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六十九章 安排

作者:虚眞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百炼飞升录最新章节!

    听闻李姓老者所言,秦凤鸣心中不由略微一喜。如果真如李姓老者所言,那当这个执旗使,对于其进入黄泉秘境无疑更加有利。

    虽然此时已然沾染上了那所谓的真鬼之气,但黄泉秘境中那传闻的庞大阴气,对其依旧吸引非常。

    身为五龙之体,要想进阶,除了依靠天地之中那些奇异之地中的庞大能量,秦凤鸣欲想进阶,无异于痴人说梦。

    既然遇到了鬼界中的如此区域,不进入一行,秦凤鸣定然会后悔非常。

    “严家主,在下想请教一二,但不知那八极门推荐名额如何能够得到,”秦凤鸣见严姓中年看向自己,似乎询问如何定夺之时,拱手之下,客气开口道。

    “啊,那八极门当初传音,只要是鬼帅境界修士,均可参加八极门的内部比试,只要能够最终获胜,那就可代表八极门参加黄道宗所举办的选拨赛。到时获得前五名者,便可成为黄泉宫的执旗使。

    当然,参加八极门的选拨比试,也非是沒有赏赐,听闻前三名之人,将有对我等修为有极大功效的丹药赏赐,并且还有数额不菲的阴石。如果真正选上了执旗使,到时八极门还有跟为高额的宝物赠与。”

    虽然自始至终,严家老祖都未介绍秦凤鸣与李姓老者的身份,但以严家家主之能,自是能够判断出与老祖同來的这二人,身份也定然不俗。

    故此见到秦凤鸣询问,未有丝毫迟疑,立即极为详细的解说道。

    “嗯,如此甚好,请家主传音,就说严家将派人参加此次比试,到时自是由费某出手,如果能够夺得推荐名额,所得好处,全归严家。当然,到时介绍之时,最好说在下仅是一名散修,这样可以避免一些不要的麻烦。”

    略一思虑,秦凤鸣抬头冲严家家主如是说道。

    此时,秦凤鸣已然打定主意,就是参加那比试,也定然不能用真是相貌。

    经过鬼符门之事,说不定他此时容貌已然被那白姓鬼君中期修士拓印了下來,广为散发了。

    “道友想参加,这当然可以,不过黄泉宫曾有规定,所参加选手,必须是鬼帅境界修士才可,如果超过,并被主持比试的黄泉宫修士认出,强受到严惩,就是当场被击杀,也是可能。这……这却要谨慎一二。”

    严家家主也是一心思缜密之人,虽然自表面看面前这名青年修士是一位鬼帅后期之人,但对方身上,却显露着一丝让其一见就心中略有不安的气息存在。

    自刚才对方所言,似乎对于那所谓的比试名额,好像囊中之物一般。

    如此表现,自是让其心中大为怀疑,面前青年修士是一鬼君修士假扮的。

    “呵呵,家主勿用担心,费某就是一名鬼帅境界之人。家主只需引荐就好。”

    严家家主看看对面端坐的老祖,见其点头示意,于是不再多言。

    一盏茶功夫后,秦凤鸣被带到了严家一处专门用來招待贵客的殿楼,让其与李姓老者安居其中。

    那严姓中年修士告罪一声后,却是离开了此殿楼。

    对于严姓中年离去,秦凤鸣当然不会在意什么,他心中确信,就是在给严姓中年一个胆子,也不敢生出什么不轨之心的。

    眼中精芒一闪,稍事思虑之下,秦凤鸣并未再祭出什么手段。安心的在这间殿楼之中闭目打坐起來。

    在严家的一处秘密地下洞窟之中,此时正有四名修士端坐。

    正是严家的两位老祖与两名鬼帅后期顶峰修士。

    “禀老祖,与您同來的那名青年,真的是仅是鬼帅境界修为吗,晚辈怎么看其身上有一种让人见之,就略有不安的一丝气息存在呢,”

    听闻严敬此言,严姓中年目光一闪,凝眉之下,开口道:“严敬,此话以后不要说了。那位道友是何境界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严家必须要按其吩咐去办。如果稍有差迟,我严家大难就在眼前。”

    秦凤鸣亲手将有一位鬼君后期大修士鬼婴擒拿,以及谢家及卮阴宗灭除之事,严姓中年可是亲眼得见。如此手段之人,他们严家无论如何也得罪不起的。

    “是,老祖,晚辈定然将费道友分派之事办好。”

    骤闻老祖之言,在场三人立即面色一变,能够让在修仙界闯荡数百年之久的老祖说出此言,足以说明那费姓青年修士的不凡了。

    虽然包括那名严家老祖在内,三人心中都疑惑,但谁也未再问什么。

    “族叔,此次返回严家,今后就不要走了吧。只要族叔留下,在族叔的主持之下,我严家定能逐渐壮大起來的。”稍事后,严家老祖开口说道。

    “留在严家之事,严江就不要再说了,老夫此次能够返回严家,也是凑巧而已,只要此间事了,老夫便会离开。我此次将你等三人叫來,便告知你等,今后老夫将难以再回严家了。”

    “什么,族叔以后不能回严家,怎么会这样,难道族叔被什么人胁迫了不成,”一听此言,严家老祖不由眼中厉芒一闪,心中急转之下,急切开口道。

    “呵呵,严江你多虑了,并无人胁迫与老夫,而是老夫自愿的,此事你等不用相劝,老夫既已决定,就不会更改。老夫还有一事,便是老夫这些年來的积蓄。虽然当初严家对老夫不起,但这也改变不了老夫是严家子弟的事实,老夫临离去之前,便将这终生积攒的物品都留给你等吧。希望你等能够善用这些物品,让严家继续存留下去。”

    说着之时,十数个储物戒指便出现在了严姓中年修士手中,毫不迟疑的手一伸,便递到了严家老祖严江面前。

    只是稍事扫视面前的十余个储物接着,严家老祖便已然面色大变,身形更是不受控的一弹而起,面露惊恐之色的开口说道:

    “啊,族叔,你…你…你将如此多宝物都…都留给我等吗,这……这价值太过巨大了。”

    虽然严家家主严敬与另外一名名叫严良的修士未看那戒指之内有何物,但自老祖此一番表情,二人面色也是大变。

    “这些物品,其中大多乃是拜一位前辈所赠,而此番老夫之所以不会回來,也正是想以后跟随那位前辈而行。老夫想來,凭借这些宝物,只要你等能够尽心扶持,我严家,必定能越來越繁荣。不过这里面宝物众多,你等还是要小心使用,轻易不要外露,以免被他人偷觑。”

    严姓中年,当初曾经得到了谢家数千万价值的典藏,后來在卮阴宗,又得到了大批宝物,先前在大殿前拿出分配给严家众人之物,仅是其身上宝物的极小部分。

    严家老祖捧在手,双目陡然间荧光大现,似有泪珠在眼中闪动。毫不犹豫之下,当先跪伏在了中年修士面前……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