟然在此与姐姐开起了玩笑,如果不是你说出我修习的功法、法宝,还真让弟弟给蒙骗了过去。”

    “弟弟,谁是你弟弟,前辈不是错认了人吧,”

    一听尚凌汐如此言说,秦凤鸣就知道遭了,但他还是硬着脑皮说道。

    “弟弟不要装了,我所修功法及本命法宝,除了姐姐彩莲仙子与弟弟你外,绝对沒有第二人知晓,因为与我有过争斗的修士,已然被我灭杀了。我知道弟弟的易容术天下无双,难道弟弟还不露出真容吗,”

    当初秦凤鸣与尚凌汐混入血狐盟,秦凤鸣施展过换颜术,此时被尚凌汐说出,秦凤鸣自是知晓此事已然彻底暴露了。

    于是微微一笑,面色一转,将本來面目恢复了过來。

    “小弟秦凤鸣,拜见姐姐,姐姐一向可好,小弟给姐姐见礼了。”秦凤鸣面色不该,微笑之下,晃身便到了两女近前。躬身施礼,口中说道。

    “啊,果然是弟弟,我还道那里突然出现了如此一位人物。”

    虽然尚凌汐口中咬定面前之人是弟弟,但她心中也是不确定,此时见到熟悉的面容出现面前,心中之欢喜,一点不比秦凤鸣少分毫。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