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八十八章 行动

作者:虚眞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狂医废材妃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毒后逆天:至尊大小姐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百炼飞升录最新章节!

    自那鬼君初期修士处所得信息,让秦凤鸣不由也是略有一丝后怕存心。这些鬼界修士,其心机,似乎比人界还要厉害几分。

    修仙者一般极少使用计谋,因为一切计谋,在绝对实力面前,均是不堪一击的。但也并非绝对,只要使用得当,使用一些手段,自是可以收到意想不到的效果。

    此番三道宗与谢家老祖所行之举,已然让血邬盟大受其害。

    双方能够相持数百上千年之久,足可以说明双方实力应该在伯仲之间。这种实力,主要就是鬼君境界的修士数量,当然鬼君后期大修士的数量更是其中最为关键之处。

    三道宗利用此次三界大战开启,玩了一套烟炮鬼吹灯的把戏,成功将血邬盟高层谎骗。这不得不说是一次极为成功的计谋。

    站立空中,秦凤鸣心中也不由大为佩服此次计谋的关键人物谢家老祖。

    能够相处数月之久,都未有丝毫破绽露出,谢家老祖的韧性当不是其他人可比。

    对于谢家那位能够创立出万剑锁魂阵的前辈高人,秦凤鸣也是心中佩服,对其炼制法阵心得以极所使用的术咒,更是向往非常。

    此时,他心中所思虑的,便是想如何能够进入到谢家。以期能够研读一番谢家前辈所遗留下來的阵法珍惜典藏。

    身形一动,秦凤鸣登时化作一道五彩遁光,向着距离此地最近的一处远距离传说阵飞遁而去。

    其此行目的,便是金川府血邬盟驻地。

    降落在一处距离那处传送阵所在五百里处的一座山峰之上,秦凤鸣才将李长山唤出。

    “李道友,下面我等便向着金川府方向而去,秦某沒有别的要求,只有一条,那就是尽快到达血邬盟所在之处。”

    李长山也是人老成精之人,虽然未能猜出面前青年修士具体行为,但自秦凤鸣当初询问谢家祖上以极那万剑锁魂阵,他便已然能够猜出一二。

    面前青年修士,不仅手段惊人,身上更是有数套法阵存在,想來其对于法阵,定然极为喜爱无疑。谢家作为以法阵立世的家族,家族之中,定然涉及法阵的典籍不少,面前修士,此行应该就是图谋那些典籍无疑。

    自那名鬼君初期修士口中得知前因后果之后,李长山也已然明白,当时谢家老祖让其二人离去,不外乎便是拖延时间而已。

    至于二人死活,谢家老祖当然未曾放在心上分毫。

    故此,面前青年前辈是否对谢家动手,他心中自是不会有丝毫愧疚之感。

    “前辈,此去金川府,足有数千上亿里之遥,就是利用传送阵,怕也得数十日之久……”

    “此点道友不用担心,就算三道宗与谢家此番能够大获全胜,以他们如此多人,要连续使用传送阵,也是不现实之举。他们当然会大部分人选择凭空飞遁,而谢家老祖等大修士,定然会在旁护送。故此众人要想达到金川府,沒有数年,绝对难以成行。”

    不待李姓老者说完,秦凤鸣便明白了其意思。

    神机府此种可以携带的空间宝物,鬼界之中虽然存有,但也是极为稀少之物。难说谢家老祖身上就存有。

    “李道友以后只需进出传送阵,其他飞遁之时,自是有秦某负责,就算那谢家老祖有芥子宝物,在有心之下,他也休想快过你我。”

    吩咐完,秦凤鸣身形一闪,便自消失不见。

    凭秦凤鸣不计自身法力消耗,全力驱动逝灵遁秘术飞遁,就算是鬼君顶峰的谢家老祖,自是也难以与之相比。

    当初在无望海之内,三名蛟龙一族的大修士,以蛟龙一族的遁术神通,都未能将之拦截下來,此时区区一名鬼界大修士,自是不会放在他眼中。

    虽然身在神机府之中,李姓老者并未感觉到身外青年的飞行速度,但每过一座传送阵后,不超过一日时间,便会再次來到一座传送阵,如此速度,确确实实让李姓老者惊愕到了极处。

    一个府郡中的两座传送阵,其间距离,最短也会有三四百万里之遥。

    而前辈却是仅需要数个时辰,便会到达。如此速度,比起其自身,足足快了数倍不止。

    李姓老者那里知晓,秦凤鸣此种速度,也并非是他全力施为,如其是驾驭逝灵遁,速度势必还会快上数倍。

    十几日后,李姓老者再次自一座传送阵飞离之后,停身在一座高山之上。传音神机府中的秦凤鸣道:

    “前辈,此地便是金川府范围,距离血邬盟主盟所在也仅有**百万里之遥,前方已然沒有传送阵了。”

    身形一闪,两道人影已然出现在了李姓老者面前。

    “嗯,多谢李道友,下面就交由秦某了。道友可以回神机府。”

    如此短时间,便抵达金川府,秦凤鸣自是心中高兴,此番能否成功,时间自是其中关键。

    “章道友,先前秦某所言,句句属实,只要道友能够沒有外心,秦某保证不会催动道友体内禁制分毫。如道友心存侥幸,欲做什么不利于秦某之事,那就不要怪秦某了。”

    此名章姓老者,正是当初秦凤鸣在建安府之中擒拿的那位血邬盟修士。

    “前辈尽请放心,章某承蒙前辈手下留情,沒有立即取了性命,心中已然感激非常,前辈吩咐之事,本來就是对我血邬盟有大利之事,那谢家竟然联合三道宗谋害两位大人,晚辈定然如实告知邬盟主,请他老人家定夺。”

    一路行來,这名章姓老者,对于面前这位看上去极为年轻的修士,心中除去敬畏,就是好奇。

    其看上去仅有鬼君初期修为,但手段却是堪比大修士,并且那两位已然明明被孟大人禁锢了法力的两位同阶修士,竟然丝毫异样也无的安然存在。

    不用问也知,那两名修士,定然就是面前青年出手救下的无疑。

    能够将一位鬼君后期大修士的禁锢术咒解除,那其自身,无疑也定然是一位同阶大修士。

    “嗯,章道友有此言,秦某便放心了,此去血邬盟所在,想來以道友之能,自是不会再有什么变故了。道友只需实言相告贵盟盟主,其自是能够知晓如何去做,至于道友如何言说血邬盟其他修士境况,道友却是要好好设想一番,千万不要留下了病端才好。”

    看着章姓老者消失在视线之中,秦凤鸣面上神色不由显露出了几分笑意。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