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六百九十八章 联手对敌

作者:虚眞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百炼飞升录最新章节!

    “哈哈哈,老匹夫,你如果想寻你的那三个同伴,那你就快点让我等将你灭杀,如慢了,你就是陨落了也再难以在黄泉路上见到他们三人了。”面对鬼君中期修士,此时的李姓老者未有一点忌惮存心,表情极为平静的哈哈一笑道。

    其实,鬼君中期修士虽然有灭杀鬼君初期修士的绝对实力,但要与鬼君后期同鬼君中期两者的巨大差距相比,却相差数倍之远。

    就大多数修士而言,数名鬼君初期联手之下,绝对有灭杀一名鬼君中期修士的实力。但就是再多的鬼君中期修士,也难以说就能将一名鬼君后期大修士如何。因为二者之间的差距实在太大。

    秦凤鸣此时能够与后期大修士对抗,绝因其自身法力、神识以及体魄都已然与后期大修士不相上下,甚至远远超过之过。

    唯一有差距的是其自身法力的精纯程度而已。

    修士每提升一个境界,其体内法力的精纯程度就可随之提升。这种纯度的提升表现就是其所显露出的修为境界。

    如果仅凭法力多少,秦凤鸣此时早已远远超过了后期大修士数倍不止,就是与一名聚合修士相比,也不会差距太多。就算如此庞大的法力在身,却依旧显示其是化婴中期境界。

    四名同阶修士将对方围困,李姓老者等人虽然各自警惕之下大起,但已然沒有了丝毫畏惧存心了。

    “就凭你们四名鬼君初期境界之人……啊,你们二人不是我鬼界之人,老夫怎么自你二人身上见不到丝毫真鬼之气存在,”

    面对身周四名初期修士,短须中期老者并未表现出多少异样神色。丝毫并未将四人放在眼中。但陡然扫视容清与旷风一眼后,头脑却是猛然一震。

    他竟然在面前二人身上见不到丝毫鬼界修士所特有的那丝气息存在。

    “老匹夫,我二人是何來历,一会儿将你擒拿,你自是知晓。现在纳命來吧。”容清此时懒得在与之废话什么,体内法诀一动,顿时体外的浓重阴雾一阵翻滚,霎时之间,瘆人的鬼魂哭嚎之音便响彻在了天地。

    只见浓雾剧烈翻滚,数以成百上千的苍白面孔显露的阴魂便自阴雾中一飞而出,哭嚎之声大起之下,向着当中站立的短须老者飞扑而去。

    此时容清再施展出此种秘术,与当初其与秦凤鸣首次相见时的威力又自不同了,当初之时,其祭出此一秘术所凝聚出的阴魂鬼物均是鬼将顶峰境界,而此时,竟然都已然达到了鬼帅中期之境。

    面对成百上千的鬼帅等级鬼物,短须老者并未如何吃惊,手中一晃之下,一个黑色的戒尺便出现在了其手中,一抖之下,化作十数丈之巨的一飞而出,在空中颤动之下,顿时化出万千尺影,便自席卷向了直冲而來的众鬼物。

    见容清已然出手,旷风等三人自是不会再迟疑分毫,纷纷祭出宝物或是秘术,也自加入战团,齐齐攻向那短须老者。

    旷风口一张,一杆黑色幡旗便直飞而出,一展之下,一股庞大之极的威压便自向着四周弥漫而去。

    此种威压,竟然不下面前正自激战的短须鬼君中期修士。

    这强大威压显露的法宝,正是旷风的本命法宝千魂幡。

    当初秦凤鸣斩杀了那名修炼鬼道功法的化婴修士后,便将其的千魂幡本命法宝得到了手中。后來旷风顺利渡劫成功,有了灵智,作为见面礼,便将此幡旗法宝赐予了旷风。

    千魂幡,如果当做普通之物使用,其威能,只能发挥其小部分威能。思虑之下,旷风便将此件法宝作为了本命法宝祭炼。

    而此时此法宝之所以能够展现出鬼君中期修士的庞大威压,概因当初在秦凤鸣帮助之下,曾经将一名鬼君中期修士的魂魄强行炼化进了此幡旗之中之过。

    滚滚黑雾弥漫之下,顿时便将旷风罩在了当中。黑雾滚动之下,同样数以百计的阴魂携带着滚滚黑雾便席卷向了短须老者。

    这些阴鬼之物,其中竟然有四具乃是鬼君境界的阴魂,且其中一具,所显露出的庞大威压,已然达到了鬼君中期之境。

    而另一边的严姓中年,一抖手中幡旗,道道五六丈之巨的翠绿剑刃便自其身周的翠绿毒雾之中激射出,一闪便凝聚出了十数道之多,携带着一股让人闻之,就会顿感头昏欲涨的剧毒气息向着短须老者激射而去。

    李姓老者此时也是体内法诀急动,体外凝聚的数十丈黑雾翻滚之下,两只足有房屋大小的巨大乌黑拳影狂闪而出,一闪之下,便飞跃了两百丈之距。

    虽然李姓老者出手是最慢一个,但拳影闪现而出,却是与容清的攻击不分先后的便到了短须老者近前。

    面对四名鬼君初期修士的攻击,此时短须老者,心中也是一凛。

    此四道攻击,如果是一道两道,其自信能够轻松之极的轻易接下,但四道攻击同时闪现在面前,他顿感一股无力感充斥了心中。

    虽然心中略有惧意,但其牙关一咬之下,体内法诀急动而出。

    一面古朴盾牌一闪之下,顿时化成了两丈之距,便向着两道巨大拳影激射而去。同时体内一股黑气一涌,顿时方圆数丈之内,浓重之极的阴雾便包裹住了其身形。

    于此同时,其口一张之下,一个数寸长的墨绿色的小碗便出现在了其身前,神念再动之下,顿时化成丈许之大,一道黑芒一闪,便向着旷风所祭出的那上百多的阴魂激射而去。

    那巨大黑绿大碗一飞离出浓重黑雾,还未与上百阴魂接触之时,碗口一番之下,顿时一股黑芒狂闪而出,一股如同决堤之水一般的黑色粘稠之物便自巨大碗口中一飞而出了。

    那黑色粘稠之物刚刚一飞离碗口,便化作了道道黑色箭矢,铺天盖地一般的向着道道阴魂鬼物席卷而去。几乎眨眼便与前方的鬼物触碰到了一起。

    顿时一阵沉闷之极的噗噗之音响彻在了当场。

    旷风所祭出的上百阴魂,其中鬼帅境界之下的,几乎与那黑色箭矢刚一触碰,便纷纷化为黑色雾气,一闪之下,便被那箭矢吸入了其中,接着箭矢光芒大放,似乎威能也增长了少许。

    那些低阶阴鬼之物,不仅未对那黑色箭矢造成丝毫阻挡,反而成了其进补之物。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