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一百五十章 烈风现

作者:虚眞 返回目录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推荐阅读:邪帝缠身:爆宠神医狂妃狂医废材妃至尊瞳术师:绝世大小姐绝世神医:鬼帝的腹黑狂妃飞剑问道极品废材:腹黑狂妃太凶猛魔帝缠宠:废材神医大小姐更把双眉比月长小说章节目录

燃文小说网 www.ranwenxs.com ,最快更新百炼飞升录最新章节!

    公孙嘉妍确信面前之人真的就是有过一面之缘的秦凤鸣,心中真是五味杂陈,既是欢喜,又是有些拘谨。

    欢喜自是不用说,其心中的拘谨,是因为对方此时的修为,已然不是自己可以随意言说了。同时其心中还有一事难以舒缓,那就是秦凤鸣对她的称呼。

    面前青年称呼她姐姐为静瑶,而称呼她却是公孙姑娘。

    此中远近,已然不言而喻。

    对与面前女修心中所想,秦凤鸣当然不知,但他自面前靓丽女修秀目之中间或闪烁而出的一缕异样神色,还是能够想到些什么。

    当初司徒念曾经言说,公孙姐妹曾经一同到落霞宗寻访过他,但听到的是他陨落在了上古战场之内。也正因为如此,公孙嘉妍才离开了百巧门,只身进入元丰帝国修仙界闯荡。

    如果面前女修对自己沒有好感,自是不会如此作为的。

    但秦凤鸣小农思想根深蒂固,既然开始便选择了公孙静瑶,其他女子,自是已然难以再进入他心中。众美独享之事,他心中从來未曾显露过。

    两个时辰之后,秦凤鸣才终是知晓了面前女修离开百巧门之后所经历之事。

    公孙嘉妍外出历练之时,修为还仅仅是筑基后期之境。筑基境界,在昊域国之中,也算是高级修士之列了。但在元丰帝国修仙界,却依旧属于不入流之列。

    所受艰辛自是比男修仙者还要艰险几分。

    其本就是一名相貌靓丽之人,被其他修士碰到,难免有偷觑她美貌之人。但公孙嘉妍虽然经历不多,但不是愚钝之人。

    她一出离百巧门,便在衣服之中衬了厚厚之物,让其身体看上去显得臃肿了几分,她的面容更是施展一种百巧门秘水,变成了青黑颜色。

    如此之下,本來貌美如花的公孙嘉妍,立即变成了一个面色丑陋,身材肥胖的女修,就算是其他男修与之相遇,也不会多看她一眼。

    凭借此种手段伪装,她在元丰帝国之中,倒也一直平安无事。

    非但沒有遇到多少危险,反而让其修为大增,仅仅用数年时间,便机缘下进阶到了筑基顶峰。

    所谓福祸难料,就在公孙嘉妍进阶到筑基顶峰境界之后,一次她与几位历练时认识的同阶修士,一同出海,打算到近海边缘擒杀几只两三级海中妖兽之时,不想稀里糊涂便被人劫掠了。

    后來她才知晓,她落入了金鲤族之手。

    本來那负责擒拿众人的金鲤族之人以为公孙嘉妍仅是一名丑陋的女修,哪想到,当失去法力支撑,恢复原來容貌的公孙嘉妍出现在她面前,顿时让那化形妖修大是震惊了一番。

    金鲤族,不乏美女,但与面前这名女子相比,似乎还是有所不如。

    也正是因为公孙嘉妍貌美,她才受到优待,被那名金鲤族长老收归了门下。并带到了金鲤族海域之中,着力栽培培养,各种丹药灵草大肆供应,以让其修为突飞猛进。

    本來公孙嘉妍以为她时來运转,那又能想到,那化形妖修可也并未安什么好心。大肆栽培公孙嘉妍,不过是为了让其进阶成丹,以拍卖个好价钱。

    此番百花岛盛会,公孙嘉妍便被当做了名花中的一朵,推到了石台之上。

    她已然抱着必死之心,那又想到,她不仅沒死,还碰到了以为早死多年的秦凤鸣,这让她心中自是高兴。

    听完公孙嘉妍所言,秦凤鸣表情平静,并未有多少异色显露。

    金鲤族,虽然表面不参与无望海各海族争斗,但其暗中却是做着劫掠人族修士的勾当。但金鲤族已然根深蒂固,别说是秦凤鸣,就是数名聚合修士联手,也难说就能将整个金鲤族剿灭。

