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一百三十三章 商谈

作者:虚眞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百炼飞升录最新章节!

    “计前辈也太过小瞧秦某了,如此轻易就会被斩杀,那秦某先前面对烈阳之时,早就趴伏在地磕头求饶了。”

    一阵微风刮过,秦凤鸣的身形已然出现在了另外一个方向之上。看视下方现身而出的计姓聚合修士,表情并未有任何变化显露。

    “咦,果然有几分能耐,竟然能够在老夫突然出手之下如此轻松躲避过去,看來老夫邀请小友前來,却也不是一件糟糕之事。”

    身形一转,看向空中显露的秦凤鸣,老者并未表现太过惊讶。

    能够敢与一名聚合修士正面顶撞,且当面言说要斩杀其亲子,如果沒有点手段,就是计雕自己都不会相信。

    “晚辈修为低下,但自认还有两分手段能够自保。但不知前辈此番将晚辈约到此处,有何事要吩咐晚辈,”

    不卑不亢,秦凤鸣在空中再次一抱拳,拱手开口道。

    虽然表情恭顺,但其所表现出的气质,却显得并未有丝毫卑躬之意。

    对于面前老者,虽然不知其本体是何种妖兽,但秦凤鸣也已然知晓其乃是其他海域的一位散修,名为计雕,自己占据了一座岛屿。

    但其沒有烈阳那野心,并未大肆招收什么弟子门人,仅有师徒两人。

    不知其因何与烈阳交恶,但自其现身,便一直针对烈阳。此点,秦凤鸣当然早已看出。故此才答应此老者前來一会,而并不担心是烈阳使得什么手段。

    “哈哈哈,小友既然敢只身來此,那就足以说明小友有极为强大的手段在身,先前在万瞩岛,小友面对那烈阳,依旧表现从容,就是老夫都极为佩服,但不知小友师尊是哪一位道友,不知可否告知老夫一二呢,”

    身为聚合修士,哪一个又不是心思缜密之人,一名仅仅有化婴后期修为的修士,敢直面一名聚合修士,如此胆量,如果背后沒有强大依仗,那打死面前老者他也不信。

    无望海虽广大无比,但聚合修士数量却也非是极多,而此名老者,倒也见闻广博,故此他也想知道面前青年人族修士背后的师尊是哪一个。

    “前辈谬赞了,晚辈师尊一向极少露面,故此就是说出,前辈也不会知晓。不过如果前辈有要晚辈效劳之处,晚辈定然会尽力完成。”

    秦凤鸣信口支应,并不打算在此事上多言,故此话題一转的开口。

    见到面前青年如此言说,计雕面色也是略有闪烁,似有不快之意显露。眼中更是有一丝厉色一闪即逝。但很快便恢复,呵呵一笑道:

    “既然小友不愿说,那老夫也就不再问,老夫也不隐瞒小友什么,此番让小友來到此处,乃是想与小友联手一次。共同对付一人,便是那烈焰岛岛主烈阳。但不知小友可有兴趣,”

    对于老者此言,秦凤鸣当然早就有所意料,故此并未有何惊诧。

    “前辈,晚辈修为低下,虽然当初在万瞩岛之上对烈前辈顶撞了几句,但那也是头脑发热所致,后來回想,心中也是后怕不已。如果连前辈都不能战胜烈前辈,那晚辈就更加不能了。前辈找晚辈帮手,实为不智。”

    秦凤鸣可不是给个坑就跳之人,虽然知晓面前老者与烈阳好像不对付,但也绝对不会稀里糊涂就答应面前老者。

    虽并未开口问老者与烈阳交恶原因,但其知晓,此老者定然会言说的。

    果然,见秦凤鸣并未答应,计雕倒也并未有何异样,微微一笑,再次开口道:“小友不立即答应,想來对老夫还不太放心,如果小友不着急,那可以随老夫降落在那出山丘之上,慢慢听老夫讲解一番可好。”

    老者并未邀秦凤鸣进入到下方的禁制,而是一指附近的那个小山丘道。

    “既然前辈吩咐,晚辈自是遵从。”

    躬身之下,二人便相距数十丈,分别盘坐在了下方石地之上。

    半个时辰后,一道遁光自荒岛之上激射而起,向着另外一个方向而去。

    看着远去的青年修士消失在神识之中,计雕刚才笑意盈盈的苍老面容之上,慢慢收敛了笑意,身形并未转过,而是双眉一凝的开口道:

    “苍慧道友,那小子此时已然远去,你可以现身了。”

    计雕话语说完许久,也并未有丝毫异样发生。让其不由再次开口道:“苍慧道友太过谨慎,那小子已然飞遁出了一千五六百里之远,老夫都已然探查不到,以区区一名化婴修士之能,早就超出其神识探测范围了。”

    随着计雕再次话声响起,只见山丘之上能量波动一起,一道淡淡的虚幻人影豁然自地面之下慢慢升起,随着人影完全站立当场,一团灰芒闪烁之下,显露出了一名五十余岁年纪的老妇人。

    此妇人头上鬓发高挽,一身黑色宫装遮体,相貌此时虽然年老色衰,但自其举手投足,眼角眉梢看视,依旧显示着一种高贵不可亵渎之意。

    其一现身,便看视远方,一双秀目凝视片刻,才身形转过。

    “计道友,此子确然不凡,虽然老身并未感觉到什么,但刚才之时,老身身在地下百丈之地,却总感觉有一种被人发现之感。”

    老妇人表情略是凝重,双目之中有诧异神色显现开口道。

    “苍慧道友过滤了,此子刚才能够一下便寻到老夫所在,却也说名此子神识之力可能比一般化婴顶峰修士略微强大,但绝对不可能胜过你我聚合修士的神识。道友身在百丈地下,他是无论如何也难以发现的。”

    计雕微微一笑,并未在意的说道。

    “也罢,且不论他是否发现了老身存在,但道友与之言谈了许久,那秦兄修士都未立即答应下來,看來其倒不是一好易于之人。不知道友下面可还有何计谋,”

    听到面前老妇人言说,计雕并未有丝毫异色道:

    “苍慧道友勿虑,那小子自是知晓取舍,他既然得罪了烈阳,在万瞩岛当然不会有何问題,但要想离去,他就必须要好好考虑一二。而老夫,却可帮助他解决烈阳这一大麻烦。

    不过那小子疑心倒是很重,对老夫找他帮手,却大是放心不下。如不是看其有数名鬼君中期修士一起,且凭借那法阵,就能与烈阳纠缠,老夫自是也不会寻他,大不了你我冒险出手。

    只是那碧麟一向与之交好,此番定然会來此参加拍卖会,而以烈阳生性狡诈,肯定会联合那碧麟一同离去。凭你我二人实力,要想将那二人斩杀,绝难做到。而再加上那几名化婴修士,几率自是会大增,就是不敌,也有那人族之人为你我抵挡,性命自是无虞。”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