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八百八十五章 反败

作者:虚眞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百炼飞升录最新章节!

    此时欲上前之人,当初成立屠费联盟之时的六名为首之人,除去朱少帮主外都在此地,并且还又增加了三名修士。

    见众多修士纷纷退后,八人相互对望一眼后,均都点点头,同时晃身,向着面色已然苍白一点血色也无的秦凤鸣靠近而至。

    此时的秦凤鸣,要说沒有感觉到疼痛,那绝对不可能。

    那么大一块血肉被削去,任谁都会感觉疼痛的。

    就在那道乌黑剑芒击斩而至之时,秦凤鸣陡然感觉身上的护甲自行的产生了一些反应,似有一股能量要一涌而出,拦截向那道剑刃。

    此一见,确然让秦凤鸣心中猛然一惊。好在此时虽然未完全将护甲炼化,但在他极力压制之下,那股能量终是又沉寂了下來。

    随着那恶面老者的一道能量剑刃的斩削逼近左臂,如果秦风能不撤除左臂之上的劲力,就算那老者如何斩削,也绝对难以撼动其皮肉分毫的。

    但为了让众人不起疑,他硬是在左臂处凝聚了一团能量,待那剑刃触碰之时,自行爆裂了开來。与其说是恶面老者将其击伤,还不如说是他自残准确。

    此时见到众人跃身上前,秦凤鸣双目之中,恐惧神色已然难以用语言形容。

    随着越來越近,众人见到面前修士的面色与柔若无骨的躯体,心中刚才还有些警惕,此时却顿然完全放松了下來。

    仅是那伤势,就算能够及时治疗,也定然要数月才能痊愈,如此重伤,如果是一名有实力之人,绝对不会如此托大,用此重伤引诱众人的。

    “哈哈哈,小辈,你也有今日,上个月那嚣张的嘴脸此时那里去了,还想去找我薛家老祖的麻烦,今日薛某就将大卸八块,看你背后之人能够乃我何,”见到面前如死狗一般的秦凤鸣,薛姓中年终是扬眉吐气了一把。

    “哼,小辈先留着你,此时就让你看着我等将你身上之物瓜分,然后老夫再好好接待你一番。当然,薛道友言说的将你大卸八块老夫不会答应,但要将你手臂卸下一只,老夫还是乐意的。”

    西门老者站立秦凤鸣身前数丈,也是冷笑连连。

    “各位还迟疑什么,我等均都出手,各自祭出一道禁制能量,彻底将其禁锢,就算他再如何逆天,难道还能死鱼翻身不成,”沈姓修士心思缜密,却并未言说什么折磨秦凤鸣之言,而是如此提议道。

    “沈道友所言不错,老夫先动手了。”西门老者听闻之下,首先手臂一伸,便欲想激射出一道禁制能量彻底禁锢秦凤鸣。

    但就在他口中说着之时,突然感觉面前躺倒在地的那中年修士,眼中似乎闪现出了一丝难以察觉的笑意。

    西门老者本來就是站在秦凤鸣对面,而此一笑意,好像就是对他展露的。

    骤然见到对方如此表情,西门老者只感觉后背一阵冰冷展现,霎那间便遍布了他的全身。

    对方眼神中的此种笑意,他已然不是第一次见到,当初在承娱殿广场那处比武场之中,他就曾见过。上次在那出山谷之中时,同样见过此一笑意。

    “难道面前中年此时不过是引诱众人前來,而欲一网打尽不成,”

    此一想法仅是刚刚显露,其面前已然异变大起。

    随着沈姓修士的言说,众人自然是心中同意,几乎是随着西门老者的动作,已然有三人也随即抬起了右手,一道禁制之力便激射而出了。

    但让众人惊愣的是,众人面前只感觉一道彩芒激闪而起,面前那里还有那中年修士的人影。

    “嗤,嗤,嗤,”三声轻响一起,那三人激射出的三道禁锢能量,同时击打在了岩石之上。

    “不好,有诈,”本來就心存警惕的薛姓中年一见此景,口中顿时大喝一身,身形一晃,便欲施展秘术,急速退向后方而去。

    “呵呵,此时再想走,晚了。”随着一声淡淡的话语之音响彻在众人耳畔,三声响如惊兽吼叫的巨大嚎叫之声也响彻在了众人耳畔。

    随着兽吼声响起,此时在巨大岩石附近的八名修士只感觉心神为之一颤,识海急剧震荡之下,脑海轰响一声后,便就此人事不知了。

    虽然薛姓中年几人知晓对方有音波攻击手段,但怎奈距离对方太近,骤然之下,那里能够抵受的住。

    随着现场事件的突变,身在数百丈远的三百多名修士,顿时惊呆在了当场。

    虽然由于距离太过遥远,兽吼符的威能已然大为消弱,众人也仅是稍事一愣,便又恢复了过來。但面前情形,却是让众人难以相信。

    明明已然沒有了一丝反抗能力之人,怎么突然又恢复了法力,就在众人惊愣之时,而那八名领头之人,已然落入到了对方手中。如此惊天逆变,实在让在场数百修士惊呆了。

    “哈,多谢薛道友几位,又为费某招引來了这么多道友前來。这让费某都不知道如何感谢几位了。是不是先将几位为费某引荐一二呢,”看着面前八人重新清醒,秦凤鸣表情已然恢复成了常态。

    原來的苍白之色,早已消失不见,就是右臂之上的伤势,都似乎已然沒有什么大碍了。

    “你……你……你竟然沒有被蚀骨香毒素侵蚀,这怎么可能,”

    看着面前生龙活虎,一点异样也无的中年修士,八人面上的惊愕表情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

    蚀骨香,毒性之强烈,就是鬼君后期修士都难以说就能抵抗的住。虽然与天下第一奇毒的洛荷香略有不如,但绝对算得上是各种剧毒中的珍品。

    为了弄到三块豆大的蚀骨香,他们可是足足被黄泉宫修士敲诈走了一千多万阴石的各种宝物。满以为凭借此剧毒之物,将面前修士擒拿手中,恣意折磨,未想到,对方根本就沒事。

    “区区一点蚀骨香算得了什么,费某服食过的毒物,就是比这蚀骨香毒上百倍之物都不知有多少。你们在费某面前驱使毒物,与班门弄斧也一般无二。”

    所谓吹牛不上税,秦凤鸣此时也是信口开河,大加言说。

    “你…你不惧毒物,难道…难道你是毒圣尊者前辈的弟子不成,”

    看着秦凤鸣,突然一名老者面色顿时变成了猪肝之色,双目圆睁之下,似乎想到了一件恐怖之极之事一般。

    “啊,~毒圣尊者前辈,你…你是毒圣尊者的弟子,难怪有那迷迭香在身。”

    “道友饶命,我等是猪油蒙心,才听信了西门老匹夫之言,只要费道友放过我等,我等愿意认道友为主。”

    随着那名老者的话语之音,顿时另外两名从未见过的修士语声打颤不已,好言哀求不止起來。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