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四十章 翻脸

作者:虚眞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百炼飞升录最新章节!

    “哼,老夫怀中符箓术咒,说能满足你所要求,就一定不会有差错。难道老夫堂堂的鬼符门鬼君中期长老的名头还不能担保吗,让你拿出那龟甲鳞片就拿出,只要满足老夫要求,立即便会将那符咒卷轴交给你。如此啰嗦干什么,”

    那白姓老者冷哼一声,略带愤怒的一句声音自阴雾中传出。

    “李道友勿怪,占某这位白师兄,乃是我鬼符门一位太上长老的嫡系晚辈,一向说话如此,我等已然习惯了。还请道友能够担待一二。”

    李姓老者骤闻此言,正要再反驳一番之时,旁边站立的占姓老者突然嘴唇微动,传音说道。

    听闻对方此言,李姓老者刚要出口之言,不由又咽回了肚腹之中。

    对于此种一向手高眼低的有强大靠山的宗门修士,李姓老者自是见的多了,为了与对方完成此番交易,自是不会太过计较此事。

    “既然白道友如此言说了,李某就不再坚持,但如果道友所拿出术咒,不能入李某之眼,那你我交易自然作罢。”

    口中说着之时,一只玉盒便出现在了其手中,毫不为意的手一抬,玉盒便到了三丈外的白姓修士面前。

    阴雾随即一阵翻滚,一只枯瘦的细长手掌陡然自阴雾中一伸而出,一番下,便将那玉盒抓到了手中,一闪,枯瘦手掌便缩回了阴雾之中。

    “哈哈哈,果真不错,这确实便是一块八级妖龟的背甲,并且还是一只即将突破九级的妖龟,此块妖龟背甲,虽然略小,但也足可以让老夫炼制成那件宝甲了。这是老夫的那卷符箓术咒,请你收好。”

    一阵狂笑之声赫然自阴雾中响起,那白姓修士显得畅快之极。说着之时,一团乌黑之物便自阴雾中一飞而出,向着李姓老者直飞而去。

    “啪,”骤然见一物自阴雾一飞而出,李姓老者并未有何怀疑,右手一探,便向这那乌黑之物一抓而去。但就在其伸手探出之际,一声脆响陡然响起。

    随着这声脆响,一块仅有尺许大的物黑丝网已然触碰在了李姓老者的手臂之上,一闪之下,面积豁然急剧狂涨,接着便猛然向着其身体蔓延而來。

    “啊,真是可恶。”

    刚一接触那黑色丝网,李姓老者心中就陡然大惊,心中哪里还不明白,对方所扔出的,哪是什么卷轴,分明就是一件丝网状法宝。

    但就在李姓老者惊呼出声之际,他只感觉自那丝网与手臂触碰之处,一股庞大之极的禁锢能量陡然涌入了手中的血脉之中,并沿着手臂中的血脉急速向着身体全身扩散而去。

    速度之快,几乎仅是瞬间,便侵入到了其丹田。

    让李姓老者心惊胆寒的是,那股庞大之极的禁锢能量,竟然让他有种难以抵抗之感。就算他急速调动体内法力,想要将那急速扩散的禁锢之力阻挡,都未能起到丝毫效果。

    随着那禁锢之力的弥漫,其所过之处,李姓老者登时有一种麻木之感涌现。

    就是其再想要举手投足,也已然再难以如愿了。

    “啊,你……白道友,你这是何意,”

    随着那乌黑丝网的急速弥漫,几乎一闪,便将李姓老者完全封闭在了丝网之中。此时的李姓老者除了能够口吐话音之外,其全身上下,已然不能再动作分毫了。

    李姓老者到了此时,那里还不明白,对方分明就是想抢夺自己宝物。于是面上神色愤怒之极的喝问出声。虽然浑身被那一层闪现浓重黑芒的丝网包裹禁锢,但李姓老者面上除了愤怒,却并沒有多少惊恐神色显露。

    “啊,白师兄,你这是做什么,”

    骤然见到面前发生情形,占姓老者也不由面色突变,口中更是不由喝问道。

    “哼,老夫想干什么,这还未明白吗,区区一名鬼君初期散修,竟然进入人界沒有几年,便又返了回來。想必其收获决然不少。老夫想看看,其身上还有何种宝物在身。”

    见到毫无意外的将李姓老者生擒,白姓修士身形一转,看向已然愤怒颜色满布的同门修士,口中毫不为意的开口道。

    虽然不能看清阴雾包裹中的容颜,占姓老者也能知晓,此时的同门师兄,已然做好了出手擒拿自己的准备。只要自己稍有移动,势必会有强力攻击击向自己身躯无疑。

    “师兄,李道友乃是在下百多年前所认识的一位建安府同道,还请师兄能够手下留情才好。”

    看着面前仅有两丈之远的鬼君中期修士所幻化的阴雾,占姓老者心中也是惊惧之意大起。面上神色变换之下,身形一躬的求情道。

    其实他与面前这位同门师兄也不是有多少深交,只是在宗门中见过几次,数年前在占姓老者受宗门指派,來坊市驻守之时,这位师兄曾经言说,让其留意一种蕴含土属性的坚硬材料。

    并且愿意拿一种其手中的高级符箓术咒交换。

    此番见到李姓老者拿出的八级妖龟鳞甲,登时便想到了这位白师兄。

    但让占姓老者难以想到的是,这位白师兄,竟然上來便要抢劫对方。

    “哼,你乖乖给老夫站立一旁,如果再要多言一声,休怪老夫不念同门之情。”话声一起,那阴雾包裹的白姓修士便向着李姓老者飘荡而來。

    “嗖,”一道身形一闪,那占姓老者在白姓修士身形一动之际,竟毫不犹豫的一飞而起,向着远处激射而去了。

    其速度之快,竟然比大多数的鬼君初期修士要快上足足半数。

    以鬼君初期修士的见识,那里还能不明白,虽然自己与面前之人是同门,但既然发生了此事,这白师兄势必不会轻易放过自己的。就算不灭杀自己,到时也定然会施展什么秘术,迫自己就范不可。

    真要对自己下上什么神魂禁制,那从今以后,就只能听对方摆布了。

    要知道,此种在自家坊市附近劫掠他人之事,本就是被修仙界中修士所不齿的。

    “哼,不识好歹,那就怨不得了老夫了。”

    一见此景,白姓修士身形陡然阴雾大现,当场一阵模糊后,竟然消失不见了其踪影。

    “砰,”随着白姓修士身形的消失,一声闷响陡然在百十丈外赫然响起。

    “啊,~~”一声惨呼之音几乎同时响彻在了当场。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