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九十四章 字迹

作者:虚眞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百炼飞升录最新章节!

    “什么,前辈想寻找幽邃草,此种灵草,在我鬼界虽然存有,但绝少有修士主动去寻找。因为这种灵草药效不大,用來炼制丹药更是极不合适。”

    骤闻幽邃草,李姓老者二人便为之一愣。虽然二人对炼丹不熟,但对于这种低阶灵草,还是略有了解的。

    堂堂一位人界大修士,竟然越界而來寻找几乎毫无用处的幽邃草,这让两名鬼界修士大是不解。

    “呵呵,这幽邃草虽然沒有什么用处,但对于秦某而言,还是有些用处的。两位道友只需言说何地存有就好。”

    幽邃草,乃是冰儿指名索要之物,但在元丰帝国之时,秦凤鸣虽然刻意寻找了不少坊市,也未能寻找到一株。非是说这种灵草珍惜,而是这种灵草太过不珍惜了。就算有大能修士碰到,一般也绝少有人会降下身形去采摘的。

    幽邃草本就是鬼界特产之物,在此界面之中寻找,自是会比在人界中要容易不少。

    “前辈,实不相瞒,我与严兄二人对于炼丹极为不熟,对于那些灵草出处就更加不知了,不过此去西北千万里之地的黜逾府之中,有一以种植各种灵草立世的宗门,名为卮阴宗。只要寻找到卮阴宗的一位修士,稍加打探,定然会知晓幽邃草所在的。”

    李姓老者二人低声商谈了片刻,才自抬头,略有难色的如是说道。

    听着面前二人言语,秦凤鸣也不由莞尔,李姓老者二人虽然修为不弱,已然是此界中的顶级之列,但对各种典籍,却是涉猎不多。看來二人也是苦修之士,平常有时间便打坐修炼。

    “嗯,就如两位道友所言,我们就去到那卮阴宗一行。”

    虽然对于冰儿因何要服食这幽邃草,且有何效用,秦凤鸣一点也不知。但他也不敢有什么怠慢。要知道,冰儿乃是太岁幼魂之体,如此体质,需要一些极为特殊的灵草,却也大有可能。

    千万里之遥,在秦凤鸣不着急情形之下,自也用不着再寻找什么传送阵。

    将神机府交给李姓老者之后,秦凤鸣带领严姓修士直接进入到神机府。

    此番劫掠谢家,秦凤鸣可谓收获巨大。几乎将谢家数万年珍藏的各种典籍玉简都收归到了神机府。

    这些典籍之中,自然会有秦凤鸣极为感兴趣的阵法方面的炼制心得。

    去到卮阴宗,以李姓老者的遁速,可能需要数月之久,秦凤鸣自是要好好对这些典籍研究一番。

    看着面前数个书架摆放面前,秦凤鸣心中也是喜悦不止。

    如不是当初谢家老者狠心之下,将李姓老者二人送出,秦凤鸣是否会有这等机遇得到谢家典藏,也是两说之事。

    仔细搜寻许久,一只由玉盒装载的乌黑玉简出现在了秦凤鸣手中。

    盒盖打开,看着显露丝丝能量波动的乌黑玉简,秦凤鸣不由心中大是一动。

    如此保藏的玉简卷轴,不用秦凤鸣看其内容,就已然知晓,这卷轴绝非是近年之物。定然以存世久远了。

    当神识沉入其中,仔细扫视手中卷轴之时,秦凤鸣也不由微楞在当场。

    他仅是稍稍扫视向手中卷轴,一股极为庞大的特殊能量便直冲他头脑而入,如不是他识海牢固庞大,就是当场昏厥,也绝不为过。

    强自稳定心神之下,秦凤鸣才略微看视了一番手中卷轴。

    这卷轴上所标注文字,竟然是一种似文非文,与一些玄奥术咒有几分相像的字迹。具体是何时文字,以秦凤鸣博学,竟也未能认出。

    “严道友,这卷轴之上文字,不知可能识得,这卷轴有些诡异,神识莫要完全沉入其中为好。”递过手中卷轴,秦凤鸣不忘叮嘱道。

    听闻前辈之言,严姓修士微怔之下,伸手接过卷轴,虽已然有所谨慎,但心神刚刚沉入其中,还是感觉一股异样能量直冲识海,身躯不由摇晃大起。

    就在严姓修士难以承受之时,陡然感觉一股精纯阴气进入了体内。

    秦凤鸣自是不会让其有所损伤。

    有秦凤鸣施以援手,严姓中年终是未被卷轴之上文字反噬。

    “多谢前辈援手,上面这种文字,晚辈也是第一次得见,上面一个字也不认识。不过晚辈却好像在那处所在见过一种相似字体,但好像是数百年前之事。晚辈需要好好想想才可。”

    握在手中玉简,严姓修士并未放下,就已然陷入了深思之中。

    看着面前中年修士表情,秦凤鸣微笑之下,并未出言打扰。

    足足过了盏茶时间之久,严姓修士才陡然身形一震,双目之中精芒闪现而出,急声道:“前辈,晚辈想起來了,当初晚辈还是筑基修士之时,曾经参加过一个小宗门的入门测试,当时在那个小宗门的广场之上,曾经见到过两个如同此种字体的文字。那两个字是这样描写的。”

    严姓修士说着,手一抬,便在石地之上开始描画其印象中的两个字体。

    但让秦凤鸣无比震惊的是,以严姓老者鬼君初期强大修为,竟然一连描画了数次,都未能将其中一个字迹完全描画出來。

    一见此景,秦凤鸣年轻面容之上,不由一丝震惊夹杂着一丝喜色显露而出。

    此种情形,以秦凤鸣对于术咒符文的了解,自是能够判断出其中关键。

    “啊,严道友,你所要描画的那两个字体,一定是一种极为高深的符文术咒,难道这篇玉简之中所书,竟然是某种高深术咒不成,严道友,仅凭描画,绝对难以成功。你不如用玉简,将其拓印在玉简上试试。”

    能够让一名鬼君境界修士都不能描画出的术咒,秦凤鸣虽然未曾见,但心中却期望大起。

    听闻秦凤鸣之言,严姓中年手中一晃,一只空白玉简便出现在了手中,神识印入其中,片刻之后,一丝喜色展现在了其面容之上。

    凝眉片刻之后,双手将玉简递到了秦凤鸣面前:“前辈,那两个字迹,虽然不知是否准确,但大致形态绝对不会有差错,请前辈验看。”

    接过递过玉简,秦凤鸣刚刚神识沉入其中,面色就已然大变。

    “严道友,你确信你曾经将那两个字体印在了此玉简之中了吗,”

    骤闻秦凤鸣此言,本來平静的严姓中年面容也登时大变。双目之中更是显露出离一丝惧色。

    要知道,面前青年,虽然看似平时一脸和气,但确确实实是一位出手就能致鬼君中期修士死命的大修士。如此大能修士,喜怒本就不行于色。他人生死也仅是其一念间之事。

    如其认为自己故意谎骗欺瞒,什么后果,谁也难以意料。

    “前辈,晚辈确实将记忆中的两个字迹分毫不差的印在了这玉简之中了。难道……难道……其竟然消失不见了不成,”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