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七百零九章 蚀风风暴

作者:虚眞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百炼飞升录最新章节!

    “这位道友,既然來到了我暗寂殿,便是我殿的贵客,想來道友是第一次來此吧,有一些规则,道友还是要遵守的,如果只要是规则之内,我殿都会精心满足道友所提。除去规则之中之事,其他道友最好不要提及。”

    转身看向秦凤鸣,面罩面具的黑袍老者依旧用那种奇异声音开口说道。

    秦凤鸣点点头,并未出言打扰。

    “一、道友所问之事,必须是我鬼界之事;二,必须是已然发生之事;三,必须是涉及极广之事。

    此三点,道友必须遵守,并且道友每次來我暗寂殿,只能询问一个问題。并且视问題,我暗寂殿要收取一些报酬。这报酬并非仅是阴石,可能还有一些珍惜材料或是灵草,抑或是让道友为我暗寂殿灭杀一名修士。

    当然,如果我暗寂殿未有道友所言说之事的答案,自是不会收取道友什么的。不过只要道友答应交易,那我暗寂殿所与道友交易条件,道友必须要完成,否则有什么后果,道友要自负。”

    听着面前黑袍老者的话音,秦凤鸣点点头。

    “好,道友只需走到那晶壁近前,说出所问之事就可。到时我殿自是会依据道友所问定出交易条件的。”

    洞室之内的那面高大晶壁,秦凤鸣自是一进入此洞室便见到了。故此不再迟疑,身形一动,便站到了巨大晶壁之前。

    “在此番來到贵殿,是想知晓万哭谷蝨龙之地之事。”

    站立足足有半烛香之久,秦凤鸣才抬起头,口中不再迟疑的开口问道。

    只见面前巨大晶壁一阵闪烁,上面陡然一段文字显露而出:“蝨龙之地之事,我暗寂殿倒是有所记载。但道友所问太过笼统,需要道友再细化一二才好。”

    看着面前晶壁之上显露的文字,秦凤鸣不由微微一笑,再次开口道:

    “那在下及问问如何进出那蝨龙之地吧。”

    “道友此问已然算是两问了。是进,还是出请道友选择一问。”晶壁一闪,再次显露出一句话,依旧是让秦凤鸣缩小问询范围。

    “嗯,请问如何进入那蝨龙之地,”秦凤鸣稍事犹豫,立即便决定了下來。

    “此问題价值三百万阴石,并且道友要让我暗寂殿向道友询问一个问題。”

    三百万阴石,秦凤鸣当然不会在意分毫,但要暗寂殿问询一个问題,却让秦凤鸣心中大是不解。不过其并未有丝毫迟疑,立即开口道。

    “好,你我交易达成,贵殿完满解答在下疑问。在下交付三百万阴石给贵殿,并允许贵殿向在下提出一个问題。”

    秦凤鸣口中说着,手在怀中一阵摸索,然后一只储物戒指便出现在了手中。一伸便递到了身旁的黑袍修士近前。

    “在下已然交付了三百万阴石,下面贵殿是否可以详细告诉在下如何进入万哭谷中的那处蝨龙之地了,”转身目视面前晶壁,秦凤鸣面色一凝的如是说道。

    “五十年,蚀风风暴。”

    随着秦凤鸣的话音,巨大晶壁再次光芒一闪,上面仅是显露出了数个字迹。

    看着面前仅有的几个字迹,秦凤鸣不由一阵无语。

    虽然他不知晓那蚀风风暴是何,但应该就是当初那厉姓恶面老者鬼婴所言说的那庞大之极的飓风漩涡。

    暗寂殿如此答复了区区几个字,就收走了他三百万阴石,秦凤鸣心中委实难安。略一思虑,再次开口道:

    “贵殿是说,每隔五十年,万哭谷中便会有一次蚀风风暴出现吗,”

    “道友,你的问題太多了。每次來我暗寂殿,只能问一个问題,其他我暗寂殿便不会再回答了。下面将是我暗寂殿向道友问询问題了。”

    看到再次闪现而出的话语,秦凤鸣不由一阵苦笑,这暗寂殿真是吃人不吐骨头,区区几个字就将他打发了。但到了此时,他也已然沒有了丝毫办法。要想具体弄明,只能再过一个月重新到此地受暗寂殿盘剥了。

    “好吧,请道友提问。”知道再言说,对方也不会答复什么,秦凤鸣不由很光棍的不再开口问询。

    “道友身为人界修士,怎么身上竟然有我等鬼界修士才存有的真鬼之气在身呢,”

    看着闪现而出的问言,秦凤鸣登时面色巨变,左手在袍袖中一番,一颗圆珠立即便出现在了其手中,接着身形一动,便想向着一侧退避而去。同时右手之中,一道秘术已然形成。

    “道友勿惊,道友对我暗寂殿可能还不了解。我暗寂殿一贯宗旨是不插手世间的任何纷争。不管道友是鬼界修士还是人界修士,都与我暗寂殿无关。只要來到此地,便是我暗寂殿客人。”

    似乎对于秦凤鸣的举动早有意料,那黑袍修士并未有丝毫惊慌展现,而是依旧泰然自若的站立当场,语速略有急速的开口说道。

    看着面前面具罩面的黑袍修士,秦凤鸣刚欲动起的身形噶然而停。目视面前修士,眼中精芒激闪不止。

    片刻之后,其神色才缓和下來。

    既然对方已然如此询问自己,那已然足以说明自己早已在了对方掌控之中了。在对方一亩三分地之内,就算出手,也不会有丝毫好处占到。

    秦凤鸣身形一转,看向站立不远处的黑袍老者,语气略有阴沉的开口道:“暗寂殿果真是神通广大,何时被贵殿盯上,在下是一点也未知。不知道友可否实言相告呢,”

    “道友身份如何被我暗寂殿所知晓,老夫也是不知,不过道友尽可放心,我暗寂殿对道友绝无恶意,你我两方只谈交易,至于其他之事,我暗寂殿一概不会理会的。”

    看视面前裸露在外的双目,秦凤鸣片刻后,终是恢复了常态。

    “嗯,道友所言不错,在下來此,也只是想得打心中疑问答案而已。既然贵殿已然询问过了在下,那你我两方也算完成了交易,下面就有劳道友传送在下离去吧。”

    秦凤鸣说完,身形一转便向着洞室中央的传送阵走去。

    “道友且慢。当初交易之时说的明白,我殿回答道友所问,而道友需要允许我暗寂殿向道友提出一个问題。此时道友还未回答,怎么就算完成交易了呢,”

    见到秦凤鸣秦凤鸣如此行事,黑袍老者那幽远的声音再次响起。

    “道友也说的明白,在下只是允许贵殿提出一个疑问,可并未答应必须要如实回答,既然贵殿已然问出了疑问,而在下也知晓了贵殿疑问之事,那自是已然完成了交易。”

    对于先前暗寂殿回答已然极为不满,此时秦凤鸣当是抓住了对方一处模棱两可的疏忽,予以还击对方。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