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八百七十五章 再次出手

作者:虚眞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百炼飞升录最新章节!

    但让秦凤鸣无语的是,那奇物一点反应也无。既沒有吸纳法力,也沒有丝毫排斥之意显露。好像是向着块凡木注入法力一般。

    手中之物,以秦凤鸣此时眼光见识,自是能够看出,此物虽然沒有能量波动显露,但绝对是一件修士所用宝物。越是如此,越能说明此物的不俗。

    看着手中的奇物,秦凤鸣双目之中精芒闪现。体内神识一放而出,立即便将手中之物包裹在了其中。

    “咦,强大神识之力都难以看穿,此物还真是有些不简单。”

    口中轻咦一声,秦凤鸣双目之中疑惑之色闪现,此物摸上去非金非木,以秦凤鸣的炼器眼光,也难以辩明此物是何物炼制而成。

    “看來要想弄明此物來历,还得去寻找此物的原主人才可。”心中思虑,秦凤鸣终是有了决定。

    要想寻找此物的原主人,倒也难不倒秦凤鸣。

    此物上面虽然沒有印记,但上面有一缕其他修士的气息。此气息,想來应该就是此物原主人留下的无疑。要想寻找此人,以秦凤鸣此时修为手段,当然算不上什么。

    将此物收起,秦凤鸣又将那件朱姓修士身上扒下的那件护甲拿起。

    只见此甲呈现淡淡的暗红颜色,好像是一种妖兽的兽皮炼制而成,上面有极为细小的符文在皮甲之上若隐若现,在正前胸处,有一个如同狼兽一般的图案雕刻其上。

    如过细看,会发现,此甲之上有一层极为淡薄的阴气能量附着其上,聚而不散,并不向外消散分毫。

    双手触摸,秦凤鸣竟然感觉一种极为舒适的气息一涌而出。顺着的双手,向着其全身弥漫而來。仅瞬间,便将他的全身包裹在了其中。

    这种感觉,让他有一种要与这皮甲完全融合之感。

    “这怎么可能,还未将上面的印记抹除,怎么就有如此感觉,难道此皮甲不需要炼化就可操控不成,”

    要知道,皮甲也算是一件宝物,如果欲想将之全部威能激发,必须要融入自身的气息印记,否则仅凭其本体,沒有庞**力支撑,威能定会大打折扣。

    但此件皮甲明明沒炼化,就有一种相容的感觉,这让他实在不解。

    仔细扫视之后,秦凤鸣面上神色不由慢慢舒缓。此物之上,并未有丝毫其他修士的印记存在,有的仅是一股极为淡淡的气息弥漫,而那气息,与那为朱姓修士一般无二。

    原來此件皮甲,那朱姓修士并未完全炼化,而仅是穿戴在了身上而已。

    以此皮甲所显露出的状态看來,这也定然是一件极为难得的防御宝物,当初沒有亲眼见到那朱姓修士争斗,并不能判断这护甲威能,但秦凤鸣还是直接将之套在了身躯之上,用袍服将之遮蔽。

    他已然绝对,在沒有烈焰蛰龙铠前,此护甲以后是不脱了。

    至于炼化,自然可以慢慢來,在重云山要待数年之久,凭借此时修为,想來完全炼化一点问題也无。

    将所有物品都整理一番,对于各种灵兽,秦凤鸣基本上是直接灭杀,然后投掷进灵兽镯,直接喂食自己的灵兽灵虫。之后并未耽搁,收起了六阳阵,敛气隐形之下,开始在秘境中游荡起來。

    他此番最为主要的便是寻找那件奇物的原主人。

    要知道,那位修士沒有宝物防身,可不要被其他不轨修士灭杀了。

    当秦凤鸣再次回到原來那处山谷时,山谷中已然沒有了一名修士存在。众人在经历了如此大劫难之后,自然无人愿意再待在原地了。

    但让秦凤鸣感到奇怪的是,在山谷之中,竟然有大面积的修士争斗痕迹,看情形,这打斗规模应该不小,最少也有数十人之多。

    看到此景,他不由露出了一丝笑意。

    想來定然是那些被洗劫的修士心中不满,向西门老者等人讨要说法所致。

    修士本性,向來如此,一有好处人人有份,如果有什么损失,自然要想得到补偿。

    站立片刻后,秦凤鸣遁光一起,飞遁向了远方。

    在秦凤鸣施展隐形敛气秘术之下,就是有修士距离他数里远处经过,也难以发现他的存在。故此他只要不想现身而出,在这秘境中还是极为安稳的。

    也正因如此,他游荡了一个多时辰之久,也沒有遇到任何修士对他出手。

    但让秦凤鸣失望的是,那名他欲寻找的修士,也似踪迹全无。

    再次过去了半个时辰,秦凤鸣手中的玉牌,终于有了反应。

    只见玉牌之上,开始在左上的边缘处出现了一个明亮的光点,此光点随着秦凤鸣向着左前方疾驰而去,越发的靠近玉牌中央位置。

    秦凤鸣微微一笑,已然明白了此玉牌的作用,因为在他此时的正前方,有一处比较高大的山峰,那个光点的位置,好像就在那高大山峰所在处。

    此时,在那高大山峰所在,已然有十数名修士站立。这些修士,一女十二男,分成两波,均都悬浮在空中,看视面前山峰,面上显露着异样之色。

    神识扫过,这十几名修士他一个不识,并沒有先前见过之人。

    见到秦凤鸣现身來到近前,数名鬼帅顶峰修士立即转身,面先阴厉之色,其中一人更是厉声道:“这位道友,此人乃是我等首先发现的,如果不想难堪,就快快离去。否则定然要将你擒拿。”

    “滚一边,你们发现的如何,既然此块令牌被费某发现,那此块令牌就归费某所有,如果不想将性命留在此地,你就闭嘴,远远离去。”

    听到对方如此言说,秦凤鸣顿时面色一沉,看來自己的名声还是不够响亮,在秘境中的修士还是有不少人未曾听闻过自己。

    要知道,他此时可是沒有身穿黄泉宫交给的黑袍,而修为气息还是鬼帅后期。在这秘境之中,如他一般的修士,想來此时绝对不多。

    鬼帅后期修士,要在数千鬼帅顶峰修士之中突出重围,那机会太过渺茫了。他自己能够以鬼帅修士修为來到此地,与他真是实力无关,而是借助了傀儡相助。

    所以秦凤鸣可不认为还有一名鬼帅后期修士也能來到这黄道宗,参加执旗使最终比试。

    “哈哈哈,小子你真是无知之极,让老夫贻笑大方,区区一阶鬼帅后期之人,敢在老夫面前如此嚣张,老夫还真是第一次得见,看來不修理一番,你还真不知天高地厚,”

    听闻秦凤鸣毫不客气的言语,那老者面色不仅沒有生气,反而一阵开心的大笑之声传了出來,说着之时,身形一闪,便向着秦凤鸣面前激射而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