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五十五章 知悉

作者:虚眞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百炼飞升录最新章节!

    对于李姓老者与严姓修士,秦凤鸣此时已然放心非常。

    经过这数年以來的相伴交往,对与这两名鬼界鬼君修士,秦凤鸣也已略知晓了其心性秉性,这两人虽然修炼的是鬼道功法,但心性并不是残暴好杀之人。相反却是有武林中所言的义气在身。

    而二人所结交的一些修士,也均是比较正直之人。在众多珍惜材料宝物赏赐之下,这就更加让秦凤鸣对二人更加放心了。

    看着面前地面之上两名鬼符门长老,秦凤鸣眼中精芒稍现,手一挥,两道能量便进入到了二人体内。

    随着一股磅礴能量的入体,鬼符门王姓老者与冯姓中年修士先后清醒并坐起了身躯。

    “啊,你是何人,因何要擒拿老夫,”

    刚一清醒,王姓老者便心中大骇,回想刚才之事,那里还不明白此时处境,但身为鬼君中期修士,还是略微镇定了两分,厉声开口道。

    对于自己因何被擒拿,这名鬼君中期修士此时心中还忌惮之意未能消除。

    对方那件青芒法宝,他当时已然有所觉察,但那法宝速度太过急速,几乎他发现之时,那法宝已然突破了他的护体灵光,到了其面前。

    以他鬼君中期之能,就是再想闪避或是祭出本命法宝拦截,都已然无济于事。随着那青芒在其左肩处一穿而过,他立即感觉一股强大之极的神魂之力骤然席卷向了其识海,几乎一闪,便将其识海禁锢了。

    如此强大的法宝,就是修习鬼道功法的王姓老者也是惊惧到了极处。

    那中年修士骤一清醒,面色也霎时大变,本來就略显惨白的面容之上更是丝毫血色也无,并未开口言说什么。只是双目显露出一股惊恐神色注视秦凤鸣。

    当初那两股让其心神惧惊的五色巨掌的庞大威压,直到此时他都未曾自那惊恐中恢复过來。

    此名冯姓中年修士,进阶鬼君初期境界,也仅是十数年而已。

    而进阶之后,并未外出游历,一生更是未曾亲见过大修士的手段,故此一见那种让其心中升不起丝毫抵抗之心的庞大攻击后,久久都未能恢复。

    “两位道友,既然被秦某擒拿了,那就不要再做他想了,秦某也不相瞒,我本是人界修士,慕名來此,仅是想学习贵宗的两种符箓术咒,只要两位能够尽心传授,秦某保证,会毫发不损的将两位道友释放。”

    “啊,你是人界修士,原來你就是白师叔颁下令谕,要生擒的那名人界之人。”听闻秦凤鸣自己承认是人界修士,那鬼君中期老者与那中年修士面色均是一怔,对望一眼后,王姓老者并未表现出多么震惊的如是说道。

    “白师叔,难道你说的是鬼符门的那位白姓太上长老不成,当不知其要擒拿秦某所谓何事,”

    虽然不知谁是面前修士口中的白师叔,但以秦凤鸣心智,还是立即便想到了当初与他争斗过一场的那名白姓老者。他后來曾经听李姓老者言说,那名逃离的白姓老者,是鬼符门的一位太上长老的嫡系后人。

    此时一怔下,自是立即便知晓了那白师叔來历了。但对于一名鬼符门的太上长老颁下令谕擒拿他一名人界修士,还是大为不解。

    “白师叔正是我鬼符门的一位太上长老,至于因何要擒拿道友,王某便不知了。”虽然体内法力被控,但王姓老者面上神色却已然恢复了常态,双目一凝,看向秦凤鸣,语气并未有什么异样的开口说道。

    注视面前两名鬼符门修士,秦凤鸣心中也是念头急闪。

    当初与那名白姓鬼君中期修士争斗,他可是丝毫好处也未占到,因此还损失了不少珍惜之极的轰雷符。如不是对方忌惮银鞘虫,说不得秦凤鸣还得浪费一颗更加珍惜的烈日珠呢。

    沒想到那白姓老者回去后,竟然告知了其家祖,并颁下了令谕要擒拿与他。

    对于此种之事,秦凤鸣也不由苦笑不已。

    “哼,想要擒拿秦某,那你们鬼符门将要承受巨大损失不可,说不得就是让你鬼符门实力大损,也是说不定。只要你们鬼符门之人敢來,那秦某就会让其有來无回。”

    听着面前青年修士的威胁之言,王姓老者心中不由一阵寒意涌起。虽然看面前修士仅是鬼君初期境界,且并未真正与面前修士争斗,但对方那件偷袭他的法宝威能之强大,他还是有所体会的。

    就是他身为鬼君中期境界,且自认自身手段秘术不俗,都未能有丝毫抵抗便落入了对方手中,那鬼符门其他鬼君中期境界修士,定然无一人能够躲过对方此一偷袭。

    “好啦,秦某自不会理会那个什么白姓太上长老,下面你我三人就好好言谈一番,你二人是否答应刚才秦某所要求,丝毫不差的教授给秦某你鬼符门的两种高级符箓术咒,”

    目光一闪,秦凤鸣不再有什么迟疑,凝视两名鬼符门修士,淡然问道。

    “高级符箓术咒,什么高级符箓,”王姓老者也是面色一凝,沉声道。

    “哈哈哈,道友何必明知故问,秦某所言的,便是那穿云锥与影身符。”

    “你竟然知晓我鬼符门有此两种高级符箓,看來你定然做了不少准备了,难道你不知晓,此两种符箓,乃是我鬼符门的立宗之本,每一名修习之人,都要立下誓言吗。如老夫贪生怕死,传授道友此两种符箓,那老夫回到宗门,立即便会暴毙当场。死于非命,与死在道友手中,也无什么区别。”

    目视秦凤鸣,那王姓老者面上神色竟然显露出了一丝讥讽之色。似乎对于刚才秦凤鸣之言,丝毫未放在心上,对自己生死,更是已然置之度外了。

    听到王姓老者之言,其身旁坐定的中年修士也眼中神色为之一震,面色竟然变得坚定了几分。

    “哈哈哈,秦某本來也未指望自两位道友口中得到什么有用之物,既然两位道友如此言说了,那秦某也不得不得罪一二。”

    秦凤鸣对二人如此表现,似乎并未感到有丝毫意外,微微一笑下,竟然不再多言什么,手掌一伸,道道符文包裹的手掌便罩向了那中年修士。

    在那中年修士的惊恐目光之中,一股强大之极的神魂之力已然侵入到了其躯体……

    “嗯,虽然此人记忆中并未有什么值得秦某欣喜之事,但也略有收获。下面就轮到道友了。”仅是半盏茶时间不到,秦凤鸣便已然收回了手掌,面上并未有多少变化的低语道。

    那中年修士,此时已然再次陷入了昏迷,身躯一软,躺倒在地。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