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七百四十二章 有望

作者:虚眞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百炼飞升录最新章节!

    听到面前黑袍老者如此言说,秦凤鸣并未有丝毫异样,他已然料到了老者要自己所办之事,不过对于老者出身乌燕一族,却有些震惊。

    乌燕属于一种极为强大飞禽,在灵禽榜上,也属于前百之列的庞大种族,传闻其自身有一些上古金鹏的血脉。端是天赋迥异,神通不凡。

    未曾想到,面前老者竟然不是人族之人,而是乌燕一族的大能。

    “好,晚辈答应前辈,只要晚辈能够晋升上界,进入灵界而非鬼界,到时一定想法寻到玄宇界,将前辈所托之事完成。不过晚辈还有一事需要弄明,那就是前辈所书的符纹心得,所用文字需要用上古通用文字翻译一番才可。否则晚辈可看不明白那些古字。”

    秦凤鸣可是知晓,上古之时,各族都有自己的文字流传,如果面前老者所要用的文字是其乌燕一族的文字,那他将空有宝文而无从下手。

    “哈哈哈,虽然此地是鬼界,但你只要到了飞升之时,自是会明白其中之事。只要你想进入人界,就一定能够做到。因为在那空间通道之中,进入哪一界面,全由你自身决定。

    另外对于老夫所著使用的是那种字体,你大可放心。老夫既然要将衣钵传你,那就会让你能够得到,否则凭你区区下界之人,就算能够飞升上界,沒有一些保命手段,也绝对不可能存活的。

    符纹一道博大精深,你能否弄明老夫的十分一二,那就看你的造化了。不过就是能了解老夫衣钵的皮毛,也大可让你有极为强大的自保之力。”

    老者自信满满,对其符纹一道推崇备至,这让秦凤鸣心中更是欢喜不已。

    老者说完,便不再有什么迟疑,手一挥之下,一个乌黑的玉瓶与数卷紫黑色的玉简便出现在了秦凤鸣身前。

    “此便是老夫的一滴精血,而这几卷卷轴,乃是老夫花费数十年之久,才归纳而成的心得,其中有一卷乃是有数种完整的法阵符纹,只是凭你此时修为境界,就算能够在符纹一道有所成就,也只能完全刻画出其中的一座简单法阵。等你以后看过,自是会知晓。”

    看着面前乌黑小瓶之上显露着的道道小小符纹,秦凤鸣知晓,此玉瓶被老者种下了极为厉害的禁制,如果轻动,势必会有重大危险存在。

    略一翻看手中玉简,秦凤鸣便神情为之巨震,双眼精芒不自觉的闪现而出。

    这些看似古朴之极的玉简,所用材料,乃是一种名为瑰晶石的材料。此种材料,现在已然难以见到,其不仅是炼制法阵的材料,就是炼制法宝,也是一种珍贵之极的宝料。

    老者随手便拿出如此多瑰晶石,却让秦凤鸣双目放光不已。

    而这些卷轴中的文字,果然如老者所言一般,确然是用上古通用文字所著。这让其心中也是大为一喜。

    “前辈虽将心得传授,但晚辈自认愚钝,故此先在此地研读一个月,有前辈直接指点,自是可以让晚辈符纹一道进境神速。不知前辈意下如何,”

    合上玉简,秦凤鸣抬头再次恭敬施礼,道。

    对于符纹一道,秦凤鸣可谓向往非常,仅仅参悟了百日,他便已然心中大喜,此种符纹所布的法阵,与传统的阵旗或是在材料图画阵文符咒不同,其乃是另辟蹊径的一种奇异阵法之道。

    其可以在山石之上用灵力刻画而成,更是可以通过体内灵力,凭空用双手结印,将符纹隐秘于虚空之中。

    如此神奇之极的阵法之道,让本就钟情法阵的秦凤鸣那里能够抵御。

    “老夫本是一执念所化,不能长时显化,因为老夫此执念每次显化,所需能量太为巨大,老夫还不想就此消散。你可以一个月后再來此地,向老夫询问一些疑问,但仅此一次,以后就靠你自身了。”

    黑袍老者并未有丝毫迟疑,立即便拒绝了秦凤鸣所请,不过并未就此完全拒绝,给他留了一个后门。

    “嗯,多谢前辈成全。不过晚辈手中有一篇上古所留玉简,但不知是否是前辈之物,请前辈验看一二。”

    秦凤鸣躬身施礼之后,略一犹豫的便拿出了一卷轴,正是他在八极门所得的那卷卷轴。

    对于此种能够轻易反噬鬼君修士的卷轴文字,一直是秦凤鸣的一块心病,此时遇到一位不知存在了多少万年之久的上古修士,他自是不能放过。

    老者接过秦凤鸣递过的卷轴,始一打开,其原來毫无表情的面容之上,登时面色骤变,幽邃的目光也不由变得火热起來。

    “此一卷轴,你是自何处所得,”老者并未抬头,而是急声开口问道。

    “晚辈就是在此处的八极门中得到的此卷轴,这卷轴之上的文字,前辈可识得吗,”

    见到面前老者如此异样表情展现,秦凤鸣心中不由大动,这卷轴定然极为不一般,否则面前老者定然不会有此种异样表情显露。

    “此卷轴之上所述文字,乃是流传于弥罗界中的仙文简化而成的文字,虽然与符纹一般,但其却仅是一种文字而已。此应该是某位先贤大能所著,老夫虽然可以将之译出,但需要一段时间。等你一个月后再來此,说不定就能译出了。”

    老者面露一丝喜色,如是说道,双目自始至终未离开手中的卷轴。

    “嗯,既然如此,晚辈就先离开此处,一个月后,晚辈自是会准时來此请教前辈。”秦凤鸣躬身施礼后,身形一转,离开了此间洞室。

    极为轻易的出离了此处洞穴,站立在山谷之中,秦凤鸣心中此时雀跃不已。

    此番禁地一行,可谓是收获颇丰,竟然让其窥到了阵法一道中的更加广大的天地。此时再看洞壁之上所密布的道道印痕,秦凤鸣竟感觉亲切了不少,虽然还不能立即辨认出这些印痕所代表意思。但已然有了脉络可寻。

    “啊,前辈,你出离那处险地了。晚辈这就通知掌门,让其前來解除此处禁制。”

    秦凤鸣刚刚來到山谷入口,还未将手中传音符祭出之时,一声惊喜之极的呼喊之音顿时响起,接着就见一层淡淡罩壁之外的一处山脚处人影一闪,一名鬼将修士一闪而出。

    此地禁制虽然后來被燕姓老者激发,但并未全力开启,仅是稍事启动了一些防御功效而已。

    “那就多谢八极门道友了。”见有人驻守此地,秦凤鸣也是微楞,但转瞬便自明白了缘由。自己进入禁地近三个月,想必充若早已等着急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