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二十五章 两年

作者:虚眞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百炼飞升录最新章节!

    面对玲伊那娇美容颜,让秦凤鸣总是不由想起当初所遇的阴罗圣主的分魂。二人仅就容貌而论,确然有几分相似之处。

    虽然就性情与行事而论绝对不相同,但面对玲伊之时,总是有一种奇异之感充斥在秦凤鸣心头。

    “什么,你父王要你跟随秦某习武,这倒并无什么不妥,不过秦凤鸣所习乃是竞技杀戮之术,吃苦是肯定的,只要你能吃的了苦,教授你当然沒有问題。”

    面前这少女虽然是鹄望族的公主,但秦凤鸣也知晓,其自身也是有不弱武功在身的,否则当初在面对群兽之时,早就命丧群兽之口了。

    “吃苦,我家公主当然沒问題,当初我们独自进入风寒林中,在其中足足滞留了十几日之久,我家公主都沒有叫屈一声。不过你要想教授我们,那就必须要胜过我们才可。公主你说是不是,”

    不待玲伊答言,那两名站立一旁的少女却抢先开口说道。

    对于这两名少女,秦凤鸣当然能够知晓,她们二人也是修习过武功的。但他们所习的那武功,根本就不入秦凤鸣之眼。

    “灵儿、伊儿休要胡说,秦长老的武功之高强,那里是你们可以随意乱说的,就是一两百年前的巴彦长老,也绝对不会高过秦长老。过不了多少时日,秦长老定然会被神殿知晓,招入进神殿的。我们能够接受秦长老一些指点,已然是天大机缘了。你二人再胡说,就不让你们在这里了。”

    让秦凤鸣诧异的是,玲伊竟然未顺着两个小姑娘言说,而是说出了一番让秦凤鸣略感诧异之言。

    “加入神殿,但不知玲伊公主是自哪里得知此种之事的,”

    部落神殿,乃是蝨龙之地最为神秘的组织,也是所有部落必须要敬仰的。而最让其欣喜的那传承,也只有神殿才能做到。

    此时竟然听到自己有可能进入部落神殿,这自然让其一惊。

    “秦长老有所不知,每次魂兽作乱,魂道开启,神殿都会派人到各地巡视一番,如果碰到长老一般的外來之人,便会测试一番,如果通过,就可顺利加入神殿,就算不能成为神殿长老,但也会享受神殿供奉。而以秦长老之能,进入神殿,成为长老自是沒有丝毫困难。”

    眨动一对秀目,玲伊面容之上,带着一种既崇敬,又欢喜,并且还有一丝不舍意味存在其中。

    “原來还有此事,不过加不加入神殿,秦某并不关心,只是秦某自典籍之中知晓,那部落神殿之中有一传承仪式,那所谓的传承仪式秦某却有几分感兴趣。但不知还有多久,才到那传承仪式举办之期呢,”

    秦凤鸣双目眨动,眼中精芒一闪,看视玲伊开口问道。

    “神殿传承,嗯,此时算來,可能还有十一年时间。每隔三十年,神殿便会举行一次浩大祭祀,到时各个部落均可派人参加,我鹄望部落有人口八万之众,故此可以派遣八名族人参加那传承仪式。不过如果秦长老能够加入神殿长老会,那每次神殿祭祀,我部落可以多派遣十个名额。”

    听到玲伊言说,秦凤鸣心中略有无碍,看來要滞留在这蝨龙之地,还要十数年之久不可。

    “嗯,既然是你父王有言,让你跟随秦某习武,那我就教授你一些武技,此是一本内功心法,你们可以先拿回去仔细研读,如有不懂难明之处,可以來这里问我。你们能否习练有成,就看你的本事了。”

    看着三名少女欢天喜地的离去,秦凤鸣嘴角不由显露出了一丝笑意。

    这些蝨龙之地的土著部落族人,比起那些在修仙界中摸爬滚打的修士,可能生活的还要舒心。他们不用刻苦修炼,更是不用时刻提防其他修士的偷袭。

    虽然生活清苦了些,但众人心态自是比那些修士要轻松许多。

    在这鹄望城之中,秦凤鸣可谓是清闲之极。

    之后的两年之中,他并未远离鹄望城,除了教授鹄望部落的那些后辈子弟,就是陪玲伊公主在附近的山林之中游玩。当然,每次外出,他都能捕获数量不菲的野兽。大的有一两丈之巨,小的如同山鼠狸兽。

    当初在修仙界之中,秦凤鸣曾经将鬼界中的两个大宗门洗劫一番,他身上所存有的世俗武功典籍自是极多。

    他当然不会将所有武功秘籍拿出,仅是挑选了十数种传授给了鹄望部落。

    就算如此,也让鹄望部落之人获益匪浅。就是玲伊公主三名少女,此时腾挪之间,也已然极为轻灵迅疾。两三丈之高的树木,轻跃就可稳落上面。

    看到族人所表现出的变化,身为鹄望王的吉达,自是欢喜非常。

    此时已然十九岁的玲伊公主,早已到了婚嫁之期,但无论族中那位才俊求亲,均是被玲伊公主拒绝。

    身为父亲的吉达对此也是无奈之极。以他之精明,当然知晓女儿心思。

    这两年间,一向沉稳的女儿表现的如少女一般,所有这些,与秦凤鸣的出现不无关系。秦凤鸣年纪看上去仅有二十多岁年纪,虽然并非高大英俊之人,但自身气质却非是族人中的那些青年可比。

    一身武功更是无人能及。女儿对其有情,作为父亲的吉达自也难以说什么。

    但以吉达的老辣,那里能够不明白,这位青年之人,非是打算长居此地。自所问那些问題以及所表现出的状态,与典籍之中所记载的那些外來之人表现沒有丝毫相似之处。

    离开蝨龙之地,无疑是那青年极为强大信念。

    聪慧无比的玲伊公主何尝不知,与自己相处的这名外來青年,脸上从來就沒有显示过丝毫忧伤难过之色。好像所有一切,均都在其掌握之中一般。

    自从当初面对魂兽之时开始,秦凤鸣便给她一种无所不能之感,在面对哈希格两三百人围困,更是面上毫无异色的以一人之力化解危难。到了部落,更是将高深的武功教授族中子弟。

    所有这些,让一名仅有十**岁年纪的女子心动到了极处。

    对于玲伊公主表现,秦凤鸣就算再迟钝,也能感觉到,但落花有意流水无情。他本就不属于此地,十数年后,他势必会进入那危险蛮荒之地,能否离开蝨龙之地他并不知晓,但他势必不会留在部落是肯定之事。

    秦凤鸣心中早有所属,对于少女情意,只能尽力躲避。

    为了补偿玲伊,秦凤鸣更是将飘柳十三式剑法倾囊相授,所传内功心法,也更是极为强大之术。

    在此期间,秦凤鸣当然也对当初玲伊所祭出的那件怪异宝物研究了一番。以他炼器造诣,都未能看出此物是如何炼制而成的。但对于那用于驱动此物的黑色石块,他却知晓了,那是蝨龙之地所特有的一种矿石。

    此种矿石之中蕴含有精纯的魂力,让其见之,心中便是大喜。魂力能量,除了精魂外,这还是首次见到。只是矿石极为稀少,鹄望部落也仅有数块而已。

    就在秦凤鸣几人再次游玩返回鹄望城之时,面前景象却是让他大吃一惊。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