    金鲤族海域可不仅仅只有这一处百花岛,族人数量也不会仅有此处百花岛上修士。

    那些低阶还未化形的金鲤族族众,乃是以亿万计,遍布在金鲤族水域数亿里水域。要想绞杀如此多金鲤族,谈何容易。

    但对于面前女修,秦凤鸣当然不会沒有点表示。略一沉吟之下,其面色一凝,开口道:“公孙姑娘,你刚才言说,你先前不是在此处岛屿之上修炼,但不知你那修炼之地居于何地,”

    “啊,不可,你不曾知晓,那处岛屿之上,可并非只有我的师尊,还有数名化形中期修士存在。此番能够遇到公子,对嘉妍來说,已然是天赐恩惠了。断不可再生什么事端。”

    公孙嘉妍天资聪慧,自是立即知晓秦凤鸣心中所想,急忙出口阻拦。

    “公孙姑娘不用担心,秦某并非一个人,还有几名同道一起,而那几位同道,均是化婴中期修士,就是对方是化形后期妖修,也不会将我等如何的。”

    秦凤鸣说着,已然暗自传音了容清,让其众人出來与公孙嘉妍相见。

    以后一起返回庆元大陆,容清等人自是会露面,故这倒沒有什么可隐瞒的。

    骤然见到五名身上显露阴冷气息的修士现身面前,公孙嘉妍面色顿时大惊。

    对于五人突然现身而出,她并未心惊,知晓面前青年身上有须弥洞府宝物在身。但对于面前五名修士所显露出的威压气息,却让她惊震无比。

    好在容清等人一见有外人存在,立即便收了浑身气息。

    “诸位道友,这位是公孙仙子,乃是秦某的一位故友,此次正好在百花岛相遇,故此让几位出來一见。”

    “嘉妍给五位前辈见礼。”不待容清等人答言,公孙嘉妍已然娇躯一蹲,深施了一礼。

    “仙子快快请起,我等均是跟随在前辈身边之人,仙子直接称呼我等名字就好,我名为容清,这位是旷风,他是李长山……”

    容清也是心思缜密之人,既然面前这位漂亮小妞是主人的故交,那他们自是不敢以前辈自居。

    虽然容清说的是至诚之言,但听在公孙嘉妍耳中,却是晴空霹雳。

    能够被面前五名深不可测的化婴修士说出‘前辈’两字,就算再愚钝之人,也能知晓这两个字代表的含义。

    “什么,他们说你……你是前辈,难道你已然进阶到了化婴后期不成,”

    一向机灵的公孙嘉妍,此时真得被大大震惊到了,就是比刚才见到秦凤鸣真身,都还要震惊不知凡几。

    “嗯,秦某也是刚刚进阶化婴后期沒有几年。我修为高低并不影响你我关系,这几位道友与我同生共死无数次,已然是秦某最为信赖的朋友,我们以后平辈论交就好。”

    秦凤鸣本就沒有将容清等人当做仆从,对于公孙嘉妍,他就更加不会当晚辈了,他与公孙静瑶已然定下了终身,以静瑶那论,面前的公孙嘉妍,也算是他最为亲近之人了。

    “嗖,”一声破空之声就在秦凤鸣解说之时突然激射而至,一闪便悬浮在了他身前三尺处。

    “禀前辈,您让我姐妹关注的那名为烈风的前辈刚刚进入百花岛,此时应该正向着赏花盛会所在而去。”

    随着其将传音符激发,一声传音便进入到了其耳内。

温馨提示:方向键左右(← →)前后翻页,上下(↑ ↓)上下滚用, 回车键:返回列表