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六十六章 严家

作者:虚眞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百炼飞升录最新章节!

    “李道友,严道友,不知对于那八极门,两位可知道其具体状况吗,”

    停身在距离八极门所在的河东山脉边缘的一高大山峰山腰处,秦凤鸣面色略有凝重的对面前两位鬼界修士开口道。

    八极门,虽自严姓中年口中知晓仅是一三四流宗门,门内仅有不超过十名鬼君境界修士,但要硬闯如此一个立世年数不短的宗门,也非是轻易就能攻破的。

    就算真得侥幸破除了禁制,能否得到自己所需,也是两说之事。

    以秦凤鸣心性,当然是想和平解决此事。最好能够进入八极门,然后见到那两个雕刻在石壁之上的符文。其他之事,想來就是询问八极门众位鬼君修士,想來也不会知晓什么、

    符咒之道,就算是涉猎此道的大能之人,也难以说就能都熟悉。

    其此次前來,无非就是想弄明那两个符咒到底是何时留存下來的,并期望能够将那两个符咒意思弄明,如果八极门有相关典籍最好,就算沒有,也大可能够知晓那两个符咒出现年代。

    “虽然晚辈是建安府修士,但对于八极门,还是仅听过其名字,具体如何还是有严兄弟解说吧。”

    虽然李姓老者已然知晓此番面前青年返回建安府,便是冲那八极门而來,但对于宗门林立的建安府來说,一个三四流宗门,实在是微不足道。

    如果沒事,是谁也不会打听此种宗门之事的。

    “回禀前辈。七百年前,八极门中还有三名鬼君修士存在,那时晚辈也仅是参加了其宗门举办的一次入门测试,不幸的是晚辈并未通过测试。后來晚辈便一直在修仙界中闯荡。虽然两百年前回过家族之中,但那时也仅是在家族之中短待几日,并未了解家族周遭宗门之事。

    故此对于那八极门,也未曾知晓。不过晚辈家族距离此地仅有数万里之遥,如果前辈不嫌弃,可以随晚辈回家族一行,说不定还有几名晚辈存在,到时询问一番,想來定然能够知晓八极门具体情形的。”

    严姓老者说道此处,面色也是略有一异样显露。似乎既想回家族,又不想回家族一般。

    以秦凤鸣见识,也一时未能猜出其心意。

    “嗯,既然此地距离严道友家族之地不远,不妨先去叨扰一番吧。”

    虽然不知严姓中年与其家族有何事存在,但既然有助于此次八极门之行,倒是不妨前去一番。故此他毫不犹豫的便答应了下來。

    此番三人谁也未再返回神机府,而是驾驭遁光,向着西北方向飞遁而去。

    严家所在之地,也是在河东山脉之中。

    河东山脉,也是广大之极,在山脉一处边缘之地,一片上千里之广的相对平整的广大区域,这片区域仅是建安府的一处封邑所在。

    虽然仅是一封邑,但所统帅的凡人也有数千万之众。

    仅是凡人城池,就有数十座之多,而严家所处之地,便是在这处凡人聚集之地的边缘之处。

    三人毫不停留,直接自这片凡人聚集上空飞跃而过。

    “何人闯我严家族门,”

    就在三人刚刚停身在一片修建有高大牌楼的广大建筑近前之时,突然自远处身形一闪,飞越而來了三名鬼将境界的修士。

    身影还未到近前,呼喝之声已然先自传了过來。

    在收敛气息之下,秦凤鸣三人在三名相当于筑基修士的眼中,却仅能大致认为是鬼帅修为之人而已。但就是如此,三名严家修士似乎并未如何惧怕秦凤鸣三人。

    “此地可是严家吗,但不知严江此时可还健在吗,”

    见到三名严家修士來到近前,严姓中年神色一动,毫不为意的开口道。

    “前辈是何人,怎敢如此称呼我严家太上老祖,”为首的一名看上去仅有三四十岁的鬼将中期修士看视三人片刻,面上神色并未有多少变化的开口说道。

    “呵呵,看來严江还未坐化,想必此时已然顺利进阶到鬼君境界了。沒想到当初老夫留给他的两颗冥阴丹还沒有浪费掉。”

    严姓中年的话音,着实让面前三名严家修士吃惊非小。

    严江,此时正式已然进阶到了鬼君境界,且身为严家太上老祖,在此地方圆万里之内,也是鼎鼎大名之人。就是数万里之遥的八极门,都对严家老祖也是客气非常。

    此时面前这名看上去并未有什么出奇之处的中年人竟然直呼太上老祖之名,更是口出让三人大惑不解之言。

    “三位前辈,难道是來拜见我严家太上老祖的吗,”

    此时的那为首中年修士,也自感觉到了面前三人來历不凡,故此已然客气了许多,躬身一礼后说道。

    “此是老夫令牌,你看看就知。”严姓中年并未多言,挥手之下,一面荧光闪现的令牌便自飞出,悬浮在了那名严家修士面前。

    “啊,您……您…您是曾太祖爷爷,晚……晚辈不知是您老人回族來了,还请曾太祖爷赎罪。”

    仅是稍事扫视手中令牌,那严家修士立即面色大变,口中磕巴的开口说着之时,身躯已然在空中跪伏了下去。其身后二人同样面色大变,紧随着也跪伏了下去。

    “哈哈哈,未想到老夫两百多年未返回家族,现在家族竟然大变,比原來繁荣了很多,看來严江还算是一个尽责的家主。你速速去请严江,就说老夫來严家叨扰几日。”

    严姓中年哈哈笑声之中,却是如是吩咐面前三名严家修士道。

    看着此时的严姓中年,秦凤鸣心中也是不甚明了。

    相处数年以來,严姓修士就本性而言,其是一个极为爽快之人,否则也就不会毫无顾忌的便说出了黄泉宫之事。

    让秦凤鸣不解的是,他身为严家修士,回到家族之中,竟然好像不是回家一般。看來其身上也是一个有故事之人无疑了。

    “请曾太祖稍候,晚辈立即去请太上老祖,请其率领严家全体晚辈前來迎接老祖。”虽然严姓中年有严家令牌在身,但面前严家修士并未直接带领众人进入严家,而是极为恭敬的如是说道。

    那中年修士虽然面色惊恐欢喜大起,但并未失了方寸。

    对于面前严家修士表现,秦凤鸣当然不会在意什么,反而对严家此名修士略有赞赏。能够明明知晓面前之人可能是严家那位从未在家族中出现的太上老祖,还能让三人等在禁制之外,这可不是常人能够办到之事。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