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八百六十八章 令牌秘闻

作者:虚眞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飞剑问道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百炼飞升录最新章节!

    骤然发生的变故,不仅是那名惶惶而逃的中年修士大惊失色,就是数里外正观看的女修也不由面色骤变。

    秀眉一凝之下,招手将悬浮的数件法宝收入怀中,接着目视秦凤鸣所在方向,已然做好了争夺准备。

    身在此地,鬼帅修士的神识仅能探出十数里而已。在云雾缭绕的群山之中,目力更是仅有两三里,故此女修并未将秦凤鸣完全感应。

    只是感觉一道轻微的能量波动一起,那名逃遁而走的修士连呼喊也无,便陨落掉了。

    此名中年此时正全神注意那女修是否追來,故此对于前方危险,已然顾不上了,在秦凤鸣出手偷袭之下,那里能够有所反应。就算是一名鬼君修士,在秦凤鸣有心算无心之下,也休想躲过。

    将对方的储物袋之物搜刮一空,秦凤鸣手一抓,身形一动,便向着那女修所在飞去。

    看着一名修士竟然手提刚才逃走修士的尸体而來,女修顿时面现警惕之意,面容凝重,双目之中精芒闪现,体内法诀急动之下,一件防御法宝已然出现身前。

    “青仙子别來无恙,费某这里有礼了。”

    “咦,你是费道友。咯咯咯,可把姐姐给吓坏了,我还以为來了强敌呢。”听到秦凤鸣开口,女修才神识扫视向秦凤鸣,见到对方仅有鬼帅后期境界,这那里还有怀疑。立即便放下了心來。

    双方虽然仅见过一面,但却是同來自金川府,也可说算是相识之人,双方更是沒有仇隙,故此动手自然不会。

    “刚才见到仙子施展蟒乌天诀,大展神威灭杀强敌,费某就已然认出了仙子,凭仙子之能,自然不惧这逃走的贼子,但既然他得罪了仙子,费某就出手将之拿下了。望仙子不要怪罪才好。”

    秦凤鸣微微一笑开口,话语轻松,也显然将对方当成朋友看待。

    说着之时,秦凤鸣已然将那尸体手腕划破,一捧还未凝固的鲜血一飞而出,手一翻,令牌便出现手中,一伸便要将那团精血吸入令牌之中。

    “费道友且慢。”就在这时,女修不由口中出声,将他拦截了下來。

    听到对方呼喊,秦凤鸣自然会一顿,那团精血悬浮在令牌之上,并未落下。但令牌的中的那缕精魂,却是骤然而现,似乎极为兴奋的便欲要扑向那团精血。

    既然听到对方呼喊,秦凤鸣自然不会再让那精魂得逞。心念一动,那精魂立即便停滞在了空中,距离那精血也仅有数寸而已。

    “难道这精魂吸纳精血,还有什么讲究不成,”秦凤鸣也是心思缜密之人,自对方叫停之中,已然嗅到了些什么。

    “费道友,难道当初进入重云山之时,无人对你言说这令牌之事吗,”

    女修并未直接回答秦凤鸣问言,而是开口反问了一句。

    “令牌之事,当然说了,此令牌乃是一凭证,只要最后将里面精魂喂养到可以幻化出形体,就算成功,到时自然可以夺得一个执旗使名额。难道里面还有隐情,”

    这面令牌乃是当初进入黄泉宫之后,那名丑陋老妇人交给的,当时确然沒有多言什么,后來进入重云山,那带路的中年修士也沒有任何指点。

    啊,不对,就在那中年离去之时,却然向五人大有深意的看了一眼。想來那一眼,是想向五人讨要些好处,但当时五人谁也沒有答言,放任那中年离去了。

    想到此处,秦凤鸣不由面色也是讪讪一笑。

    宗门修士,一般极少有捞外快的机会,而要想得到宗门珍惜典籍以极宝贝丹丸,却是需要天价阴石或是一些贡献。

    既然堂堂的鬼帅修士负责那个职责,自是谁也不愿白白荒废自己修炼,而做一名聚气期修士的工作,不外乎就是想捞些好处,而自己五人竟然谁也沒上道。

    “咯咯咯,看來费道友几位谁也沒有表示什么了。否则那引领修士定然会提点几句的。既然遇到了姐姐,就与你说说吧。”

    青姓女修好像认定了秦凤鸣这个弟弟,口中一直以姐姐自居,对此,秦凤鸣也沒有丝毫反对,反正大家逢场作戏而已。但他听完面前女修言语,心中对于手中令牌中的精魂,更加的有所怀疑了。

    虽然还是难以把握那精魂有什么效用,对己身有何影响。但里面绝然有事隐藏无疑。

    原來,这里面的精魂,所要吸收的精血,最好是活人的精血,如果是已然身死的修士精血,虽然同样可以滋养那缕精魂,甚至可以让其壮大,但最终评判之时,却难以与全是活人精血滋养的精魂相比。

    这也难怪当初那名老妪曾经言说,可以用自身精血滋养。

    这也看出,因何黄泉宫会分发黑衣遮蔽修士面容,为的就是不让有仇怨的修士相互厮杀致死。因为只有活人的精血对那缕精魂有效用之过。

    对于与他对战过的恶面老者与西门修士,以那二人的手段,绝对属于此地修士中的佼佼者,凭二人实力,夺得一个洞府名额,自然不再话下,二人宁愿混迹与广场,原來早就知晓这令牌精魂中的秘密。

    想明白了此节,秦凤鸣不由对那女修大为感激不已。

    双方自然不会待在一起,互道珍重之后,两人便自分离而去。

    既然明白了此中缘由,秦凤鸣索性将黑色袍服收起,大摇大摆的在秘境中飞遁起來。

    以他所显露的修为,只要见到他的修士,沒有人认不出他身份的。

    可以说,在此地的上千鬼帅修士之中,只有他一个是鬼帅后期境界。遮不遮蔽面容,对他而言毫无用处。

    转眼,便过去了三个时辰。

    在这三个时辰之中,秦凤鸣可谓是收获颇丰,只要与他相遇的修士,他都会飞身上前。只要是认识他之人,无不是乖乖的交出一滴精血。

    就是有与他不认识之人,见到他是鬼帅后期之人,想打劫的修士,也被他三下五除二的擒拿,然后逼迫对方交出五滴精血二十万阴石了事。

    短短三个时辰之中,就有不下数十名修士遭了秦凤鸣的毒手,被其盘剥一番,惊恐的逃向远方。

    也正是如此,秦凤鸣的大名,顿时如一原子弹爆炸一般,犹如一股冲击波,席卷向了整处秘境。让数量更多的修士知晓,此时秘境之中,有一名仅是鬼帅后期的中年修士,驱使三具傀儡,正在搜刮所有修士。

    这消息不胫而走,半日不到,就已然有小半修士知道了此事。

    让秦凤鸣无语的是,如此长时间过去,他竟然一个手持令牌的修士都未曾见到,这实在让他略感诧异,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