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七百零一章 出手

作者:虚眞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百炼飞升录最新章节!

    以四人见识,那里还能不明白,面前这道如同短须老者一般的人影,乃是一道与真人一般的虚影而已,连身外化身也不是。

    “影身符,”四人几乎头脑中同时出现了此一符箓名字。

    李姓老者二人本是建安府修士,对于鬼符门的镇门两道符箓,就是沒有亲眼见过,但也曾经听闻过。而容清二人自是自冰儿与秦凤鸣口中得知了此符箓名称。对与其些许威能,还是知晓的。

    此时一见面前出现的情形,那里还其他之想,正是那鬼符门的影身符无疑。

    就在李姓老者四人在远处分别与一名短须老者争斗之时,在距离五人最先争斗之处四五十里的另外一个方向上,此时正有两名修士对持。

    “你是何人,因何要拦截老夫,”

    刚刚自石地之中破土而出的短须老者,还未來得及扫视四周之时,就见到了一名年岁极为年轻的鬼君初期修士站立在自己身前百丈之处,正自面色带着一丝淡淡笑意,双目炯炯的看着自己。

    一见此景,身为鬼君中期境界的短须老者,心头不由一惊,沉声开口道。

    此名老者,当然就是祭出了影身符的那名短须老者了。

    先前激发影身符,幻化出两个自己后,其便分别祭出两道秘术,分别控制分身,让其携带而走并成功拦截了容清等人的攻击。然后向着两个方向飞遁而去。

    而其自己本体,则借着浓重黑雾的遮挡,先自利用土遁术进入到了石地之内。在容清四人在不查之下,自难以发现当时地下依旧有一名短须老者存在。

    影身符虽然玄妙,但要操控,却必须在此名老者的神识范围之内。

    故此老者只是让两具化身飞遁出去了四五十里便被四人分别拦截了下來。而其本体,则利用此段时间,向着另外一个方向驾驭土遁神通飞遁而去。

    在其想來,就算那四名难缠的鬼君初期修士灭杀了化身,再想寻找其本体,也已然难以能够。

    故此在地下飞遁出数十里后,其便放心的飞出地面,然后便想驾驭遁光急速逃离此地。不曾想刚刚出离地面,便自遇到了一名鬼君初期修士。

    如是平常之时,此名短须老者自是不会将面前的这名看上去仅是鬼君初期境界的青年放在眼中。但此时,不远处有四名极为难缠的修士存在之下,他也不得不收敛几分。

    “道友身上竟然有一张影身符存在,真是出乎秦某意料。此种符箓威能果真强大非常。就是秦某,都未能分辨出哪一个是道友的真身。”

    此名青年修士,正是隐身一侧观战的秦凤鸣。

    当初见到容清等人联手,所显露出的强大攻击威力,他心中也是一喜。

    他确信,在如此强大的四道攻击之下,鬼君初期修士绝对难以抵抗,顷刻便会陨落身死。就算是鬼君中期修士,如果四人将身上所有秘术完全施展之下,也定然难以坚持多久。

    但就在秦凤鸣以为当中的那名鬼君中期修士难以坚持,片刻就能被四人擒拿之时,却陡然见到被浓重阴雾包裹的短须老者祭出了一张符箓,且此符箓竟然是自口中飞射而出的。

    此一见之下,其心中便是一震。

    虽然有阴雾阻挡,容清等人难以看清阴雾中具体情形,但在秦凤鸣比鬼君顶峰修士还要强大几分的神识探测之下,阴雾中的短须老者的一举一动还是清楚被其看在眼中。

    看着三名一般无二的短须老者出现面前,秦凤鸣自是立即便想到了鬼符门的镇门宝物影身符。

    为了看清隐身符所展露出的威能,其并未立即现身捅破。而是跟在短须老者本体之后,一直关注另外两化身情形。

    此时这短须老者跃出地面,打算逃之夭夭,这才现身在了其面前。

    “你与那四人是一起的,”听闻秦凤鸣此言,短须老者不由心中一惊。

    “不错,秦某与那四位道友一同來此的。道友还想与秦某交手一番吗,”

    “与你交手,难道你一个人比那四人实力还要强大不成,老夫就费些力气,在那四人追遁到此地之前,就将你灭杀在此吧。”

    看着面前波澜不惊的青年修士,短须老者心中也是略微一震,一名初期修士在自己面前侃侃而谈,未显露出丝毫惊慌之意,且并未招呼其同伴,这却大异常规。

    手一抬,一道惊人威能显露的巨大黑色剑芒匹练便闪现而出,一闪之下,便向着秦凤鸣劈斩而去。

    此道攻击速度之快,比起鬼君初期修士要快了一两倍不止。

    “哼,不知死活。区区攻击,还想在秦某面前显摆。”

    冷哼声一起,秦凤鸣浑身荧光一起,手一抬之下,一道五彩匹练也自闪现而出,刚一闪烁,五彩匹练便与那道黑色剑芒触碰在了一起。

    “轰,”一声巨大轰鸣之声便响彻在了当场。

    随着五彩光芒的大放,一道仅仅缩小了半数不到的五色匹练自爆炸中一闪而出,方向未有丝毫变化的依旧向着短须老者劈斩而去。

    “砰,”的一声巨响。

    短须老者身前突然出现了一面古朴之极的盾牌,一闪之下,便化成了丈许之大,正好将其身形护罩在其后。而那道依旧激射而至的五彩匹练,切切实实的斩击在了盾牌之上。

    只见那面古朴盾牌登时一片乌光激闪不已。一阵急催的尖锐翁鸣之音随即响起。

    面对面前显露出的情景,此名短须老者登时惊恐到了极处。

    自己所祭出的那道攻击,乃是一道秘术,虽然是仓促一击。但其威能之大,就是比起自己本命法宝全力一击也不会差到哪去。

    对方随手祭出的一道灵力剑气,不仅是随意祭出,且是后发先至,自己那道攻击仅是刚刚飞出十数丈之远,便被对方拦截了下來。而对方那到五彩匹练仅仅是缩小了极小一部分而已。

    此一情形就已然让短须老者心中大为惊恐了,更让他惊恐的是,对方就是已然威能减小的灵力剑气,依旧让他一向极为看重的盾牌法宝产生了极为不稳之态。

    此时短须老者确信,如果是对方此一击直接击打在盾牌法宝之上,面前盾牌就是立即碎裂,也是极有可能之事。

    “你……你不是鬼君初期境界,你是一名鬼君后期大修士,”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