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八百七十八章 阵威

作者:虚眞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百炼飞升录最新章节!

    “轰,轰,~~~”

    六声震耳欲聋的轰鸣之声几乎未有什么间隔的骤然响彻在了当场。庞大之极的能量冲击随着轰鸣之音,霎那而现,可以将修士撕裂的罡风顿时向着四周之地肆虐而去。

    就是距离爆炸所在百丈之远的六名修士,面对这奔涌而至的强大罡风,也面色陡然一变,身形急晃之下,纷纷向着身后急退而去。

    “哼,区区一名小辈,那里能够抵挡下我等六人的合力攻击,经受我等此一波联手攻击,就算是不死,也定然身受重伤不可。”那为首老者注视远处爆炸,眼中精芒闪烁,面露一丝冷笑道。

    其他五人也是此时同样面色阴沉,但眼中均都闪现这喜色。

    面对如此强大的攻击,鬼帅修士绝对沒有生理可言。

    “呵呵,是吗,但费某就是不死,你们还能奈我何,”一道残影突然自那为首老者脚下的岩石中一闪而出,随着一声轻笑响起,一到身影已然站到了老者身旁,同时一道拳影也随即闪现而出,向着老者胸前轰击而去。

    老者的护体灵光如同泥捏纸糊的一般,随着拳影的展现,纷纷碎裂开來。

    骤然听到此声话语之音的老者顿时浑身一颤,脑海轰鸣之音骤然响起,连丝毫反抗之力也无的便被秦凤鸣禁锢了法力。抖手一下,便将之投掷在了下方岩石之上。

    而此时,巨大能量轰击之处,肆虐的能量也已然消散,展露而出的情形,让在场众人顿时惊呆在了当场。

    只见一个黑色罩壁显露当场,此罩壁漆黑似墨,乌黑油亮,散发这一股庞大浓厚的能量波动,此罩壁急速旋转,如同一个黑色圆球悬挂空中。

    原來威能庞大之极的六道秘术攻击,竟然未对这罩壁造成丝毫损伤。

    “好啦,既然各位已然攻击过一番了,那就看看费某的攻击各位是否能够抵挡着住。”随着一声淡然话音,只见那乌黑罩壁陡然消失不见,同时三道身影激闪而出,向着三名修士飞扑而去。

    速度之快,让在场众人无比倒吸一口凉气。

    “不好,我等不是其对手,速速分头逃遁。”剩余的五名修士此时那里还有丝毫斗志,一声呼喊响起,便向着各自身后急遁而去。各人竟然沒有丝毫停顿,动作均是迅疾无比。

    “想逃,哪有如此之事。”

    秦凤鸣站立当场,口中平静开口,但他却并未有丝毫动身拦截之意。

    “噗,噗,”随着远处两声轻微的破空之声,只见正自飞逃的那名女修与一名中年修士,各自面前陡然显露出了一庞然大物。

    就在二人惊愣之时,两团乌黑之物冷不防的闪现而出,一股腥臭无比气息弥漫而出,二人仅是嗅到了少许,就感觉一阵头晕眼花,难以自持。

    几乎沒有丝毫反抗,二人便被两团乌黑之物卷入了其中。被庞大灵兽携带而回,到了秦凤鸣面前。

    而另外三名逃遁而走的修士也沒有多幸运,在三具傀儡法宝秘术以及坚韧躯体合力攻击之下,仅是相持了半盏茶时间,便纷纷被擒而回。

    “哈哈哈,你等六人此番攻击费某,并欲致费某死命,按理而言,费某应该将你等当场灭杀,但此时费某心情不错,不仅得到了一块洞府令牌,且让费某的三界傀儡完全施展了一番手段。每人交出五滴精血,速速离去吧。”

    这一番争斗,让秦凤鸣终是知晓,这三具鬼帅顶峰傀儡合力激发的三才阵,无论是防御还是攻击,绝对在鬼帅境界之中无人能破,此一威力,甚至更胜他心中所想。

    在将面前六人身上所有宝物搜刮一空之后,秦凤鸣随手解除了六人身上禁制,就是被两灵兽毒晕的那一男一女,都被秦凤鸣救转了过來。

    听到对方此言,六人均是面色惨白,纷纷交出了五滴精血,然后头也不回的逃离而去了。

    把玩着手中的一面污七八黑的令牌,秦凤鸣并未再去找远处那六名修士麻烦,而是身形一晃,将傀儡灵兽收起,向着远处飞遁而去。

    就在刚才与那六名修士争斗之时,在用三才阵将对方法宝困住并沒收之后,秦凤鸣并未待在法阵之中,而是身形借着浓雾的掩护,直接进入到了下方的石地之中。

    他早就知晓,这十几名鬼帅顶峰聚集此地,望着高大山峰兴叹,概因是那名手持洞府令牌的修士借着土遁秘术,进入到了山体之中。沒有土遁秘术的他们只能无语面对,苦思破解之法。

    秦凤鸣有土遁符,极为轻易的便到了那名修士的藏身之地,偷袭之下,几乎沒怎么费力气,便将其擒拿了。而洞府令牌,自然也落入到了他的手中。

    此番洞府争斗试炼,秦凤鸣可谓是功德圆满,故此他也懒得再动手什么。

    而是停身在了一处高山之上,就此降落下了身形。

    他不仅沒有设置下法阵,更是丝毫遮挡也无的就此盘坐在了山峰的最顶处,就此闭目打坐起來。

    洞府令牌之上有禁制存在,无论隐身何处,都会被其他修士发现,有沒有禁制法阵在,也沒有丝毫关系。故此还不如就此展露身形呢。

    此时距离试炼截止之时,还有近两个时辰。

    要守护这两个时辰,对于其他修士而言,可能有些困难,但对于秦凤鸣,那时一点难度也无。

    他在秘境中杀出的赫赫威名,那可不是说说的。

    谁要是要想在他的手中夺取这一令牌,都不得不好好掂量一番。

    虽然秦凤鸣自信满满,但就在他盘坐山巅后仅仅过去了一盏茶时间,他的周围二三十里处便出现了数名修士的身影。

    那玉牌探测距离,最远也就是二十多里,那些修士自然是发现了洞府令牌的存在,故此才向着此地聚拢而來的无疑。

    当众人见到秦凤鸣竟然毫无遮挡的端坐在山峰之上时,竟然无一人上前。均都停身在三四百丈之外,瞩目观望。

    众人均都知晓,此时修士均是成帮结伙的一同行动,一名修士如此显露身形的端坐面前,任谁都会起疑的。

    其实,与秦凤鸣打过交道的修士,也仅有三百余人而已。此时秘境之中的修士,足有一千多人。其中大多数修士还是未曾见过秦凤鸣之面,就是听闻,都有半数之人未曾听闻过。

    随着四周修士越來越多聚拢而來,秦凤鸣身周之地,仅仅顿饭时间而已,就已然聚集了二三十名修士。虽然也有三五成群之人,但众人竟然均在观望,无人上前抢夺。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